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13]

  “小唐!”

  

  陈果护着那个叫阿清的小孩,唐柔打头阵,想从包围过来的丧失者中硬生生杀出一条血路来。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这些丧失者的行动还没有到行尸走肉的地步,再加上层出不穷的各类奇葩异能,唐柔再勇猛,也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

  

  战矛横扫,挑开一片空地,陈果带着阿清来到唐柔身边,端起了火炮对着四周就是一通轰炸。

  

  “这些东西怎么越来越多,平常不是这样的。”

  

  “你看他们来的方向。”

  

  陈果瞥了一眼,发现他们基本都是从一个方向跑过来的,而那里正好是叶修刚才去的地方。

  

  “怎么办?他会不会有危险?”

  

  “你带着阿清躲起来,我自己杀过去。”唐柔同样有些担心叶修,虽然那家伙强的不可思议,但身为他的同伴,不可能让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不行!你一个人……”陈果也不乐意了,她知道唐柔的强势和能力摆在那里,但那也不代表她孤身冲入那么多的丧失群中还能毫发无损,劝阻的下半句话还没有出口,平地风起。

  

  “哎呦这么热闹,需不需要我帮忙啊。”

  

  说话的是一个男人,陈果和唐柔两人抬头去看时,他正以一种蹲坑的姿势蹲在街旁的一幢房顶上,说是蹲着倒也不太准确,这家伙的脚根本没有接触到物体。他是浮空的,配上一个标准式的流氓笑容,他身后站着的那个少年还显得可靠一些。

  

  涌过来的丧失者还在努力地靠近,但都被一堵无形的风墙挡住,唐柔得以喘口气休息一下,陈果叉腰指着男人就是一声怒吼。

  

  “方锐,你怎么现在才来!”

  

  方锐无奈地摆摆手,朝天翻了个白眼,说:“我有什么办法,我和小安已经八百里加急了好么?送快递你也要讲究时间的吧。”

  

  陈果懒得跟他扯皮,眼珠子转了转就朝他身后的少年招了招手,唤道:“小安是吧,快下来,不要跟方锐学坏了。”

  

  安文逸倒也听话,几下从房顶上跳下来跟陈果和唐柔打招呼。方锐这一路上没少跟他科普兴欣的各种“光辉事迹”,虽然穿越时空和“八灵”之类的东西听起来太过梦幻,但还在他的接受力足够强大,也把基本的思路理了清楚。

  

  “老板,我和小唐去找老叶那个家伙,你就带着这两个小孩找个地方避避风头,有情况咱们再联系。”方锐是在职业战队里训练过的人,虽然猥琐流一向不被陈果看好,但他的可靠程度是毫无疑问的。

  

  唐柔跟他对视一眼,心下了然。方锐从房顶一跃而下,双手不知何时戴上了一副精致的手套,招来的疾风硬是从丧失群中破出了一条路,唐柔和他一前一后,彼此照应,很快就消失在陈果远目的视线中。

  

  安文逸和阿清都被陈果拉进了一间狭窄的小黑屋里躲着,他停顿了一下出声问道:“我觉得我跟着一起去会好一些,身为医师,多少能帮上忙。”

  

  陈果却是不同意,她叹着气说:“这里的情况不简单,危险重重,我不建议你去冒险。我们就在这里等消息吧,过会儿丧失者散开了,路也好走一些。”

  

  陈果是相信叶修的,那些关于兴欣从集结到成为一支队伍的记忆苏醒之后,她就觉得只要站在那个男人身边,挡路的东西,就算是神他们也能杀一把。可现在的她虽然安抚着这两个小年轻的心态,自己的心绪却并不像她表面上的那样平静,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准得可怕,她只希望那一丝担忧不要成为现实。

  

  然而那真的就是叶修的现状。

  

  所谓的连锁幻阵就是将目标分别困在不同的阵法中,一环扣一环,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有多少,而且这两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彼此影响。就拿现在的叶修来说,他刚进来的时候一连破掉了许多层幻境,本想就这样一鼓作气闯出去,却没想那家伙用了火攻。

  

  如果是幻境的火焰只要叶修心智不动摇是不会有影响的,但火本来就是他的致命弱点,再加上叶修的力量因为太多次的时间回溯被削弱了大半,来到这个时空后又到处折腾,身心早已俱疲。本能的畏惧让他萌生了一丝退意,叶秋也正是抓住这一瞬间的破绽,将叶修彻底困在了幻阵中。

  

  偏偏叶秋还说什么要和他打个赌,赌王杰希能不能认出他。

  

  叶修很想回给他一声冷笑,关于这件事情他从来不需要赌。

  

  他相信王杰希。

  

  “别白费力气了,你应该知道,凭你现在这点力量想对付我的幻阵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叶秋端着下巴蹲在叶修面前,两张一模一样的脸看起来就像是在照镜子,只是一人痛苦地皱着五官,一人仿佛看戏般轻松,“其实你想解脱也很容易,你知道办法的。”

  

  是,叶修知道办法。

  

  叶秋与他本属同源,力量相当,虽然他没有完全挣脱八卦的封印,但叶修消耗的更多,两相对比之下,如果他想打破这个幻境,就只能解放自己的全部力量。

  

  可他不能。

  

  叶修倒转时空想要挽回王杰希的生命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还将自己身体里一部分“生”的力量分给了王杰希,深埋于他的体内,以保住他的最后一口生气。如果叶修要解放自己全部的力量,就势必会造成王杰希体内灵力的乱流,死亡将成为他命运中无法扭转的定局。

  

  叶修闭着眼不理会叶秋的诱惑话语,他的力量虽然被压制住了,但精神可不会轻易地崩溃。叶秋见他这副咬紧牙关不松口的模样就厌恶,拍拍裤子上不存在的尘土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的头顶,发出嘲讽的嗤笑。

  

  “你本能跟我一起统治这个落后的世界,站在最高的地方,谁也无法束缚我们,现在却为了一个人类男人放弃了所有。叶修,你在人群里呆的太久了,陷得太深,即使我不杀你,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坐在那里的叶修还是无动于衷。

  

  叶秋彻底被他这种冷淡的态度激怒了,跳起来骂道:“好,你不是相信他么?我就让你看看,他是如何做选择的!”

  

  眼前又是一道刺目的白光闪过,王杰希被晃得几乎睁不开双目,他还在思考叶秋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时,身处的环境又发生了变化。这次他的面前站着两个人,叶秋和叶修,一人提着战矛,一人手握千机伞,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时间,他们全都将武器对准了自己。

  

  破风之声传来,王杰希不知道这是不是幻境的一重,也不知道在这里受了伤会不会是真实的触感,但身体的本能反应让他举起了手中的灭绝星辰,“苍翠”也在瞬间同时发动。眼前那两人分别袭击自己的左右,他的脑海中突然闪过无数的画面,像走马灯似的一帧一帧:在某天他对叶秋的告白、他们的第一次接吻、他们牵手逛街……

  

  是了,叶秋,这是他的恋人。

  

  [“我叫叶修,从未来来。”]

  

  叶修!

  

  太多的记忆开始纠缠搅拌,混乱不堪,大脑无法承受这样的精神冲击而发出警告,王杰希露出痛苦的表情,五官都开始扭曲,他单手掐着自己的太阳穴,右手的灭绝星辰朝二人中的一个刺了过去。

  

  “王杰希!!!”

  

  他这辈子听到的尖叫声不计其数,绝望的、惊恐的、狂喜的……而今天,这声怒吼直接从他的头顶贯穿到脚心,将整个人都串了一个遍,他的每寸神经无一处不在颤抖,也拜这声怒喝所赐,他大脑的思维回路似乎又开始恢复工作了,理智终于跟身体的行动接上了线。

  

  “什么?”

  

  叶秋显然没想到这世上除了完整形态的叶修还有人能破开他的幻阵,震惊之色溢于言表,而破阵的这个人,听声音似乎还是个女子。他眉头紧皱,仰面去看时,只见一道卫星射线扫射过来,他几乎是擦着这道饱含着愤怒的攻击避开,被切裂的一方衣角在眨眼间化为齑粉。

  

  灭绝星辰在它的主人手里几乎稳定不了,止不住地颤抖晃动,最终化作一道碧绿色的流光变成王杰希的一个指环。王杰希还维持着将武器送出时的动作,四肢僵硬了几秒钟才机械式的开始动作,他想上前去查看叶修腰间被刺伤的伤势,对上叶修的目光时却又停住脚步。

  

  这一幕何曾熟悉,就在几天前,王杰希的书房中。只是这次他们两人眼睛里含着的情绪,换了位置。

  

  相隔的距离不过毫厘,却望断了几个世纪之久。

  

  “我……”

  

  叶修咳嗽两声,站直了身体不再去看王杰希,他口中默念着什么,接着金光便将他的存在衬托得恍若神明,成为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明。他朝前走了几步,一个巨大的圆形法阵在他脚下骤然展开,八卦八方,各有所属,布泽大地。

  

  幻阵虽破,但他们所在的工厂被人点燃了大火,火势已经蔓延到了他们脚下,叶修却不慌不忙地从阵法中凭空引水,将那些狰狞的火舌一个个扑灭,最后看到叶秋站在不远处的对面,脸上也带了几分狼狈之色。

  

  苏沐橙从房梁上跃下,稳稳地站在叶修身边,刚才的那声怒吼就是来源于她,只是现在,她连一个白眼都不想给王杰希。

  

  “她是什么人,为什么能破我的幻阵?”据叶秋知道的,苏沐橙就是一个整天跟在叶修身后的小姑娘,没什么作为,虽然是“八灵”中比较重要的“坤”位,他也觉得那是因为叶修的缘故。

  

  叶修脸色惨白得不似活人,但还是打开了嘲讽的开关,将千机伞往肩上一扛,笑道:“我们的王牌,怕了吧。”

  

  “虚张声势。”叶秋冷哼。

  

  “是不是虚张声势你会知道的,只要我们在一日,你就绝无可能挣脱封印。”叶修也冷了下来,回给他一句狠话,“还有,不要顶着我的名字到处害人,麻烦你自己取个名字。”

  

  “你我同源,用什么不行?”叶秋无所谓地笑笑,一双眸子没有刻意遮掩变成血红色,他转向王杰希,“哈,虽然没达成目的,不过我看了一场好戏,非常精彩。”

  

  说着他还鼓了鼓掌,王杰希是三个人里唯一没受伤的,脸色却也白得不像话。

  

  “你闭嘴!”苏沐橙恼了,端着吞日扬手就要开火。

  

  叶秋眨眨眼睛,身影突然从原地消失,转瞬就出现在还处于空白状态的王杰希身边,叶修刺出千机伞去阻拦,却还是眼睁睁看他附身在王杰希耳边说了什么。

  

  千机伞穿过叶秋的身体,却什么都没触到,他再次消失在原地,然后出现在头顶摇摇欲坠的房梁之上。

  

  “叶修,你看错了人。”

  

  叶秋刚想再次消失,头顶突然压下来一个巨大的法阵,黑紫色的花纹像一缕缕幽魂缠绕在上面,交织成图。他仰面,正好有一道强光打在脸上,直升机发出的轰鸣非常嘈杂,他不自觉地抬手去挡时头顶的法阵也彻底落了下来。

  

  爆炸前,叶秋隐约看到直升机敞开的舱门处,有人长身玉立,黑夜下一双如清潭般澄澈的蓝眸正波涛汹涌。

  

  “文州你拦不住他的!”叶修朝天喊了一句,也不知道上面的人听到了没有,他把风衣裹得紧了些,招呼上苏沐橙进了那间躺着九具尸体的屋子。

  

  “我事先在他们身上下了保命的法术,”叶修挨个检查过去,为他们恢复那一口至关重要的气息之后,就让她在这里等一等,“我估计方锐他们也该来了,你跟喻文州多照应一下。”

  

  “你去哪?”苏沐橙应了,再看时叶修却已经从窗口翻了出去,那一点隐晦的月光给他的脸侧镀上层亮色,却也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憔悴了。

  

  “我四处看看还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叶修摆摆手示意她不用担心,脚踩着还有些湿润的泥土,刻下一深一浅的脚印,慢慢融入了夜色。

  

  苏沐橙强忍着自己出去把他拦下来的冲动,她知道叶修受了伤,但不是身上,而是心里。他总是这样,开不开心都不会写在脸上,擅长把自己藏起来一个人渡过难关,却不肯让身边的人替他分担。

  

  更何况,他与王杰希之间的事,她也分担不了。

  

  “叶修他……”王杰希不知何时恢复了一些神智,走进来却只看到倚在墙边发呆的苏沐橙,“我……”

  

  “王杰希我问你,你认出他了对不对。”

  

  喻文州驾驶着直升机停在外面的院子里,自己也走了进来,看到苏沐橙在和王杰希对话就识趣的没有靠的太近,但他们说话的声音轻轻回荡在空旷中,倒也能听得一清二楚。

  

  面对苏沐橙的质问,王杰希竟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来回应,他的确对突然出现的叶修有着某种熟悉的感觉,但那种感觉缥缈不定,他不敢贸然去深思。直到后来接连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第一次见面他在自己肩头安然入睡时的梦呓、他对自己有意无意流露出的在乎与关心、他被自己训斥时落寞又痛苦的眼神、栗子的反常、“星泪”吊坠在他手中的反应以及八卦图的记忆等等,自从他出现后,他的存在就和叶秋产生了矛盾,似是非是,真真假假,王杰希已经完全搞不清楚了。

  

  他认出他了么?他是谁?他是叶修。

  

  看到王杰希还是抿着嘴不说话,苏沐橙大步上前抓住他的衣领,憋在心上的那一口气跟着话语彻底释放。

  

  “你还在犹豫。他为了你无数次的逆转时间,几乎耗尽所有,为了你隐藏身份面目暗中保护,排除掉这个世界上所有能威胁到你的东西,他那么拼命,都是为了让你能活下去!”

  

  “逆转生死啊,那难道是简单的事情么?他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用于维持你的最后一口气,作为代价,你无法在第一时间认出他,他也无法告诉你他的真实身份。你一天想不起他,他就会一天天的衰弱下去,这办法虽然危险,却是唯一的选择。”

  

  苏沐橙揪着王杰希衣领的手渐渐脱力,一双美目里也全都是晶莹的液体在滚动,一遍遍的来回,直到她眼前的所有都变得模糊不清。她看向地面,说话的声音带上了无能为力的哽咽。

  

  “他相信你,相信你不会忘了他,你会叫出他的名字。”

  

  “可你……你明明认出他了……”苏沐橙闭了一下酸涩的眼睛,将那些不争气的液体从眼眶里清扫出去,再睁开时她用力地推了一把王杰希,跟他拉开距离,“王杰希,如果你只有这点程度,就离开他吧。”

  

  “你会害死他的。”

  

  王杰希全身一震,这句话跟叶秋刚才附身在他耳边说的话一模一样。如果敌人的话他还可以当做是挑拨离间,那么现在苏沐橙所说的,又算什么?

  

  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声带颤抖着发出一声痛苦的呜咽,王杰希深吸一口气,突然整个人都恢复了精神,站得笔直。

  

  “我懂了。”

  

  苏沐橙垂着头想给他一声冷笑,说你懂了什么,你连到底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你能懂什么?可是她的这句话没能说出口,王杰希就已经从窗口翻了出去,从那有些踉跄的背影里完全没有了魔术师的大神风范,更像是一个丢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急着找回的孩子。

  

  “好些了?”喻文州不知何时来到了她身边,体贴地递给她一块手帕,也很绅士地没有去看苏沐橙红肿的眼角。

  

  她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跟李远的传送阵连接了起来,人传送到蓝雨的时候喻文州就看出来她的状态非常不好,或许武力值在极度的忧虑与愤怒中上升了一个高度,但精神上始终紧绷着,直到刚才接近崩溃时吼了一通王杰希,才好些。

  

  苏沐橙接过手帕擦擦泪痕道了声谢,凝视着叶修和王杰希离开的方向,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你看他们连翻走的窗户都是同一个……”她又叹息着,“我当然希望王杰希离开他,但我明明知道,是他已离不开王杰希了。”

  

  “我曾经从书中读到过,爱情是最烈的毒药,深入骨髓,却不让人立即死去,一点点消磨着从肉体到灵魂,直到完全沦陷。”

  

  “喻队,你看的是感伤言情流类吧?”

  

  喻文州笑笑,也不回答。

  

  “可也说的没错,无论是叶修还是王杰希。”

  

  

        *好了我要表演一个原地消失大法!嚯!哈!

评论(21)
热度(94)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