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长风不语[07]该说清楚

  *第一把刀(你已经开始计数了吗喂!!!)

  

  ### ###

  

  电视转播的画面里尽是比赛的回放和仍然在欢呼庆祝的热情粉丝,而坐在屏幕前的苏沐橙这里就清冷了许多,她捧着一杯西瓜汁,心思早就飞到了B市,猜她那个笨蛋哥哥有没有去找王杰希。记者采访一结束,苏沐橙就忍不住主动联系了方士谦,以恭喜开头,顺道套套他们队现在在哪儿庆祝。

  

  “我说苏妹子,你是不是想问我们队长去哪儿了啊?”

  

  苏沐橙一愣,方士谦啥时候学了隔空读心术?她咳嗽一声,笑嘻嘻地把尴尬掩饰过去,就听得方士谦扔出了一个让她直接把西瓜汁喷出去的问题。

  

  “叶秋,是不是看上...

【王叶】长风不语 [06] 如见星光

       *从这里开始我的大纲就没了,全靠把脑子里的片段拼一拼哈哈哈

  *您好,您预定的五十米刀还有三十秒抵达√

  

  ### ###

  

  叶秋的家庭是个规矩又多又复杂的地方,跟他的父亲相比,他的确是个不成器的儿子,小时候父母让他学的那些茶道、礼仪还有特长等等他都不感兴趣,只记得父亲摆弄过的那一盏茶很好喝。

  

  叶父骂他不成器,品茶也就只能说出“好喝”两个字。

  

  喝醉的那一晚,他嗅到了熟悉的茶香。

  

  他后来向苏沐橙确认过是不是王杰希送自己回来的,苏沐橙把事...

【王叶】长风不语[05]终有一败

*考完计算机还有教师资格证(吐魂)

###  ###

叶秋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期待着去B市打比赛,对战微草=去B市=见王杰希,呃,大概应该再加一个等号,他只是想去夜市逛逛罢了。

王杰希实在是个说一不二的人,上次说了带叶秋去逛夜市,第二次见面就真的带人去了,然后两人都展现出了超强的夜猫子本领,在夜市的喧嚣里一直沉沦到凌晨。叶秋笑他总是一副又凶又严肃的模样,搞得微草上下都不敢相信他们的队长事实上也很擅长跟人玩闹,他虽然幽默感不高,但跟叶秋拌起嘴来丝毫不落下风,说到点子上了他也会露出笑容,夜市的灯光昏黄,将人棱角分明的五官也映得柔和了三分。

夜市的人不算少,两人顺着人流走,瞅...

【王叶】长风不语[04]心有所系

*大概是写的不好吧,感觉…你们都不是很愿意看(叹气)笔力不足,还需努力√

###   ###

第四赛季开始,《电竞周刊》又迎来了一波报道的高潮:无论是三连冠的嘉世能否再创佳绩,还是蓝雨两个新人的搭配组合,抑或是微草的起伏不定,都是吸人眼球的大新闻。

但这三家战队中最令人揪心的还是微草。

常规赛就是跌跌撞撞,个人赛中王杰希大放异彩,然而到了团队赛中,吊诡的魔术师却无法拯救整个团队。王杰希的个人能力不容置疑,但作为队长,他似乎还欠缺某些东西,又或者,就像叶秋所说的,他该做出选择了。

王杰希的性格就如他的外表看起来那样,一丝不苟又不多言笑,做了队长后整个人的气...

【王叶】长风不语[03]还差一点

*我在刷题的黑暗中摸出了一章的鱼(什么鬼)
*啊……看着大纲我好着急啊,md你们快谈恋爱啊!


######

王杰希接任了微草的队长。

微草召开的发布会可谓是人山人海,王杰希年纪轻轻,刚出道一年就接任微草这么一个大战队的队长,震惊了整个荣耀圈不说,舆论也是两极分化。有的人高呼着“魔术师”的名头相信王杰希的能力,也有人提出质疑,说他个人风格太过强烈,个人战很强,但想要统率一个团队,还是有些托大了。

“你觉得呢?”

苏沐橙这个赛季刚刚出道,对于联盟的消息都非常关注,她不了解王杰希和微草的详细情况,便只能去问身边的叶秋。

叶秋手下的操作没有停,甚至都没有分一点目光给转播的屏幕,淡淡地说道:“...

【王叶】长风不语 [02] 准备好了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催促着自己写完了第二章,大概很想早日发刀


      不知道为什么有敏感词,见微博小号:临川遏云


       *这篇是叶修先喜欢上老王,然而老王笔直笔直的,所以一开始比较慢热。在这里他们也只是互相有兴趣,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王叶】长风不语[01]不如不见

*人生新挑战,第一个原著向长篇给王叶
*这是一个修修倒追老王的故事,可能会狗血,请注意避雷(๑•̀ㅂ•́)و✧
*诸君,我热爱挖坑

*先放出来试试,希望这次能好好写他俩谈恋爱
*诈尸一下,证明我没有爬墙去凹凸

++++++

敲击键盘的声音停止了。

选手室的暖风开得很足,即使长时间坐着不动,身体也不会感到寒冷。血液随着十指的活动在血管里奔流而过,那股无比勇猛的力量也终于在“荣耀”二字冲出屏幕的时候戛然而止。

对手不弱。

不如说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新秀,已然非常出色。

叶秋给了这个年轻新秀并不低的赞赏,双手从键盘上收回慢慢做着手操,然后他又活动了两下有些僵硬的颈椎,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准备离开——...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