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叶修中心】重启

  *起这个题目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多图,慎点

  *从昨天到现在心情跌宕起伏非常严重,想了想还是来写点东西平静一下,虽然乱七八糟什么都有,都是小片段

       *就当是祝贺b站追番人数破百万吧(昨晚就破了你……)


  --


  一叶之秋这辈子就哭过一次。


  准确来说那不能算是哭,顶多就是人类语言中的生理盐水掉落了几滴而已。


  却也弥足珍贵。


  那一刻他真的认识到,十年了,他终于失去了叶秋。

       

  荣耀[第十区]开服的第二天。


  孙翔忙着跟嘉世谈妥一些商业广告的事情,一叶之秋抓住了这个机会,做了点伪装跑到新手区去见了一个人。


  他对满脸冷漠的君莫笑说话的时候,不知道是赶时间跑的还是心有余愤,气息一点也不稳。


  “……从今往后,保护他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不用你说我也会做。”


  君莫笑转身就走,一叶之秋握紧了手中的却邪,将最后一抹沉痛与怀念彻底抹杀在幽深的瞳眸中。


  他无需担心的。


  君莫笑会付出一切去保护那个人。


  叶修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无神论者,可今天的状况实在无法理解。


  难道是祸不单行?


  他总觉得有人跟着他,跟影子似的,不说话,距离也把握得很好,不远不近,大概正好是能清楚地看到他的一举一动的地方。他轻声叹气,想从口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手指刚一触碰到这寒夜里的空气就生了退意,便又缩了回去。


  也是够倒霉的,叶修自嘲地笑笑。


  被嘉世驱逐了不说,还要担心自己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盯上了,这大马路上虽然人来人往的挺热闹,却架不住背后不断升起的凉意。


  走过一个红绿灯后,他终于对这个从嘉世俱乐部跟了他一路的“鬼魂”忍无可忍,侧身看着空无一人的空气,抿着嘴唇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都跟了我一路了,到底想干嘛啊?”


  雪越下越大,好在街边的行人都赶着回家,没注意他在这里的自言自语,不然真的要用看神经病的目光投过来的。


  半晌也没有回应。


  叶修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把外套的衣领抓得紧了些,叹口气转身欲走,眼前却突然有个人影慢慢显现了出来。


  不知道你们看过《名侦探柯南》没有,现在叶修眼前就是这么一个小黑模样的人形,看不出是男是女,黑乎乎的一片,就是两只眼睛亮得能跟街灯比肩,仔细看看,那里面的情绪不知是沉痛还是怨愤。


  天地良心,他叶修还没开始在网游里欺压各大公会,没有仇家吧。


  叶修傻愣愣地盯着“小黑人”瞅,就是没把对方瞪出半个字来。


  小黑人朝他伸出了手,叶修下意识地想躲,但感受到这人似乎对自己没有恶意,便也没动,任由两只黑乎乎的手抓住了他外套的领子拢了拢,又去把拉链拉上,只是因为情绪激动用力过猛,差点没把叶修勒死。小黑人眼睛里像是在说抱歉,又赶紧往下扯扯拉链,看着叶修冻得通红的脸色,两只手在自己身上摸了摸,最终也没摸出个什么东西来,于是指着他们的头顶上方,示意叶修去看。


  叶修哑言,感情这“黑人”跟了自己一路,就是怕他冻着想来给自己拉个拉链?他无语地抬头,正好看见“兴欣网络会所”几个大字,登时眼睛就亮了起来,像黑夜里被点燃的星火。


  “谢了啊……”


  再回头时,那人已经不见了。


  --


  叶修错了。


  “小黑人”可能就是去上了个厕所,等他开始坐下上网在第十区里开荒的时候又出现了,还是和刚才一样,默默站在他身后看着,虽然叶修不知道“他”是在看自己还是看屏幕,总归这次有了点声响。


  就是不知道“他”总是站着会不会挺累的。


  要不然跟老板娘要个板凳放后面。


  君莫笑在游戏里又是抓兔子又是扛野猪的,那“小黑人”在后面乐得都快背过气去了,叶修隔着耳机竟然能听到“他”低声嘟哝地几句“好可爱”,瞬间脸就黑了。


  人间风雪呼啸,荣耀里却是永远不会变的大好晴天。


  君莫笑从仓库里拿出千机伞的时候,叶修听到“他”无法自控地抽泣,什么情况,叶修疑惑,看到千机伞想起沐秋他也是有些伤感的,只是这个人也知道?



  而且还是一副比自己还伤心的样子。


  叶修勾起唇角笑笑。


  “才五级,放心吧,我会让你尽快升级的。”


  都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话,却让后面那人的呼吸都停滞了几秒。


  “他”好像又去上厕所了。


  --


  打了一晚上的游戏。


  叶修在座椅上伸了个懒腰,看了一眼外面大亮的天,雪后初晴,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啊。


  “小黑人”陪了他一整晚,副本里那会儿“他”笑得都快不能自理了,叶修真怕“他”一口气上不来自己是不是应该打120。时不时从“他”嘴里蹦出的“哎呦跟四大战术大师里唯一的攻坚手玩战术”“找死呢”“哈哈哈哈大神刷副本,需要四个喊666的”这些话,都在夸自己是没错,但是怎么听起来有点嘲讽?


  叶修失笑着摇摇头,跟着陈果去自己的房间——狭窄昏暗的储物间。


  “我只要有床就行。”


  十年前离家出走在外流浪的时候,有张床三个人就能挤一晚,什么苦叶修没吃过,他从来都不在乎这些。


  叶修一撩被子蒙上就睡,陈果见他秒睡笑了笑就关上门出去了。


  叶修确实是很累了,换作正常人在嘉世经历了这些还能够提起精神在网游里玩一晚上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说他是冷静 ,倒不如说是他根本无暇把精力放在这些事情上面。可再怎么样,折腾了一晚上,他也只是一个已经25岁的普通男人而已,会疲劳,会倦怠,会需要休息。


  很多年前他还在网游里的时候,经常和苏沐秋接一些活儿,练级刷怪抢boss,什么没干过,那时候能多挣一些生活费就是一些,睡觉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非常奢侈的活动。毕竟那些需要练级的活儿就是人家客户不愿意牺牲睡眠去彻夜升级才有的。


  秒睡不是什么本领,是习惯。


  半梦半醒之间,叶修觉得有人坐在自己床边。


  那个“小黑人”又来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进来的,但他能感觉到“他”身上带着的低气压更重了。


  叶修本是侧身朝着墙睡,这会儿就想翻过身来看看,结果身子还没等动弹,一个重物突然就压了上来,叶修伸手一摸,是床厚被子。“他”从床头忙活到床尾把叶修裹了个严严实实,生怕漏进一点寒气去,然后“他”在叶修背后坐下,自己也趴了上来。


  叶修感觉自己要被压死了。


  “兄弟,你……”


  管他男的女的,先叫“兄弟”吧。


  “叶修……”


  传出的声音并不是特别真实,叶修听来有一阵失聪般的恍惚,他定定神,却还是无法从这声线分辨出性别。他只是听出了这人话里的难过与悲伤,无穷无尽,像是很多人情绪的杂糅,全都浸在这两个字里了。


  声音各异。叶修从没参与过什么商业活动,自然也不知道跟粉丝见面是什么景象,只是现在听这人一遍遍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好像置身于万众瞩目的会场,他站在高台之上,接受成千上万人的欢呼。


  听到最后,这人的声音已经沙哑,带着浓重的鼻音与哭腔,虽然没有滚烫的液体落在自己脸上,可叶修知道“他”在哭。


  “你这么好,他们怎么能这样对你……”


  “叶修,我心疼你,可你就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


  “抽烟不好,你记得少抽一些;头疼泡点酸枣仁的水喝;外面冷,最近降温,你多穿些,出门外套拉链要拉上……”


  “我知道我碰不到你,可我好想见你,就一面,就一面。”


  叶修沉默着,听着“他”的自言自语,他大概能猜出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灵异故事听过不少,但还是第一次亲身经历。这种感觉有些诡异,但也很奇妙,他本觉得自己经历的一切没什么,人生嘛,起起落落都是常态,可搁在这人身上,怎么就听出了一股沉痛至极的感觉。


  连带着他也有些伤感了。


  “我觉得挺好的,”叶修摸摸鼻子,加了一层被子果然暖和多了,“你不是挺了解我的,既然知道哥的实力,那不管是职业联赛还是网游,我都没问题。”


  你看昨晚上小月月被我欺负得那叫一个惨。


  哦,还有蓝河加上他背后的蓝溪阁,不然再捎上蓝雨,我已经可以看到稀有材料源源不断向我涌来的光明未来了。


  “小黑人”突然就破涕为笑了,自己坐直了身体,平复了一下心情接着说。


  “叶修。”


  “终有一日,你会再次回到属于你的地方。”


  话音落下的时候,叶修也再感受不到“他”的气息,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


  “那当然了,哥是谁。”

       

  神明坠落之地,荣耀重启。


  他一步步登上荣耀巅峰的时候,从37连胜到第十赛季夺冠,叶修第一次站在聚光灯下接受众人的欢呼,一声高过一声,为这个人的名字重加王冕。


  叶修望向台下那黑压压的密集人群时,突然又想起一年前他离开嘉世的那天,那个跟了他一路的有些矫情的“小黑人”,那人的容貌与声音突然与现在眼前的景象重合了。


  他眨眨眼睛,温和的笑容里却还是带着那么一丝嘲讽。


  “我回来了。”


  尖叫声几乎冲破会场的顶棚,印着巨大荣耀标志的旗帜在空中飞扬。


     “终有一日,你会再次回到属于你的地方。”

    

        那个时候,我们将高举王旗,为你的归来欢呼。


  他从不曾孤身一人,他的千军万马就在这里,就在此刻。


  


  


  

       ---

  你,是那千万分之一么?


  

       *本来是想写个穿越梗,让其他谁穿到那天晚上去给老叶暖暖手,拉个拉链,加床被子再哄哄他(什么鬼),尽管知道他大概不需要,可我还是控制不住想这么做。

       *我真想亲口、当面告诉他,他有多么好,我有多么喜欢他。嘉世不要你,多少人排着队想留住你,嘉世那叫有眼无珠目光短浅!一群zz!

       *睡了一晚起来又把动画刷了一遍,忍不住来犯矫情,反正我就是那千万分之一了,我不管我就是他的吹,我要把他吹上天!



        ----

       *我控制不住我产粮欲望的手,可我的手速跟不上大脑里的脑洞啊!

       *我觉得我截的图以后都能配文字使用了,图文并茂(思考……)

评论(13)
热度(207)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