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10]

*我要用这篇文轰炸你们的首页(不可能的)


“哎呦空间传送好久没用了,这是到哪儿了?”

从没见过把空间传送用得跟旅游观光一样的。

这人突然从白光漩涡里钻出来吓人一跳不说,还左看看右瞧瞧,跟打量自家刚买的房子似的挑挑拣拣,末了还补上一句“整体不错”算是总结。

“前辈。”饶是喻文州这般好的定力也架不住大半夜的房间里突然冒出个人,泛着幽蓝色光芒的法杖顶端就指着叶修的颈间,一双好看的眼睛眼角弯起,“我的破障能力如何?”

这话问的前言不搭后语,看起来与眼下的情况毫无关系,但叶修一听就知道喻文州是在试探自己,现在敌暗我明,他和这个时空里的那个“叶秋”毕竟有张一模一样的脸。

“不错,我的包子都没吃完。”叶修眯眼笑起来,两个战术大师对视几眼,心里都明白对方的意图了。

喻文州立即收了全身的戒备与力量,眨眼间他又变回那个温和谦恭的蓝雨领袖,坦然地系上自己刚解开的衬衣扣子把叶修从玄关引到客厅坐下。

“空间传送需要准确的记忆定位,这么说前辈把我家的地址记得挺清楚嘛。”喻文州给叶修倒了一杯热茶,看他脱下斗篷和风衣,又把那柄他从没见过的伞状武器搁在沙发边。

“还行,多亏了我记性没退化。”

“深夜造访,有事?”

眼下这个情况,没有要紧的事情,叶修是不会主动现身来找自己的。喻文州虽然很好奇叶修这个空间传送的能力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上次见面他就避开不谈自己的异能问题,这次他也很自觉地没有提起。

“是有点事。”叶修说,“我跟着一支商队正在去第十区的路上,正好路过蓝雨,就想跟你打听联盟最近有没有什么情况。”

“我想也是。”喻文州也大概猜到了,“各大安全区都出现了人类变异为丧失者的事件,暂时压了下来没让消息散播出去,但事情很严重,第十区那边恐怕有人在私造假的‘引灵’。”

“假的引灵……”叶修的目光闪烁,似乎是想起了什么,“说起来我在的这个商队就是往第十区送黑曜石,不过质地很差。”

喻文州突然有些急切地问:“这支商队队长叫什么?”

“赵虎吧,怎么了?”

喻文州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往前迈了一步又突然冷静下来,做“引灵”交易的私人商队找到了,但这个消息他现在去跟别人说,要如何解释来源呢?叶修的身份是绝对不能暴露的,喻文州平复着呼吸,又在沙发上重新坐好。

“是我着急了。”

叶修看他这一串的反应也大概明白是什么情况了,摆摆手道:“这事的确不能耽搁,得尽快查出幕后黑手,但就我这两天的观察,这支商队就是个中间人。”

“是,一支商队不可能拥有如此大的能力,这件事情的背后一定有高层在支持。”

“我想也是。”

“另外……”喻文州仔细观察着叶修的神色变化,“联盟派了叶秋和王杰希去第十区,他们走得快,应该很快就能追上你们。”

“……”叶修沉默,“商队我来调查,另有事拜托你。”

喻文州没有出声,等着叶修继续说。

“你派人多盯着点第十区的动静,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希望你能护下王杰希。”

“叶修。”喻文州突然开口叫了他的名字,“纵然有危险,王杰希的实力你我都很清楚,他只靠‘苍翠’便已位列‘五圣’之一,‘星图’若解封,他的力量恐怕与周泽楷不分伯仲。你不觉得,你保护过度了么?”

“我知道。”叶修对于王杰希的了解还在喻文州之上,他何尝不懂自己对王杰希保护过度,“可是这一次,不容有半点差错。”

叶修目光灼灼,喻文州在心底暗暗叹息,从没有人能够忤逆此时的叶修的意愿,他这个人,一旦决定了要做什么事情,那么就一定会完成。无论你有多少反驳的理由和言论,只要对上他的眼睛,就都说不出来了。

“好吧,我懂了。”喻文州说,“不是我不愿帮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多在意一下自己的安危。”

如果叶修说的是拜托自己派人暗中帮他,喻文州毫不犹豫就会答应,可喻文州同样明白,这个人恐怕终其一生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的温柔,只对他人,不顾自己。

“我懂,多谢。”叶修笑笑,他明白喻文州的意思,也不多言,起身就要离开。

空间传送的光芒再次亮起,喻文州已经不再惊讶于叶修的能力了,他看着这个人的身影渐渐被光芒吞没,突然叫住他。

“你有没有想过,王杰希若负你……”

你为他做了多少,现在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眨眨眼睛,微长的睫毛在眼底打下一片阴影,他张了张嘴,话音落地的时候,人也消失不见。

“……我永不负他。”

永不负他。

喻文州站在客厅中央苦笑着,王杰希啊王杰希,你何德何能,让叶修如此对你。他还记得很多年前在嘉世看到叶秋的时候,那个人神情淡淡的,好像对什么都不很挂心,除了常常跟在他身边的苏沐橙,对于其他人的接近他总是带着一层无形的隔膜,若即若离。

到了现在,他竟然能够为了一个人露出那样的表情。

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神明坠落凡尘,又被这情爱束缚住了手脚,挣脱不开,便放任自己沦陷,不把所有的热量燃烧殆尽,绝不停下。

“进来吧,门没锁。”他瞥了一眼门后,那里仍然毫无动静,喻文州无奈地笑笑,“他说的你都听见了,准备一下,派人暗中盯着第十区吧。”

门外的人似乎又停留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推门进来,也不再掩藏自己的脚步声就离开了。

[第二安全区---霸图]

“来都来了,不去主城看看韩队他们?”

“王大眼你搞笑呢?又不是旅游观光来的,我去看老韩?他不把我扒层皮才怪。”

王杰希笑着摸了一把叶秋的头发,被后者没好气地拍开手,车子停稳后,叶秋就从副驾驶座冲了出去找今晚住宿的地方。他们今早简单收拾了些东西就出发了,王杰希开车在联盟里是出了名的快,然而走位同样风骚,基本坐他的车没有不晕的,叶秋也一样。

他们两个人,看起来好欺负却完全能应付许多情况,便大胆地挑了捷径走,途径霸图区域边境的一座小城,正好在这里休息一晚。

王杰希也从车上下来,脸上戴了副墨镜,灰色的风衣衣摆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正好显出下半身曲线完美的两条长腿,衬着西装裤和黑皮鞋,养眼得很。他感受到路过的行人朝自己投来倾慕的目光,也不在意,看着叶秋沿着街道找旅馆,嘴角的笑意慢慢消失。

叶秋……叶修……

“就这儿吧,哎老王,过来啊。”

“来了。”

毕竟是身负重任,王杰希和叶秋也没打算浪费时间,订了一个双人间就上楼了。叶秋听说他要跟自己分床睡还不开心,王杰希掐掐他脸上的软肉,说:“我怕我忍不住。”

叶秋白他一眼,转身扑到床上滚了一圈,抓过被子蒙到头上就打起呼噜来。

王杰希失笑,坐在床边一颗颗解开衬衣扣子,不对着叶秋,他的表情就又沉了下来。

他的脑袋里想的事情太多,以至于睡着了都不安定,梦里有两个叶秋站在自己面前,隔着几步远,异口同声地说:“王杰希,我是叶秋。”

王杰希张张嘴,却好像有人扼住了自己的脖子,发不出半点声音。他支支吾吾地想说话,脚下刚走出几步,两个叶秋又全消失了。他转着圈的找人,却始终走不出这片空白,下一秒他又置身于硝烟尘土中,恍惚看到一个男人凑近自己,那是两瓣他无比熟悉的嘴唇在开开合合。

“叫我……”

叫你什么?王杰希发不出声音,喉咙像着了火一样疼痛,两只眼睛也仿佛被火焰炙烤着根本睁不开,那人脸庞的轮廓模糊不清,可这道声音他听过无数次。

“叫我叶修。”

王杰希猛然从梦中惊醒,他看到叶秋满身是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完整的皮肉,即便如此,他还是撑着身躯摇晃着走近自己。他大口地喘气,胸膛剧烈地起伏着,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王杰希掀开被子坐起来,摸到枕边的手机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三点。

嗯?王杰希瞥到对面的床上空空荡荡,他顾不上穿拖鞋走过去摸了一把被窝,早已经没了温度。

他突然心慌起来,刚被噩梦惊醒,叶秋就不见了,如果是去上厕所,也早该回来了,床头的衣服都不见了,唯一的解释就是叶秋出了门,走了也有一段时间。

凌晨三点,他出去哪里?又去做什么?

王杰希想给叶秋打个电话,却发现叶秋根本没带手机走,他有些疲劳地坐在床边揉搓着太阳穴,一手抓过自己的外套。

---

这个世界上能悄无声息地把叶秋强行带走的人可能还没出生,叶秋的确是自己要出门的,也是算好了王杰希进入熟睡状态。

他的黑风衣包裹住大半个身子,本就不算健壮的身体完全隐没在黑暗中,大概很少有谁见过这个状态的叶秋,灵巧隐蔽得像只猫儿,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他没有召唤出战矛却邪,反而握着一柄短刀,清冷的月光给剑刃披上一层银色,它撕裂空气的时候,必然要用鲜血来祭奠。

铛——

这一声金属碰撞的响动将夜里安静的空气震出层层波纹,厉风回旋着荡开,撩开对峙二人的额发,一双桃花眼正对上那双如修罗般嗜血的瞳孔。

“呦嗬,还真让那混蛋给猜中了。”男人空手抵着剑刃,但仔细看去他的虎口距离剑刃还隔着几厘米的距离,然而被一股无形气流制住,前进不了半分,“这位兄弟你来得不巧啊,遇上我……”

男人左手虚招,被杀气驱散的空气又重新开始汇聚,如奔腾的河流应召而来,男人用身体挡住后面的少年,身处急于解放的风暴中央,他却连发丝都没有飘动一根。

“风神,来!”

男人低喝一声,高昂着头,以更为汹涌猛烈的杀意盯着对面的叶秋。当然他没能认出叶秋的脸,只看到蒙面的黑布。

逐渐压抑的气氛,空气似乎都被男人给抽走了,稀薄到呼吸都觉得困难,黑暗中男人的身形不是那么清晰,好像是移动了一下,但定睛细看又没有。眼睛欺骗了自己,身体的本能却提醒叶秋小心下盘,他左手在裆部格挡了一下。

男人的异能跟他的攻击风格真是丝毫不符,还很厚脸皮的笑出声。

叶秋冷哼,一个后空翻撤回了攻势,脊背弓着慢慢退到敞开的窗边,红色的眸子借着月光扫过这个挡路“程咬金”的脸——方锐。

他应该身在呼啸区,却出现在这里,这无疑是很奇怪的。

看来……他还是低估了叶修和“八灵”的行动力。那个人已经发现自己的意图了,以后想把“八灵”挨个除掉,就非常艰难了。

叶秋眼神微动,风暴呼啸而来的时候,他也翻出了窗口,飞快地与黑暗融为一体。

方锐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站了半晌,直到身后的人再也看不下去,出声提醒道:“人都走远了,你还要耍帅到什么时候?”

方锐闻言,跳起来转身反驳他:“你这小子,我救了你还不快谢谢我?”

“谢谢。”少年仍然是一副冷淡的模样坐在床边,虽然刚刚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他却表现得无比冷静,完全不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少年,他瞥了一眼方锐的右臂,“你在流血。”

“我靠!”方锐后知后觉,大叫着在房间里来回走了一圈,然后就被房间主人给抓着衣领在床边坐下,打开了医药箱。

“别乱动。”少年双手虚拢着方锐的小臂,那一道血痕触目惊心,他却一点不怕,低头念了一串咒文,白光覆盖过去很快就止了血。

“这家伙的杀气真不是盖的,没有接触到剑身都被剑气伤到,这要是我再晚来一步,你小子就给劈成八段了。”方锐絮絮叨叨地自言自语,低头看了一眼伤口,只见少年已经急救完毕在进行包扎了,疼痛感也退去了大半,他笑道,“果然急救还是你的强项啊,小安。”

“你认识我?”

“安文逸,你不认识我?”

“呼啸方锐,猥琐流,早有耳闻。”

“我去我不是说这个!”绷带还没缠好方锐就急冲冲地满身找东西,最后从外套的内夹层里翻出了一个伞状的小挂件给安文逸看,“你有没有这个!”

安文逸盯着看了一会儿,打开整个房间的灯把屋子照得通亮,在床头柜里一通翻找,捧着一个小木盒给方锐,里面静静躺着一个一模一样的挂件,只是上面刻着的纹路稍有不同。

“这就对了,你和我都是‘八灵’,是兴欣的一员。”方锐拍拍他的肩膀,神情颇有些沉痛,“一失足成千古恨啊,叶修那个混蛋,简直把咱们当苦劳力用!”

安文逸一脸懵逼。

“小安啊,你是八卦中西方兑位,这个挂件就是最好的证明,现在有坏人盯上了你,所以叶修那个老不要脸的通知我来保护你。”

安文逸二脸懵逼。

“这个事情解释起来有点复杂,我也是刚刚反应过来,总之你得跟我走了,咱们还得尽快赶到第十区,路上我跟你说。”

“首先我知道你不会害我,也是我的救命恩人,但你必须跟我说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再决定是否跟你离开。”安文逸不急不忙地回答道,“第二,我现在是霸图第四公会的成员,而你是呼啸战队的成员,我没有理由跟你离开,至少也要等到天亮跟公会报备之后。”

“……我!”方锐被安文逸这个万年不变的性子整的没了脾气,他都把战队扔了跑来,结果这小子公会都抛不下,“好好好,天亮之前就让我给你讲一讲兴欣的伟大发家史。”

“现在是凌晨三点五分,是睡眠时间。”

“你又不是张新杰你跟那家伙学什么生物钟!”方锐把安文逸从床上拉起来,按着他的肩膀,两只眼睛都蹦出血丝,“听着,这件事情非常紧急不能浪费时间,你有两个选择,一听我说完我们立刻离开,二,我打晕了你现在就走。”

“我妥协。”

---

叶秋开了个传送阵直接返回了和王杰希住下的那间旅馆,他低头看了一眼右手腕上的一道血痕,恶狠狠地眯起眼睛。

虽然用剑气伤了方锐,但那家伙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无量“风神”果然名不虚传,伤口虽小,却因为是“八灵”造成的伤,以他没有完全解放的力量并不能完全抹去。

叶秋抿抿嘴唇,把袖口往下拉了拉,遮住受伤的腕部,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间的门。

王杰希还在睡,叶秋站在床边看了他一会儿,伸手把滑下去的被子给他往上拉了拉,然后钻进自己的被窝,一会儿就传出了平稳的呼吸声。

王杰希保持睡着的姿势没有动,沉默着睁开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天花板。

评论(7)
热度(101)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