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11]

    *老王,你瞅瞅前一章的评论区,性命堪忧啊(叹气)

  

      苏沐橙此时正攥着一个小型千机伞的挂件走在第一区的街头。

  

  因为长得漂亮性格又温柔,苏沐橙在联盟里很受欢迎,出门的高回头率也让她不得不戴上口罩跟帽子做伪装。只是今天她似乎走得太急,完全忘记了伪装,一路小跑,似乎在寻找什么。

  

  昨天叶秋和王杰希出发后,苏沐橙接着就去了一趟微草总部,虽然受到了很好的接待,但她能明显看出来微草的内部气氛并不高涨。乔一帆失踪到现在杳无音信,虽然王杰希说他没有生命危险,但连“观星”都找不到他的踪迹,岂不是说乔一帆再也回不来了?

  

  尤其是平日里跟乔一帆关系好的高英杰,眼见着瘦下去一圈。苏沐橙捧着热牛奶叹口气,犹豫着还是挑开了这个话题。

  

  “我想,我应该能帮上忙。”

  

  “苏妹子你……”袁柏清回过神来,“哦,是队长肯定跟叶秋前辈说了,你也就知道了。”

  

  苏沐橙笑笑没有多说,这个消息说是叶秋告诉她的也没有错,只不过是来自未来的叶秋。

  

  “什么办法都试过了,还是找不到一点线索。”袁柏清掏出一个千机伞的挂件给苏沐橙,“队长走之前只给了我这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苏沐橙尽量压制住自己心里的激动,不动声色地接过挂件,停顿了一会儿她才抬起头来对微草的几个队员说:“我借用一下,会找到他的。”

  

  “苏前辈真的能有办法?”高英杰的眼睛都亮起来几分,他满怀期待地盯着苏沐橙,眼角还有些红肿。

  

  苏沐橙揉揉他的发旋,笑着说:“我保证。”

  

  她的确有办法救乔一帆,叶修告诉她首先要找到乔一帆的“八灵”信物,就是这个刻有属性的小千机伞。即使乔一帆被转移到了另一个时空,那个带着叶修灵力的信物是不会消失的。

  

  不过除了要救乔一帆,她还要利用这个东西确认一件事情——他们的敌人到底是谁。

  

  昨天她找遍了半个区的图书馆都没有找到目标人物,时间紧迫,今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又出门找人,一路往东走,远远望见那个大图书馆。这里比较偏僻,也没有多少人会为了看书跑到这么远的地方,再加上这里存放的书籍涉及方面都比较奇诡生僻,很少有人喜欢研究。

  

  苏沐橙的脸辨识度太高,门口的看门大哥二话不说就把人放了进去,还得到了一份亲笔签名。

  

  图书馆很大,书籍摆放在那里看得出来很长时间都没有移动过,好在有人不时地打扫没有落上太多的灰尘。苏沐橙沿着旋转的阶梯一层层的找,终于在接近顶层的一处角落发现了几乎被书本埋起来的人。

  

  “你好,我是苏沐橙。”

  

  埋头读书的少年显然被吓了一跳,他的眼睛眨得飞快,抱着书在地上向后挪动了半米,右手颤抖着扶上自己的眼镜,在镜片的聚焦中看清了来人的脸。

  

  “嘉世……苏沐橙?”这句话的尾音被拔高了好几个音调,少年惊讶于这个图书馆除了自己竟然还有人来,另一方面,来的还是嘉世苏沐橙,这是他在做梦吗?

  

  “是我呀。”苏沐橙蹲下来,尽量使自己看起来好接近一些,“你就是罗辑吧。”

  

  “是……是我……”罗辑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过失礼,急忙站起来拍拍裤子上的尘土,朝苏沐橙走了几步,“你……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来找你。”苏沐橙把小千机伞拎起来给他看,“我需要你的帮助。”

  

  ---

  

  商队在蓝雨附近休息了一晚,又走了整整一天,终于在第二天傍晚看到了进入了第十区的范围。

  

  赵虎让所有人都做好战斗的准备,进入第十区,跟进入死亡倒计时没有什么区别,尤其是这条通往城区中央的路上,埋葬着无数亡魂。太阳落下地平线的速度飞快,最后一丝热量也随之从大地上剥离,光明褪去,黑暗一点点蚕食着他们脚下的土地。

  

  叶修没有坐在车内,从进入第十区开始,他就从车窗翻出来坐到了车顶上,赵虎探出头来喊他,他也只是回了一句“你们快点走,不用管我”。

  

  突然车辆猛一颠簸。

  

  赵虎牢牢抓着方向盘不让车辆翻出道路,双手青筋暴起,他瞥了一眼后视镜,饶是在外奔波这么多年见多识广也还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他从没见过如此大数量的丧失者,黑压压的一大片追着他们这走在最后的一辆车,隐约分辨出的人和动植物都有,那都是陨石辐射造成的地狱“宠儿”,一边追赶着猎物一边发出意味不明的嘶吼。

  

  “虎哥!”前面的车似乎放慢了速度想来帮忙,却被赵虎一嗓子给吼了回去。

  

  “你们先走!谁也不许停!”

  

  赵虎吼完这一嗓子就感觉耗尽了全身的力气,他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甩在副驾驶座上,又重新提气呼喊车顶的叶修。

  

  “交给我,你只管把车开好。”

  

  叶修的声音不慌不忙,也没有任何的波动,赵虎实在不能解读他声音里的到底是冷静还是自信,又或者二者都有。他能做的就是死死盯着前面的路,然后相信叶修。

  

  他看到有黑血不断地迸溅到车的后视镜上,赵虎只是瞥了一眼便不敢再细看,天知道下一秒甩过来的是血还是什么变异的怪物!他咬着牙把油门踩到底,一辆货车被他开得像火箭,车窗外飞快闪过去的树林在他眼里都成了张牙舞爪的怪物,在逐渐浓郁的黑暗中包围了自己。

  

  他能感受到车辆后方传来的巨大声响与震动,他能听到那些丧失者扯着嗓子发出的尖锐叫声,像是不甘,像是怨愤,他们没能从几十年前那场“大崩溃”中活下来,没有被神选中,所以在化为灰烬前的无尽的空白里,怨恨着这世间活着的一切。不管是人,动物,还是植物,凡事发生变异的都成了人类的敌人。

  

  “把窗户关上!”

  

  叶修的声音出现了波动,他喊完赵虎就摸索着去按关窗的按钮,但手滑了一下,右侧的车窗突然钻进来一只手臂,紧接着是一个瘦的只剩下骨头的脑袋。

  

  赵虎好歹也是身负异能,刚才被车后面那么大阵仗吓飞的理智又找回了一些,看到这一幕他毫不犹豫地从腰侧的枪袋里拔出火枪,头都没扭就是砰砰两枪。

  

  手臂断掉,车窗合死。

  

  能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小了,不知道是战斗快结束了,还是他的神经已经麻痹。

  

  货车一路左摇右晃地冲进城区中央,整个车身都被黑血淋透了,来往的几个行人对于这一幕见怪不怪,还指着他们这一队人说“运气不错”。能活着进入相对安全一些的城区,得感谢几辈子积攒下来的运气。

  

  第十区的城区中央之所以会有人居住,还是因为这里有一股神奇的力量震慑着外面那些游荡的丧失者,让他们不敢贸然闯入。商队的人开进了安全范围,远远望到自家的队长也冲了过来,禁不住欢呼起来。

  

  “卧槽太牛了!!!”

  

  “队长你看见没有!这位小兄弟太厉害了!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

  

  “那个武器会变形!一会矛一会枪炮还有好几种能力!就这样一撑……再这样挡……没受一点伤!”

  

  赵虎刚下车就被几个人围着大呼小叫,他想说他看见个鬼啊他只顾着开车了,副驾驶上还有一只胳膊你们要不要去观摩一下。他站稳了看向周围,发现叶修好整以暇地在跟商队的人攀谈,他半条命都快没了,这个人却连点血都没沾上,着实令人惊异。

  

  “小兄弟啊……”赵虎走过去,叶修正好也转过身来看他,“你……我服了。”

  

  “呵呵,没什么。”叶修朝他伸出了手,“一路多谢关照,我要去办我的事了。”

  

  “哪里哪里,这一路上,是我们多亏了你。”别人或许不知道,但赵虎却是察觉到夜里有敌袭时都是叶修不动声色地给消灭了。

  

  赵虎摸出一袋沉甸甸的金币硬是塞给叶修,对他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若是有缘再见,有什么困难你说,我一定尽我所能。”

  

  “这……好吧。”叶修要是推脱这钱指定又得跟赵虎纠缠半天,他不愿再耽搁,又跟商队的人寒暄了几句就离开了。

  

  “虎哥,咱们为什么不留下他啊,这人那么厉害……”

  

  “厉害归厉害,咱们以后也不干这行了,留人没用,再说了……”赵虎看了一眼叶修离开的方向,叹气道,“这人留不住的。”

  

  “上车上车!交货去!”

  

  叶修拎着一袋金币大摇大摆地走在第十区,吸引了不少图谋不轨的人的目光,贪婪地盯着他手里的钱袋。叶修也不在意,继续走自己的路,转了几个弯,最终在一家小酒馆门前顿住了脚步。

  

  他抬眼看着头顶那面已经有些破旧的牌匾,“兴欣”这两个红彤彤的大字还是如他记忆中的那样惹眼。叶修笑笑,刚抬脚,就有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几个小混混,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瞪着叶修,看叶修好像被吓傻了的模样就步步逼近,直到身后传来一声怒喝。

  

  “你们几个在我门前搞什么呢!”

  

  陈果中气十足地吼出这一嗓子,叉腰站在门口,一双眼睛瞪得溜圆,虽然是女人气势上却完全压过了这几个小混混。

  

  “呃……”几个人对视一眼,这个酒馆的小老板娘虽然在第十区混了有一段日子,大多数人都知道她,但真要动起手来,他们三个还怕她一个吗?可是又想到在她酒馆里打杂的那个彪悍姑娘……认怂了。

  

  叶修连武器都没亮出来就看着这几个人逃也似的跑走了,他跟陈果的视线撞在一起,几秒的沉寂过后,叶修先开了口。

  

  “老板娘,好久不见,我是叶修。”

  

  那瞬间,记忆排山倒海而来。

  

  ---

  

  赵虎指挥着队员把黑曜石一箱箱的从车上搬进工厂里,买主只是淡淡地扫过一眼,也根本不去清点数量,就把他们十个人叫进去付酬金。

  

  赵虎来这个地方不是第一次了,但还是没办法习惯这里的环境,地面凹凸不平,一脚踩下去都没有踏实的感觉,空气里好像弥漫着铁屑之类的不明物质,呛得人口鼻都不舒服。到处是丢弃的钢筋废料,看上去已经很多年没有人用过了,放眼望去连个多余的鬼影都没有,真不知道这个工厂都是如何运作的。

  

  “这次的酬金,辛苦了。”

  

  赵虎掂了掂钱袋子的重量,像他们这些做私人生意的,是不接受金币卡一类的付款方式的,毕竟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要用到,还是实实在在的金币比较有用。他咧开一口白牙,笑道:“陶老板就是痛快,最后一次,合作愉快。”

  

  夜幕完全降临,这个还算比较干净的房间里也没有点灯,身后的兄弟们三言两语地讨论着接下来拿着这笔钱去哪里耍耍,赵虎却有种莫名的心悸感。他伸出手时,目光平视前方,正好对上这老板的一双眼,称得上是精明干练,老奸巨猾,很商人化的一张脸,在月光的衬托下泛着一层惨白。

  

  “那是自然,合作愉快。”

  

  他听见老板说话,除此以外好像还有一些温热的液体溅到了自己的身上,老板的目光根本没有落在他身上而是越到了后方,唇角的一抹微笑看起来诉说着危机,他像是在看戏,身心都非常的愉悦。

  

  然后他的眼睛里映出赵虎一个人,染血的人影绰绰做了背景,那根本不是看活人的目光。

  

  心底有一道声音在提醒自己“情况不对快些跑”,可赵虎抽出了自己的手,却来不及摸到枪,又或者,即使他拿到了枪,也难逃一死。

  

  赵虎的身体没能完全转过去,他的眼角却先一步捕捉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无声无息,那是潜入黑暗的光明,耀眼如此,却露出锋利嗜血的獠牙。

  

  他赢不了,也无法为兄弟们报仇。

  

  “咦,十个人少了一个?”

  

  赵虎不知道是哪个人幸运地没有跟着一起进来,但他知道如果这两个人现在出去一定会杀了他,于是他用尽全身力气从袖口中射出一柄短刀,却仅仅擦过白袍人的衣角。

  

  “不自量力。”

  

  他也在很多年前有一次身处第一区的神谕之塔前见过那种盛况,他也记得那一天见到的三位白袍圣者,守护荣耀之书,是人类命运的守望者。而那人毫无遮掩,穿着一尘不染的神圣衣袍出现在这里,只有垂在身侧还在滴着没有凉透的血液的指尖能证明,人类最后的信仰也背叛了他们。

  

  “咳……”

  

  生命的力量正在从身体里一点点的流失,赵虎看着白袍人的背影和那个老板的背影消失在门后,瞳孔也终于散了焦距。

  

  “似乎是跑了一个。”

  

  “无妨,一个人是活着走不出第十区的。”

  

  “好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了。”白袍圣者甩了甩指尖的血液,杀人于他而言好像吃饭一样平常,“我不能离开太长时间,不然那个老不死的怕是要絮叨许久。”

  

  “他们人呢?”男人问的就是叶秋和王杰希了,算算时间,他们走得快的话也该到了。

  

  “今晚就能到。”白袍人整理着自己的衣袖,提到此事,他说话都不自觉地带上了愉悦的意味,“你们可不要搞砸了。”

  

  “万事俱备了。”男人瞥了一眼脚下的地面,“只是这个阵法……”

  

  “只管按照叶秋说的做,他是不会错的。”

  

  男人更奇怪了,神谕之塔的圣者都是高高在上的,可他只要提到那个“叶秋”就是一副言听计从的模样,那人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神谕之塔的长老都无条件的信任?

  

  “但愿如你所说。”

  

  ---

  

  “有人刚从这里经过不久。”王杰希和叶秋确实也到了第十区,跟商队走的是同一条路,本来就修得不怎么平整的道路两旁全都是丧失者的残骸,从黑血喷溅的轨迹来看应当是有人跟着车一边移动一边解决敌人。

  

  他下了车查看,伸出两根手指按了按车辙,“车辙很深,应该是装了不少东西。”

  

  “这场面够壮观的。”叶秋趴在车窗上扫了两眼,激烈的战斗刚过去没多长时间,这种“景色”某种程度上触目惊心。

  

  “很厉害。”王杰希坐回车里,分析道,“直击要害,手法干脆利落,是个高手。”

  

  “我也能做到。”叶秋不服气地回了一句。

  

  “是啊,你也能做到。”

  

  王杰希一脚踩上油门,车子如闪电般冲出,直奔着城区中央而去。

  

  [第一区,微草总部]

  

  微草战队的正式成员都聚集在会议室里,晚饭都没顾得上吃,专心致志地盯着一个少年。

  

  不要误会,微草作风优良向来是联盟严于律己的典范,他们这是受了委托,重任在身,不得已而为之。

  

  这个少年是半上午的时候苏沐橙送来的,斩钉截铁地说他是找到乔一帆的关键,让他们把关于乔一帆失踪的所有消息复述一遍,越详细越好。

  

  听到高英杰说出乔一帆失踪的大概地点,苏沐橙抓着罗辑就跑出了微草的后门。只见这个胆怯的少年拿着那个奇怪的伞状挂件在这条路上走了几个来回,距离一次比一次短,最后停在一个点上,看向了苏沐橙。

  

  “拜托了。”

  

  罗辑深吸一口气,坚定地点点头,从随身的背包里掏出一本厚重程度堪比辞海的书来,微草的人这时也跟着跑了出来,刘小别把书面上的花纹看了个大概后惊呼出声。

  

  “六界?!”他这么一喊,其他人也都开始思考那是个什么东西,“你是……大长老的学生?”

  

  “呃……是。”

  

  罗辑继续低头翻书,苏沐橙对着震惊不已的微草众人做了个“嘘”的动作,示意他们不要打扰罗辑。

  

  罗辑使用最有名的召唤书“六界”,本身应当是个召唤师,但他在施展的能力又不像是召唤术,反而像是在大脑里进行着什么程序的演算。过去了将近三天的时间,乔一帆的气息几乎完全消失了,仅凭那个千机伞的挂件提供的信息源有限,罗辑的尝试一次次失败。

  

  耗去了三个多小时,太阳从东到西经过他们的头顶,冬天的风有些冷,肖云第一个说着不满的话甩手回了总部里面待着,慢慢的,微草的人都回去了,只剩下苏沐橙还站在原地,一言不发,只是沉默着等待。

  

  罗辑一次次地朝苏沐橙投去无能为力的目光,然后苏沐橙都只回给他一句话,“这是只有你能做到的事情”。

  

  这是只有你能做到的事情。

  

  “我和那个人,都相信你。”

  

  罗辑把自己的嘴唇咬出了血,他心一横,做最后一次尝试。

  

  他要做的并不是召唤任何东西,而是借由“六界”的书写能力,经过他独特的天赋能力“演算”,将某一时间点在这里发生的事情还原出来。他以前从没试过这种事情,如果不是苏沐橙找到他,他根本不会知道自己那从不被人看好的能力还能这样使用。

  

  如果有人愿意相信我的话,我将奋力一搏。

  

  *兴欣正在全员集结中……

       *双更完毕,你们做好明天迎接五十米大刀的准备了么,其实我自己翻着存稿看了看,也没有很虐的,真的


评论(17)
热度(93)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