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自由一日

    *点文还债 @不见长安-潇潇沐月

       *兽人化设定(又是第一次尝试,觉得自己写得有些失败)/大背景/不卖萌就喜欢耍帅

 

  “前锋阵型收缩!后方一队二队潜行!等待命令!”

  

  “微草一字阵型!空中部队盯紧蓝雨后方!”

  

  “队长!西南方向有一队鹰人极速靠近!”

  

  “我靠靠靠张新杰带着霸图来凑什么热闹!嘉世呢?嘉世没和他们了私人恩怨吗!”

  

  荣耀大陆上每年一次的“自由一日”,各个部族不论平日里有什么恩恩怨怨,都可以在今天解决,表面上是打着切磋的旗号,私下里打斗起来可没有一个留情的。

  

  地处平原的嘉世,北漠的霸图,碧溪蓝雨,翠屏山的微草,这都是每年必定参与进来的几支部族了,不过今年更加热闹,新锐轮回也从严寒之地的冰霜森林赶了来。

  

  图得就是一个热闹。

  

  要是问他们举行这种大规模战斗活动有什么目标,所有人都会异口同声的回答:娶媳妇!

  

  “我们是帮着队长娶媳妇,谢谢。”

  

  微草的刘小别伸展开双翼,在空中留下一道划痕。

  

  ----

  

  嘉世这支部族其实没什么特别之处,除了地理位置比较优越,战斗上的能力就远不如那些生活在恶劣环境中的部族。可“自由一日”所有人的目标,恰恰就是地处中央的嘉世,或者说,是嘉世里的那个人。

  

  陶轩,嘉世大家长,作为一只战斗力不怎么高的灰鸽,运气却好得出人意料。据他自己所说,他当年飞越平原时,瞥见半人高的草丛里有银光闪烁便好奇地降落去查看。这一看不要紧,让他发现了这个世上最稀有的物种——龙。

  

  巨大的双翼无力地平铺在地面,被太阳镀上一层金光的骨节闪闪发亮,那些银光相较黯淡了一些,却仍然衬得那个衣衫褴褛的少年不似凡品。

  

  陶轩想起了一句话:虎落平阳,龙死浅滩。

  

  少年的呼吸非常微弱,陶轩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救助一头龙,目光往周围一扫,就看到从少年的双翼下面有一只金羽黄鹂艰难地钻出来,落地一晃,一个亭亭玉立的漂亮姑娘就出现在眼前。

  

  “可以帮我救他么?”

  

  姑娘眼底浸满了悲恸,一头羽状长发披散在肩头,她看向陶轩,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当、当然。”

  

  ----

  

  苏沐橙的漂亮整片大陆都有所耳闻,最关键的是不论兽人形还是本体她的容貌都会令所有人惊叹,初见的人根本就移不开目光,再加上她是稀有的种族金羽黄鹂,歌喉也格外动人,传说中可传千里,闻者动情。

  

  只是今日,这响彻九霄的鸣叫凄厉得几乎要令人落泪。

  

  似在泣血。

  

  “什么情况?霸图不是没在和嘉世打,不是就算打也不可能成这样吧?卧槽听着太难过了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黄少天本是躲在半人高的灌木丛里躲避微草那群飞禽的空中探查,听到苏沐橙这叫声却是完全躲不住了,豹尾在身后甩来甩去,以示他的焦躁。

  

  “距离很近。”

  

  喻文州的手微微扣住黄少天的肩膀,他抬头,散着幽蓝色光芒的眸子正对上另一双兽瞳。通体白羽唯独尾部缀着一点草绿的信天翁扑闪着翅膀停在他们头顶的树枝上,眨眼间,羽毛散落一地,王杰希稳稳落地。

  

  “喻队,不如暂且停战?”

  

  喻文州站起来,拍拍外衣上的土,右手微一招,一道青色的影子飞快地从王杰希身后的草丛里蹿出缠上他的小臂。王杰希微微侧身瞥了一眼刚才那青蛇藏匿的地方,原以为是微草先一步找到了蓝雨的行踪,现在看来,喻文州这个人不愧是战术大师,极难对付。

  

  “我也正有此意。”

  

  喻文州拍拍黄少天,招呼上蓝雨的队伍就联合微草一同朝着苏沐橙发出叫声的方向去了,期间还碰上了脸色同样不好的霸图,张新杰解释说今天的嘉世不太对劲,“自由一日”已经过去一半了,却还不见叶修和苏沐橙现身。

  

  “会不会是陷阱?”

  

  跟在王杰希身后的刘小别摸着下巴说了一句。毕竟叶修也是四大战术大师之一,那心眼儿跟他们这些人比起来只多不少,为了在“自由一日”中保住自己的贞操,什么手段没用过。

  

  “应当不会。”

  

  张新杰接话道。

  

  “叶修不是这种性子。”喻文州也点头。

  

  王杰希一言不发,愈发冷冽的目光只是死死盯着丛林深处,渐至嘉世的领地,草木变得稀疏起来,视野也开阔了不少。他隐隐感到这前面有些不太好的东西,空气里那一丝淡淡的血腥味道他们已经很多年没有闻到过了。

  

  那是叶修血液的味道。

  

  ----

  

  喻文州等人赶到的时候,苏沐橙已经趴在一个衣衫有些破烂的男人身上睡了过去,结界的力量非常微弱,韩文清只是从喉咙里发出了那么一声狮吼就破了,很难想象他们二人是如何靠着这微薄的结界撑到现在的。

  

  男人似乎受了重伤,陷入了昏迷,一对骨翼塌下来压得周围的草都抬不起头来,颤抖着想把他托起却失败。

  

  张新杰身为一只专攻医术的白貂就在此时显出了他强大的技能。

  

  随身携带的医用箱子在众人眼里就是供养生命的太阳。

  

  龙不愧是被上天眷顾的种族,自我修复的能力也极强,只是在场的这些人从没见过叶修受伤后的模样,他总是将自己脆弱的一面掩藏得很好,以致于很多人都以为他是不死不败的斗神。

  

  叶修的身体慢慢缩小,直到变成一个十岁左右的孩童模样,银色的鳞片在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若隐若现,泛着神秘的光泽。苏沐橙也慢慢苏醒过来,看到喻文州他们之后明显松了一口气,化回原形躲到叶修怀里休息。

  

  “追杀你们的……是嘉世?”

  

  即便是喻文州,也有些不明白现在的情况了。

  

  叶修醒来后,就把大致的情况跟他们一说,气得黄少天捋起袖子就要去把陶轩和刘皓这两个心术不正的家伙当秋葵切了,好在叶修拦得快才没让他直接闯入嘉世的领地。

  

  “估计他也没想到我闭关后今天能醒过来,他本想利用今天让孙翔那小龙崽拿你们练练手……”叶修轻抚着手掌里的金羽黄鹂,慢慢说,“还别说,那小崽子的能力不错,就是太年轻,脾气太急躁了。”

  

  “把你打成这样了还说他好呢?”

  

  “就是啊叶神,您这心胸也太宽广了。”

  

  柳非坐在地上气呼呼地拨弄着自己双臂上的羽毛,没好气地说。

  

  “不过要是陶轩在你闭关的时候完全掌握了孙翔的力量,恐怕你就没这么容易逃出来了,就是不知道轮回能不能牵制住嘉世。”

  

  “哎呦你们可别小看轮回的队长,小周他的能力都能跟我打个平手了。”

  

  “平手?”

  

  “当然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我认真起来。”叶修顶着一张稚嫩圆润的小脸说这种话,他盘腿坐在地上,喻文州的手不知何时却放到了他的腰侧,冰凉的五指在薄薄的衣料上划过,“文州啊,手放哪儿呢?”

  

  喻文州微微眯起眼睛,深邃的竖瞳中精光骤现。

  

  “不过今天的目的也达到了,你现在这模样可是打不过我们了吧?”

  

  “啧啧这心脏的,欺负伤患?”

  

  王杰希也凑了过来,直接展开羽翼从上方笼罩了叶修,他整个人环住叶修的脖子,亲昵地在他裸露的脖颈处咬下一口。

  

  “嘶,王大眼你是飞禽不是狗,谨记。”

  

  叶修没好气地推开他的脑袋,又把喻文州不老实的爪子拍掉,还没等松口气,一个巨型黄色物体就扑倒了他,黄少天的尾巴缠住叶修的小腿,有些粗糙的皮毛蹭过他的皮肤,在上面留下属于自己的红色痕迹。

  

  “老叶老叶,你这可是落我们手里了吧,怎么样?现在是不是该考虑跟谁回去了?你可不要说还没想好啊,这都多少年了,你再不说我就当你默认来我们蓝雨了,我和队长保证把你伺候得舒、服。”

  

  “黄少天你给我下去,重死了!”

  

  “胡说八道,我前几天刚瘦了四斤!我想你想得每天茶不思饭不想的都饿瘦了!”

  

  “碧溪里的鱼都快让你吃灭种了好意思说自己瘦!”

  

  “我是肉食动物不吃肉难道你要我吃素?不吃肉也可以啊,吃你就可以。”

  

  “滚,下一个。”

  

  叶修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黄少天从自己身上扒下去,骨翼随着他生气时的呼吸扇动两下,随后一合,把自己的身体严实地保护起来。

  

  “既然前辈把蓝雨微草都排除了,下一个就是霸图了。”

  

  张新杰站在一边冷静地分析叶修的话,韩文清已经应声站起来朝叶修走过来了,那架势根本跟山头的土匪头子强抢民女的感觉差不多。

  

  “老韩你干嘛?我警告你你不要趁龙之危乱来啊。”

  

  砰!

  

  谁?!

  

  ----

  

  所有人警觉回头,这子弹打得恰到好处,正好隔断了韩文清走向叶修的道路,一身灰色风衣的男人从树后慢慢走出,携着极寒之地的风雪,一双冰蓝色的眸子里映出叶修向上勾起的唇角。

  

  “小周回来了。”

  

  周泽楷!他就是极寒之地雪狼部落的新任首领!

  

  “恩。”周泽楷似乎不太适应这种很多人盯着他看的情况,挠挠头发表现得像个邻家少年,可他手里的双枪绝不是像他的人那样纯良,“前辈,嫁我。”

  

  “诶我个暴脾气的!周泽楷你胆子不小啊刚上任就敢来跟我们抢人,你不要以为老叶喜欢你多那么一点就上天了啊,来pkpkpk!”

  

  黄少天提着剑就冲了过去,他身为花豹身法灵敏,速度也是极快,但周泽楷竟然只是一晃就躲过了这一击,几个闪躲就跑到了叶修身边,修长的手指抚过叶修垂在地面的双翼,两只眼睛闪闪发亮,身后的狼尾巴也摇来摇去,乖巧得不像话。

  

  叶修扣住周泽楷抚摸自己翅膀上骨骼的手,那里的神经其实非常敏感,再让周泽楷这孩子摸下去,他恐怕就要脸红出糗了。他轻咳两声,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才说:“嘉世的人呢?”

  

  “退回去了,有……结界。”

  

  江波涛适时地上来详细解释,他们牵制着嘉世的注意力不让他们追到叶修这里来,周泽楷的能力之强大超乎意料,孙翔年轻气盛不敌,陶轩就带人直接躲进了嘉世的护城结界里。

  

  “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喻文州给了气得跳脚的黄少天一个眼神,示意他先冷静一会儿。

  

  叶修摸着下巴想了想,突然展开一个有些狡诈的笑容。

  

  “没地方去啊,你们谁收留我?”

  

  ----

  

  “自由一日”被提出的初衷是各大种族为了一较高下,他们都属兽人,骨子里的好战血性是无法抑制的,只是后来叶修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平衡,他连年胜利,有时候那股庞大而浩瀚的龙威一旦释放,一些低级的兽人甚至会直接陷入昏迷。

  

  他是天上最高贵的种族,是这时间仅有的一条银龙。

  

  与他结合生下的后代将会成为龙的后代。

  

  当然了,喻文州他们这些人所想的可不是后代的血统问题,只因为叶修是叶修罢了。

  

  叶修后来的确住到了别的种族领地里,全世界轮流住,吃遍各家饭,只是这个顺序,还是当场打了一架决定的。

  

  恭喜周泽楷力压群雄,拔得头筹。

  

  在众人几乎目眦尽裂的注视下,体型巨大的雪狼驮起懒洋洋的叶修,来自极寒之地的微凉毛发给叶修带去夏日里绝妙的舒适感,周泽楷跑得飞快,跃上山巅,发出一声长啸。

  

  ----

  

  “冷?”

  

  周泽楷已经尽可能地用自己的皮毛裹住叶修,可是进入了极寒之地,他真怕叶修受不住这寒气的侵蚀。

  

  叶修已经慢慢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他整个人都缩在周泽楷怀里,随手扯过脑袋两侧的白毛拧成一股最后解下自己手腕上的红绸绑住,还动作娴熟地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不冷,我性属火,这点寒冷算不了什么的。”

  

  周泽楷的脑袋凑过去蹭了蹭叶修,他尽可能的收起自己尖锐的獠牙,鼻腔里灼热的吐息喷洒在叶修身上。

  

  江波涛已经快看不下去了,杜明前几分钟就已经撤退先跑回领地去找吃的了,可他们的队长还在这里跟心上人慢慢悠悠卿卿我我!后面还跟着一个我啊队长!单身狼伤不起的!

  

  “嘉世。”周泽楷变回兽人形,还是保持着把叶修整个揽在怀里的姿势,毛茸茸的大尾巴搭在叶修腿上,一翘一翘的。

  

  “小周别想了。”叶修反手摸了摸周泽楷头顶的呆毛,眯着眼笑起来,“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沐橙能在烟雨那边多玩玩,我也自由了。”

  

  自由了。

  

  这样的自由,更像是流浪。

  

  周泽楷突然紧紧扣住叶修的身体,使得他不得不将翅膀收缩,以免上面的骨刺扎到后面情绪不稳的后辈。

  

  “前辈……”周泽楷与叶修十指相扣,脖子扭了扭轻吻着叶修的颈子,“有家。”

  

  也不知是不是周泽楷的体温与周边的寒冷的对比太大,叶修本能似的又往这个温柔且强大的后辈怀里靠了靠,埋首在他肩头。

  

  “小周真是温柔啊。”

  

  ----

  

  但是很显然,如此温馨和谐的画面只能出现在轮回这边。

  

  当叶修借住其他种族领域的时候,那叫一个鸡飞狗跳都难以形容,毕竟他们这群人不是上古神兽的血脉就是稀有物种的,轻则动手动脚,重则……重则撩叶不休……

  

  

  

  “老韩你不愧是黄金狮族啊,藏宝库的稀有物品真是对得起你种族名的前俩字,怎么样,分我点呗?”

  

  “人留下,都是你的。”

  

  

  

  “王大眼我警告你强留是没用的,你看霸图的下场。”

  

  “微草听令,全部升空,拦住叶修!”

  

  “我去你的脸呢!说好的飞禽不为难走兽呢!”

  

  “你算走兽?”

  

  “信不信哥翅膀一扇呼死你们啊!”

  

  “你来。”

  

  

  

  “文州啊,说起来你很少现原形……”

  

  “前辈想看?”

  

  “我比较好奇上古玄冥血脉是如何在你身上演变成心脏的。”

  

  “我也比较好奇八荒霸主银龙和玄冥血脉的后代是什么样的。”

  

  “呵呵。”

  

  

         *今天知道了一件不太好的事情搞得心情一团糟,决定出门逛街

         *但是!更新的动画!能治好我的一切病!(心疼他,刘皓你过来我反手就是一个大耳刮子呼死你,可把你能的。)

评论(15)
热度(425)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