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与你为伍(02)

*上篇戳 @梓色的羽 
*第一次写黑道paro,细节上别纠结太多啦
*梓羽把阴谋论甩给了我,所以我决定甩回去(车呢!)

*请时刻谨记,我们这个联文其实是开车接龙,什么时候把车开完什么时候完结……(望天)


嘉世作为这条道上的领袖,跟其他各个帮派都是有所交流的,而叶修作为老大的左右手,自然少不了出席那种欲望横流的盛大宴会,只是他这人喜欢玩神秘,也就是帮派的头能得见他的真容。

他认识王杰希是在五年前的一次年度酒会上,叶修被他发现了一个秘密——不胜酒力。道上的人不会喝酒其实非常嘲讽,想想这个圈子里哪个人不是千杯不醉的酒量?就是姑娘家那也是一个顶俩的豪放气派。

酒里总是包含着很多东西,故而不会喝酒,还是搁在叶修这个号称“斗神”的人身上,几乎成为一个致命的弱点。

当他与人推杯换盏了几次之后,眼前就开始模糊了,巨大吊灯打下来的光明亮到刺眼,流光溢彩中尽是些达官显贵的谈笑声,他们高谈阔论,手掌一摊,仿佛就是整个世界在握。

嘈杂的人声,肮脏的交易,全都混在一杯杯的昂贵液体中流进了胃里,叶修恶心得想吐,可多年锻炼出来的伪装能力还是让他不动声色地从人群中退出,跑到洗手间把胃里的翻江倒海给解决。

哗啦啦的水声停止的瞬间,叶修察觉到身后有人,呼吸隐藏得非常好,又是何时走到他身后?没有杀气,但叶修知道在这种地方,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出拳,试图抢得先机,可酒精对他的影响确实太大,麻痹了四肢的神经后,这一拳冲出去就跟小孩子打架一般没什么威慑力。

所以对面那人轻而易举地就抵住了他的拳头,眼睛里藏着一丝笑意,不可捕捉,明暗不定。

“叶修前辈?”

这人的声音好听,叶修瞬间就把这声音与大脑中对其他帮派的人做了比对,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是个新人。

“别紧张,我是王杰希,新上任的微草首领。”

那人根本没有用力,轻轻安抚着让叶修把拳头放下了,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块方巾递过来,偏着头有些好笑地看着他说:“原来传说中的斗神如此不胜酒力。”

叶修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冷笑。

那后来发生了什么他的记忆非常模糊,但他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有那么一瞬间,他对王杰希动了杀意。

黑道可不是什么玩过家家的地方,这里永远没有朋友,没有信任,你唯一能相信的,就是共同利益。

而他和王杰希,没有。

——

叶修到现在也想不明白王杰希到底为什么会喜欢他。

所以也无法理解王杰希现在的行为。

“你帮我?”

“对,我帮你。”

“呵呵,帮我这个‘叛徒’对微草百害无利,你又想得到什么?”

“我说过了,”王杰希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他很坦然,不如说胜券在握,这模样让叶修讨厌,“用你自己交换。”

“王杰希,”叶修的声音冷得如这寒冬腊月里飘落的白雪,冻结在布满脏污的墙壁上,“我对你没感觉。”

他不会对这个圈子里的任何人有感觉,喜欢他的人也好,厌恶他的人也罢,有感情,就会有弱点。

“可你不得不答应,”王杰希的目光落在叶修中枪的右肩,那里的外套破了一个小洞,黑色的纹路被血染红,不断地渗透到四周,可以想见伤势之重,“要么死,要么跟我走。”

子弹直接击穿了他的血肉,那些人真的想要他的命。

王杰希压低了身子,指指外面的街道,示意叶修侧耳去听,车辆在大地上疾驰而过,再用不了多久的时间,这片区域就会被嘉世封锁,他插翅难逃。

“你或许不在乎自己的死活,那苏沐橙呢?”

叶修的身体猛然颤抖。

他的声音越来越微弱,也无法保持淡然的稳定,就这两句话的功夫,雪已落满了他双肩。

“呼……”叶修抬起眼皮看这个男人,看他波澜不惊的模样,笑得有些嘲讽,“你别后悔。”

王杰希在微草里是出了名的不苟言笑,倒不是说冷漠,只是理智与严肃在他的性格里大概占了百分之八十,而他现在竟然对着叶修展开笑容。不是客套,不是伪装,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喜悦带来的弧度,衬着白雪与窄巷口钻进来的那一点光亮,竟然温柔得不可思议。

叶修发呆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再度凑了过来,他大胆地揽过叶修的脊背,用力地扣住他的后脑不让他逃走,滚烫的唇又覆了上来。叶修本能的要挣扎,却被王杰希牢牢禁锢住,肩膀的伤稍微动一下就疼得撕心裂肺,那一声痛呼消弭在亲吻中。

“王……唔!我……我没答应这个……恩!”

阴暗潮湿又肮脏的窄巷里,叶修无法高声训斥,即使王杰希放过了他被吻到红肿的唇瓣,热烈又急切的吻游弋在被迫抬起的脖颈与喉结,他含着愤怒与不甘的呜咽都成为这人行动的催化剂。

带着粗糙凸起的舌面在常年不见阳光从而比男人白皙一些的皮肤上划过,王杰希的动作有些粗鲁,他抓着叶修的头发让他后仰,却又非常细心地用手背垫在他脑后。叶修只有一只手能抬起,便使出全身的力气去推王杰希的身体,他左右晃着头,却还是无法逃过男人肆虐的唇舌。

推他的手慢慢没了力气,变成抓,变成掐,血污混着雪水在王杰希得体的西装上抹出一道道痕迹,这无声的抗议,却也还是阻止不了王杰希扯开叶修衬衣扣子的动作。

“不……王杰希!别……呜!”

无人可信的世界里,叶修绝不会让谁如此亲密地触碰他,以王杰希的实力若是想杀他,现在这种情况只需要动动手指。叶修打从心底抗拒这种触摸,嘉世对他的背叛已成定局,陶轩对他的不满他明白,却没想到他如此着急的想除掉自己。

他失去了嘉世,成了叛徒,他无家可归,无处可去,那么偶然或者刻意出现在这里的王杰希,他应该相信么?

不,绝无可能!

“你他妈给我放手!”

王杰希的手情色地抚摸过叶修的胸前,滑到了裤裆处,叶修忍无可忍,低吼着踹向他的小腿。

王杰希侧身一闪扣住他的脚腕,动作快得不可思议,叶修下一句脏话还没出口,就被这人抱了满怀。

叶修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王杰希紧紧搂着他,力道大得让叶修觉得他想揉碎他。然后在一片死寂中,他听到了熟悉的声音。

子弹上膛。

——

*还是没把车开起来,这剧情越跑越多……_(:з」∠)_
*来啊梓羽,互相伤害啊!

评论(9)
热度(90)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