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09]

  *为了安抚RR拼命码字orz然而我的债务依然没有减少(暴风哭泣)

  

       西北风呼呼地刮了一夜,将地表的那一点残雪也给消灭殆尽,直到东方露出一抹鱼肚白风才稍稍恢复平静。只是苏沐橙刚走出神谕之塔的大门,头顶的兜帽就被迎面而来的风给吹掉了,柔顺的发丝在背后铺开。

  

  天已经接近大亮,她这一来就是在半宿,再不回去恐怕嘉世的人就要发现自己不见了。

  

  苏沐橙定了定神,跺跺脚又往手心里吹了口热气,这才把兜帽重新戴上挑了段没大有人的小路,匆匆赶往嘉世总部。

  

  她一边走一边想,叶修此时应该已经离开第一区在去往第十区的路上了,虽然听闻最近丧失者的数量又有增加的苗头,但对那个人而言,应该并不构成多大的威胁。只是叶修的身体……苏沐橙想到这里,脚步难免停顿了一下,漂亮的脸蛋露出些许忧愁。

  

  其实在她心里,叶修永远是第一位的,如果非要让她在叶修的安危和王杰希的生死之间选一个,她肯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叶修。她知道叶修为了现在这个局面付出了多少,也知道即使他能力再强也不可能没有限制的无数次逆天而行,更何况他要逆转的,是生死。

  

  只是那又如何呢?

  

  他从来都是个看淡了世间生死的人,可将他拉进这红尘之中的是他们兄妹,让他陷于泥潭的,是王杰希。

  

  感情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就像苏沐秋当年为了保护她可以付出一切一样,叶修为了王杰希同样可以罔顾生死。

  

  “唉……”长长地出口气,眉宇间的忧愁也淡去了几分,苏沐橙抛开这些,开始琢磨该去哪里找那个大长老的高足,“好像东边有个大图书馆来着……”

  

  因为要抄近路,苏沐橙走的是一条窄巷,基本只能让一个人通过,而她的对面恰好走过来一个男人,耷拉着脑袋看不清表情,摇摇晃晃的身体在潮湿的墙壁上左右撞着靠近。苏沐橙远远就闻到了这人身上的酒臭味,她皱着眉,视线落在男人应该一周没洗的脏兮兮的外套上,犹豫了一下,想着还是自己先退出去让这人先过去。

  

  只是这男人虽然喝得醉醺醺的,在窄巷里跌跌撞撞竟然还移动得很快,苏沐橙眨眼的功夫他就走到了自己面前。

  

  “这位先生……”

  

  苏沐橙见他听到声音不动了,还以为他是恢复了一点神智,本想继续说点什么,就见到一只骨瘦如柴的手伸向了自己的面门!

  

  苏沐橙好歹是受过正经战斗训练的,又在叶修的身边浸淫那么多年,反射神经绝对一流。她飞快地向后撤步,摆出了战斗姿势的同时,还有一道白光包裹了她整个身体,那只五指近乎扭曲皮肤发黑的手就这样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禁锢在半空,一阵的痉挛颤抖,还是无法挣脱。

  

  这人根本不是喝醉了。

  

  苏沐橙看着这个瘦小的男人在距离自己半米远的地方扭动着身体,披头散发的一张脸几乎贴了上来,苏沐橙身边的白光仍然没有散去,她趁机上下打量着这个人。从气息来判断,他应该也是一个异能者,不,本质上而言,他首先是一个人。

  

  因为他现在已经完全不似人类了。

  

  凹陷的眼眶里盛着两颗漆黑的眼珠子,没有丝毫神采可言的脸庞上布满了血丝,他的四肢拧动着想要挣脱苏沐橙身边的束缚却徒劳无功,口中便发出一声声嘶哑低沉的吼叫,如同失去神智的野兽,完全凭借身体的本能在行动。苏沐橙扫过这一遍,就已经基本判断出这个人的情况了,他正在从一个正常人类变成因承受不住异能而死亡的丧失者。

  

  得出这个结论的苏沐橙还是吃了一惊,按理说,现在安全区外面那些丧失者都是天降陨石那日的“大崩溃”之后变异产生的,他们已经没有了生死的限制,一直游离在各处不知道具体的数量,故而没办法彻底消灭干净。而安全区建立至今,还从没有出现过丧失者混进城内无人知晓的情况。

  

  那么眼前这个……该如何解释?

  

  趁着还没有人发现这边的动静,苏沐橙决定快些处理掉这个人,不然等他彻底变异结束发狂,跑到大街上攻击普通民众,又是一阵恐慌。她的左手抚上挂在脖子上的护目镜,两人间的距离很近,想来也用不到灵装辅助……苏沐橙起手一招,重型火炮“吞日”的炮口也对准了男人的额央。

  

  丧失者凭借身体的本能能够感知到苏沐橙此时带给他的威胁性,身体顿了一下就要撤退,在狭窄的空间里动作却无比的灵活,在左右两侧的墙壁上借力一路向上跑去。苏沐橙仰面看着他逃跑的身影,眼底闪过一抹哀戚,接着那人的脚底就出现了一个锁形法阵。

  

  异能,“锁印”,发动。

  

  炮火叫嚣着从吞日炮口飞出,直直地冲着丧失者而去。

  

  “哎呦这一大早的,谁家还放烟花啊?”

  

  苏沐橙听见外面街道上传来人们的交谈声,右手一松,吞日化作一道橙色流光隐入她的袖口中。

  

  她本还在思考这件事情要不要上报联盟,前脚刚踏进嘉世总部的大门,前面就传来了叶秋的呼唤。

  

  “沐橙来了?正好要开会了。”

  

  自从知道了叶修已经来到这个世界,苏沐橙就对现在嘉世的这个“叶秋”少了很多亲近感,再加上昨晚叶修跟自己那一番谈话,让她觉得这个叶秋可能有些问题。但心里想归想,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好的,她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应了一声,紧跟着叶秋的脚步来到了会议室。

  

  推门进去就看到现今联盟主席冯宪君坐在主位上,苏沐橙还是惊讶了一番。

  

  如果没什么大事发生,这位主席可是不会出现在这里的。

  

  长桌的两侧一边坐着叶秋和苏沐橙,一边是王杰希和袁柏清,四个人对视几眼,各怀心思。

  

  “你们先看一个东西。”

  

  冯宪君站起来,拿着遥控器拨弄几下,在身后的电子屏上调出了一段有些模糊的影像。

  

  “这是今早喻队传给我的,监控拍下的影像。”

  

  画面虽然不太清楚,但还是能明显地看出对战的双方,一个是蓝雨战队里的召唤师李远,另一个……

  

  “丧失者?”袁柏清率先出声,脸上的震惊之色毫不掩饰。

  

  影像接着被满屏的雪花点给覆盖了,显然双方的战斗非常激烈,拍下这段影像的监控也受到了波及。

  

  “喻队想必已经调查出什么了。”王杰希说。

  

  冯宪君关了屏幕,神色严肃地面对他们这几人说:“没错,喻队紧急联系了其他几大安全区,全都出现了这样的情况,但好在战队的人发现得及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将这个消息封锁了起来。经查证,这些丧失者原本都是安全区内的住民,有些甚至是公会中的异能者,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才突然产生变异。”

  

  “我今早也遇到了袭击。”苏沐橙此言一出,身边的叶秋飞快扭头看她,眼底的担忧非常明显,她笑笑,“不过没事,我解决了。”

  

  “看来第一区也已经出现不安定因素了。”王杰希手抵着下巴说道,“如此说来,这些丧失者是近期才发生变异的,有查到关于他们最近的行踪或者接触了什么人的记录么?”

  

  冯宪君说:“蓝雨和霸图已经着手在查了,应该……来了。”他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上面闪烁着来自喻文州的内线通话邀请提示。

  

  冯宪君将手机的通话转接到电子屏上,喻文州在桌前坐得笔直,一贯的柔和微笑也消失了几分,一双深蓝色的眸子正涌动着微愠的情绪。

  

  “冯主席,叶队,王队。”简短的打过招呼,喻文州拿起几张报告单说,“我们从变异人员身上找到了几张与商队做交易的字据,只是字迹非常潦草看不出原本意思,但金额数目都不小。另外,少天还从某个人身上搜出了这个东西……”

  

  喻文州捏着一个透明的玻璃瓶靠近了镜头,以便让冯宪君几人看清楚里面装着的一块不规则晶体。

  

  “这是什么?”

  

  “我们已经找研究所的人员分析过成分,结论是……”喻文州似乎并不太想说出这个答案,“引灵。”

  

  “什么?!”冯宪君直接震惊出声,接着就是重重的一拳捶在桌子上,他年纪毕竟有些大了,被这个消息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很有可能犯心脏病。

  

  “老冯老冯,消消气,你先听文州怎么说。”叶秋劝解道。

  

  喻文州给他投来一个感激的眼神,叶秋回以无所谓的一笑。

  

  冯宪君在袁柏清的搀扶下坐好,但还是气得整张脸通红,他又是一拍桌面,怒斥道:“必须要查清楚,‘引灵’的资源全都控制在高层,怎么可能流落到公会人员甚至普通民众手中?”

  

  “准确来说,这并不是完全的‘引灵’,使用‘引灵’强行激发异能潜力虽然有变异的风险,但几率并没有如此之高。制作这个所用的材料中,有一种成分被人动了手脚,恐怕用的不是纯粹的黑曜石。”喻文州将玻璃瓶攥在手心里,显然他对这件事情也非常恼怒,“我最奇怪的,‘引灵’最关键的材料是陨石提纯,什么人能够接近陨石坑?”

  

  陨石坑附近的磁场与辐射都非常可怕,别说普通人了,即使是异能者,也没有几个人能平安抵达陨石附近,就不要提偷取陨石碎块进行提纯了。数来数去,联盟里能够接近陨石的人也不过那么几个,可问题就在于这几个人不是神谕之塔的三长老就是他们这几个安全区的领袖,说什么也不可能做这种事。

  

  “这个暂且不谈。不纯的黑曜石分布面积太广,能查到他们是跟哪只商队做的交易吗?”王杰希望向喻文州。

  

  “我派人盘问过与这几个变异者相关的人,他们说是一支私人商队,领头的叫赵虎。”

  

  “私人商队,这就难办了,他们一般都来无影去无踪的。”袁柏清皱眉。

  

  “我想你不会一点线索都没有就来报告吧?”叶秋对着喻文州挑眉。

  

  喻文州唇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第十区]。”他说,“我们商量后的猜测,制造假‘引灵’的这些人可能与[第十区]有关系。”

  

  “我知道了,辛苦。”冯宪君点点头,转身对叶秋和王杰希说,“[第十区]最近丧失者的数量也有明显增多的现象,很不正常,你们两个走一趟吧。”

  

  喻文州的脸投射在大屏幕上显得有几分不太真实,谁也没注意他的视线悄悄落在正跟王杰希对视的叶秋身上,那一点细微的表情变化也被切断的通话隐藏去了。

  

  如果没有什么特殊情况,谁也不会愿意踏足那个被称为“地狱”的[第十区],但叶秋和王杰希两人搭档,不是第一次,也不是任何人敢轻视的组合。无论是战力或者计谋,这二人加起来的力量都是不可估量的。

  

  所以冯宪君才能如此快速而坚决的将这项任务交给他们。

  

  王杰希和叶秋没说什么,事关重大,谁也不会推脱。

  

  “柏清,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微草交给你打点。”

  

  “你自己小心。”叶秋给苏沐橙的就是简单五个字,说完就和王杰希同出去打点行装了。

  

  “唉……希望不要闹出什么大乱子来才好。”冯宪君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脚下的步子都不是太稳,袁柏清放心不下,硬是要求把他送回家里。

  

  偌大的会议室就只剩下了苏沐橙还坐在原位,一动不动。

  

  没一会有人火急火燎地撞开门冲进来,刘皓的眼睛在会议室里扫了一圈,除了苏沐橙没发现第二个人,问:“会议结束了?”

  

  “不然呢?”苏沐橙懒得理他,随口回道。

  

  “该死……睡过了。”刘皓挠乱了头发,“那你怎么还在这儿?”

  

  “困了,补个眠。”

  

  两只眼睛炯炯有神的还困,骗鬼呢?刘皓懒得跟她理论,翻了个白眼就要关门出去,苏沐橙却叫住他。

  

  “刘皓,你都不问会议内容么?”

  

  “我……”刘皓突然愣住,有些心虚地不敢回头去看苏沐橙的眼睛。

  

  “也没什么,与你无关,好走不送。”苏沐橙的语气又恢复了平日里那种轻快跳脱的调子,刘皓感觉后背上如针扎的视线松了下来,便头也不回地逃走了。

  

  ---

  

  “好了,大家原地扎营,今晚我们就在这里过夜了!”

  

  赵虎招呼着商队的人扎营,叶修也从车上跳下来,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笑道:“呦,到蓝雨附近了,目的地也快到了。”

  

  “哈哈可不是,这次走得还算顺利。”

  

  叶修笑而不语,抱着千机伞又四处转了转,赵虎不愧是带领商队经常在外走动的人,对于安营扎寨的选址颇有几分造诣。这个地点距离蓝雨不远不近,刚好能避开巡视的守卫,万一夜里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跑向蓝雨求助。

  

  所有人都忙着扎帐篷,只有叶修四处看看也没有自己的活,想伸手帮个忙人家也未必信得过自己,索性就站在一边发呆。这时候一个小年轻跑过来递给他一瓶水,叶修一怔,接过的时候顺势打量了他一眼,眉眼清清秀秀的,身材也不算高大,蜡黄的脸上还带着几分胆怯,真不知道是怎么进了这种危险系数超高的私人商队的。

  

  “天气干,多喝水。”小年轻说。

  

  “把手伸出来。”叶修没让他接着就走,反而是朝他先伸出了手,淡淡的白光凝聚在掌心。

  

  “这是……”年轻人看起来也没什么防备的心思,把手搁到叶修手掌上方,就看到那道白光顺着自己的经络在全身上下游走了一番,他顿时就觉得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

  

  “我给你疏通了经络,以后释放异能就容易多了。”

  

  “啊……”小年轻似乎不知道说什么好,困扰他许久的问题就被这个人几秒钟给解决了,眼巴巴地盯了他很久也不见他有继续解释的意思,只好结巴着道了谢离开。

  

  赵虎看见了这一幕迈着步子走过来,叹口气道:“原来兄弟你还会医术啊。”

  

  “略懂。”叶修眨眨眼睛。

  

  “他是我远房亲戚家的孩子,父母都死了,无依无靠的我就带着他来了商队打打杂,总比四处流浪好。”赵虎说完有些疑惑地看着叶修,“没想到你愿意出手帮他。”

  

  “他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举手之劳。”

  

  “说起来,小哥你有没有亲人?”

  

  “亲人有一个,恋人……”叶修垂着眼,淡淡的情愫倒流进身体里,他听见自己心脏有一瞬间近乎发疯般地跳动起来,“也有一个。”



        *今天521,祝我的阿初节日快乐(虽然我们这对cp天天都在上演爬墙的伦理大剧)

        *也要祝大家节日快乐!我真的很喜欢你们呀!谢谢你们支持我到现在w我不高冷的,我多好勾搭,基本有人喊两声我就跟着跑了hhh

        *我很努力的想赶紧把坑填完这样我就能做一条躺着吃粮的咸鱼了

     

        *我发现了,我在万叶这篇文上就是这样的:被催更--更新--被追杀(尤其是某风,每次都磨刀对着我)

评论(13)
热度(94)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