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07]

叶修离开后,王杰希的脸色也不好看,扶着额头慢慢捡起了地上的东西,整个人瘫在椅子里,半晌才睁开眼。

这次君山之行已经够混乱了,回城后又出了乔一帆无故失踪这种事,再加上高英杰交给他的千机伞挂件,种种诡异而离奇都指向了同一个人——叶修。

联盟总部的监测室也没有查探到任何消息,乔一帆的身影最后出现的地点与高英杰捡到千机伞挂件的地方相距不过百米,可青天白日的,人就凭空消失了。说不心烦,那是不可能的,王杰希的心绪已乱,想回家看看,结果正好撞见那个扰乱他的罪魁祸首,怒火一下子就烧光了他所有的理智。

他不应该那样呵斥的。

现在想起叶修当时望向自己的眼神,王杰希的心脏就一阵阵的抽疼。

他坐直了身子,将星星的吊坠捏在指间,指腹轻轻抹过它光滑的表面,吊坠就发出了非常漂亮的金光。明明石头在散发着热量,可王杰希的心底已是如坠寒潭。

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当时叶修的手心里,也漏出了这样的光芒。

王杰希另一只紧紧攥着的手终于送开,他把这个小型的千机伞拿到灯下仔细观察,发现在伞柄上,隐隐刻着一个图案。

或许别人看了会疑惑,可王杰希平日里就喜好研究古时的一些知识,他一眼就认出这是八卦其中一方的标志。

八卦……王杰希撑着下巴想了想,总觉得这个词有些耳熟,他似乎还从另一个人口中听到过这个词。

你到底是谁……

王杰希有些痛苦地双手抵住额头,艰涩地合上双眼,吊坠的链子从指缝里落到木桌上,发出沉闷的一声响。

“叶修……是谁?”

----

叶修去退了房间,想了想还是没通知苏沐橙他要离开第一区的消息,现在敌暗我明的,还是少联系为妙。前台的小妹有些担忧地多看了他几眼,这人明显状态不好啊,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询问道:“这位先生,您没事吧?”

“谢谢,没睡好而已。”

叶修付了这几天的房钱,金币哗啦啦的倒在桌上,小妹忙着结账,再抬头时男人已经不见了。

“接下来去哪儿呢……”叶修揉揉酸涩的眼角,有些自嘲地想着以后等王杰希恢复记忆了,非要把这些苦都还给他,他四处看看,找了个小巷子躲了进去。

叶修摊开右掌,一个直径约为十五厘米的八卦罗盘慢慢浮现,黑白交错的阵纹,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分列四角八方,八个颜色的光点漂浮在对应的八卦方位。叶修定睛一看,身体猛然一僵。

坎位,属水,蓝色的光芒忽明忽暗。

是乔一帆。

一帆出事了?叶修心里一震,匆匆收了八卦阵就打算去微草一探究竟,但没走两步就又退了回来。不行,他的行动已经惹恼了王杰希,现在再去密探微草总部等于是火上浇油,认不出自己就罢了,再让他觉得自己是敌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乔一帆的安全,他更担心。

几次犹豫,叶修还是又藏回黑暗中,再次召唤出八卦罗盘,盯着坤位默念了几句话,看到橙光一闪而过,他才放心地收了罗盘,后背挨着冰冷的墙体,呼吸声在巷子里渐渐隐去。

----

微草紧急集合。

这是内部流通的消息,只召集了所有正式队员在会议室,听完了所有人的汇报,王杰希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一丁点消息都没有。

“没有查到他出入第一区的记录,那么人一定还在第一区。”王杰希两只手撑在桌子上,语气中已经带上了怒意,“最坏的可能,敌人就在我们身边。”

“可是……为什么要挑一帆下手?”高英杰百思不得其解,说句不好听的,乔一帆在微草的地位无足轻重,为什么会有人盯上他?

“也许这只是一个下马威。”

王杰希直起身子,挑开窗帘望着夜空,今晚月色明朗,繁星点点,虽然是难得一见的晴空,可王杰希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小别,柏清替我守住观星台。”王杰希脱下外衣,垂首挽着自己的袖子,边往外走边说道,“其他人先回去休息,明天一早再来集合。”

“队长!”柳非闻言,心下有些担忧,急忙叫住王杰希,“你要用‘观星’?”

“有问题么?”

“没有,只是‘观星’消耗巨大,你多注意。”

“嗯。”

王杰希没再回答,径直走向微草总部的顶层。

其实早些年的时候,人们对于这个刚进入微草没多久上来就担任队长的王杰希并不信任,也不看好。无论是微草内部还是普通民众,都更怀念原来那个总是笑着的林杰,让人看了就觉得有安全感。

而王杰希,淡然到冷漠,身边总是围绕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场,即使是跟他相处了许久的队员都不敢轻易去打搅。

可每次受到质疑,林杰总会按着王杰希的肩头对所有人说:“他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也将是微草最好的队长,我保证。”

后来人们见识到那片“苍翠”时,从上到下,再没有人质疑王杰希的能力了。

他的确是最适合微草的,那个异能,简直就像是为了微草而出生的一样。

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苍翠”上,就很少有人知道,王杰希还有第二种能力——观星。

他是联盟里第三个双能力者,另外两个,一个是轮回的周泽楷,一个是不知道到底几种能力的叶秋。

由于乔一帆的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线索,王杰希只好让他的好友找了一件他经常穿的外衣给自己,作为寻找对象的气息来源,在茫茫星海中搜索这个人留下的讯息。

观星台上,王杰希只身站立,高空的风从他的袖口处穿过,可他的体温却越来越高。他双手在胸前拢出球形,双眼缓缓合上。

头顶的苍穹似乎出现了恍惚的扭曲,那些固定不动的星辰像是受到了某种召唤,纷纷朝王杰希所在的地方聚集,星辉闪耀着投射下来,全部汇集在他手掌中央,慢慢凝成了一个金色的光球。王杰希猛然睁开双眼,天蓝色的眸子里似乎也染上了星辉,他双手撤走,十指甩开一道弧线,无数星点便拖着长长的尾巴围绕着他飞行。

王杰希将乔一帆的外衣抛上半空,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衣服的移动,可衣服仅仅是漂浮了一会儿,沾了些许的星光,就施施然落回了王杰希手中。

“找不到么……”他有些失望,如果连“观星”都找不到乔一帆的踪迹,那他真的无计可施,但凡这个人在人世还存有那么一点气息,“观星术”都能找到,可如今……

“至少衣服没有碎裂,也就是说,性命无忧么……”王杰希兀自喃喃,皱着眉头,“也是奇了。”

人活着,人间却没有他的气息,这不是奇怪是什么?总不可能是穿越时空了吧。

穿越时空……王杰希沉吟半晌,从口袋中摸出那个千机伞的小挂件,咬了咬牙,将它往半空一抛,看起来有些不顾一切的决绝,再次启用“观星”。

可刚开始按照这个挂坠上沾着的气息来搜寻,王杰希就察觉到了不对劲,“观星”的能力并不是只能用来寻人寻物,还能借助星辰之力参透一些神秘物品。这个小挂件上的气息中有一部分是乔一帆的,判断出这一点时王杰希便觉得全身的力量都在快速地流失,星辉也开始不稳,围绕着他的星辰轨迹动荡不安,似是恐惧,似是敬畏。

不可触碰。

王杰希的脸色苍白,他知道这个东西恐怕是很关键的一个线索,不单单是关于乔一帆,还有那个人。他没有停下,继续探索它的深处力量,下一秒,全天星辰都拒绝了他的召唤,星辉在瞬间抽回,王杰希也踉跄着后退几步才勉强站稳。

千机伞的挂件掉在地上,静静地躺在那里,王杰希盯了它许久,才走过去将它捡起来。

“天机。”

乔一帆身上怎么可能带着拥有如此神秘力量的东西?纵使王杰希有“魔术师”之名,却也猜不透其中奥妙。

“队长?队长你没事吧!”

王杰希回神,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待在观星台的时间有些久了,袁柏清和刘小别再等不到他出去,就该冲进来了。

“没事。”

王杰希打开门,一步步走下台阶,刘小别和袁柏清看不清他的脸色,却能从那虚浮的脚步中看出,此次观星并不顺利,也不轻松。

所有的方法都试过了,却还是找不到人,王杰希生平第一次觉得如此无力和挫败。他拒绝了袁柏清和刘小别的护送,孤身一人走在街上,已经是凌晨了,店铺也都关门歇业,仅有的几个行人也是脚步匆匆,没人注意和自己擦肩而过的是微草大神。

王杰希扯高了围巾捂住口鼻,力量消耗过大的他此时身体很容易被寒气侵蚀,别人找不到再把自己整病了,叶秋又得骂他。

想起叶秋,王杰希皱了一天的眉眼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阴沉的脸色也柔和不少,他掏出在口袋里震动的手机,闪烁的荧光中辨认出那个人的名字。

[不是回来了,人呢?我在你家。]

王杰希无声笑笑,脚下的步子走得飞快。

他一心想着赶快回去见自己的恋人,没留心路过的一条窄巷里,有两个熟悉的声音在交谈。

这是他们第多少次的错过,已数不清了。

评论(6)
热度(93)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