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05-

要说刘小别他们三个对叶修有多少怀疑,对于这个陌生男人大言不惭地说要保护他们队长的言语表示不屑一顾,毕竟即使王杰希的恋人叶秋那尊大神在这里,也不会轻易说出这种话来。

他们微草的队长,王杰希,号称“魔术师”的男人,当年初入战队时就凭借着天马行空的打法与绝世罕见的异能一举成名,不知道有多少大神栽倒在他的魔术师打法下。在战场上说“我在,你不会受伤”?这是得多有自信到自满才能说出的狂妄话语?

但如果是那位叶秋大神,倒也真有可能说出口。

可眼前这位自称从未来来的男人嘛……

靠,他还真能做到!

刘小别忍不住在心里爆了一遍又一遍的粗口,没办法,他实在是太震惊了。十分钟以前他还在暗自腹诽叶修的自大,十分钟后的现在,他直接就给这位高手跪了。

丧失者将他们团团围住,叶修丝毫不见慌乱,不仅如此,还颇为豪气地挥伞,开火,转身的同时把王杰希护在身后。别说攻击了,就是那些黑血也没有一滴能溅在王杰希身上。

若说刚才他们初见时的叶修是一把锋利的剑,那现在,他就是彻底挣脱了束缚的矛。慵懒、漫不经心全都一扫而光,剩下的只有强势,霸道与敌意满溢的攻击性,没有敌人能在这样的他面前存活,也没有谁能碰到他身后一步处的王杰希。

王杰希的确愣了一阵子,这么多年过来,从没有一个人如此维护于他,父母双亡后他就独自生活,独自打理着一切。磨练了一身满点的生活技能后,他遇到了叶秋,两人相处时,斗嘴打架总是多于温馨的二人世界,他们彼此信任着对方的能力,他们并肩作战时可以非常放心的将后背交给对方。

叶修使用战矛战斗时的身姿令他恍惚,飞扬的黑发对面,当是那个名叫叶秋的嘲讽脸,可他侧身时匆匆的一眼,又令王杰希清醒——他不是叶秋。

是他的话,不会露出如此隐忍又不安的神情;是他的话,不会表现如此强势全力护他;是他的话,他只会说一句“呦王大眼,别拖我后腿啊”。

王杰希猛然挣脱叶修抓着他小臂的手,防风的斗篷帽子脱落,接着他全身都被光环围绕,而在他抬起的右手掌心,静静凝聚着一个绿色的光团。

“不劳烦照顾了。”

他毫无情绪地说着,光团越来越大,隐约能看到那里面包裹着无数星辰在没有轨迹的滑行。王杰希看也没看叶修一眼,兀自与他分开一定的距离,靠得刘小别三人近了些,同一时间,掌心绿色的光团骤然释放!

“苍翠”欲滴,春回大地。

那道绿光如一道坚实的屏障展开,所过之处净化万物,那些原本已经枯死的木藤枝干突然有了活力,蜿蜒回旋着缠住张牙舞爪的丧失者,将他们拖入地底,化作泥土的养料。

但王杰希的异能“苍翠”还是有范围的限制,一小部分不在攻击范围内的丧失者躲过一劫,他们惧怕着王杰希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威压,本能地想要后退。但被陨石辐射影响而产生负向变异的嗜血思维还是操纵了他们的行动,锁定了看起来偏弱一些的柳非几人发起了突袭。

“当我好欺负嘛?”

柳非可不是什么好招惹的脾气,手腕一翻,黑洞洞的枪口就对准了丧失者的心脏,例无虚发。

“队长剩下的交给我!”

刘小别想要快速解决战斗,脚刚刚踏出去一步,就有人抢了先,是叶修。他似乎比他们几个还要着急,风起、水拢、雷动,招招致命。

一人战斗,竟锋芒毕露,无可阻挡。

“他这人……”

或许是叶修所展示出的力量与面相太过不符,刘小别看得出神,丝毫没留意危机的逼近。由于他刚才往外走了几步,离开了许斌的防御壁范围,成为了丧失者偷袭的目标。

丧失者也曾是人类,只是陨石降临后受了辐射却没能成功的觉醒异能,他们虽然失去清醒的神智,但身体中还残留着一些属于人类的对敌策略,再加上丧失后敏捷的行动力与强劲的攻击力,谁也不敢小觑那锋利的一爪。刘小别感受到脑后的寒气,侧身的同时“追魂”剑一挡,发出清亮的一声脆响。

“小别,小心右侧!”

王杰希高声警示他的同时,身体已经爆发出最快的速度,灭绝星辰伸出去拦住了那只刺向刘小别腰侧的利爪,巧劲一弹就把丧失者与刘小别分开。可这个丧失者明显比其他敌人的能力高上一些,他没被完全弹飞,而是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起来,脚下的影子突然实体化,变成无数漆黑的触手朝王杰希攻来!

竟然是有异能保留的丧失者!

来者不善,王杰希左手一推把刘小别送走,自己大义凛然地主动迎上攻击,莹绿色的光点围绕着扫帚飞行。他眯了眯眼睛,面前突然一道劲风拂过,扬起大片的尘土与细沙,叶修到了。

他攻击的速度非常快,完全不给王杰希拒绝和反应的时间,可他不喜欢看到这样的叶修——暴躁、不安又带着些隐忍的愠怒。

叶修手中一柄战矛如流星掠空般撕裂空气,那些来势汹汹的触手均被斩落在地,挣扎了几下想愈合却被一道神奇的白光阻止,最终化作一滩灰白的尘土。三色光芒彼此纠缠着环绕在战矛身上,叶修后撤一步,再看时原地只留下一道残影,战矛已深深刺入丧失者的心脏,溅出的黑血喷洒在他身后的岩石上,发出腐蚀的嘶嘶声音。

柳非崩掉最后一个敌人的时候,重新给枪上好子弹,看向王杰希和叶修这边。她和许斌刘小别面面相觑,不知道现在该说些什么,本来王杰希应该是这次剿灭的主力,可战斗结束了,输出最高的人似乎是那个叫叶修的陌生男人。

毕竟是刺刀见红的战斗,他们几人多多少少都受了些轻伤,手背上擦破的皮或是腿上划破的血肉,只有王杰希,别说伤口了,衣服上大概连尘土都没有沾上。

同样没有受伤的,还有叶修。

看起来他似乎完美的完成了开战前的诺言,可被保护的那个并不为此感到欣喜,沉着脸色就走到刘小别几人身边,给他们检查伤口。丧失者身上都带着多多少少的病毒,被他们抓伤如果不尽快处理很有可能会感染,最坏的结果甚至会变成丧失者的同类。

王杰希的异能“苍翠”也能给伤口简单地做一些处理,超乎寻常的纯粹木元素的力量能够净化污秽。他蹲下身,皱着眉头,自家队员受伤的时候他总是会露出这种表情。

“队长,不碍事。”

“裤腿挽上去。”

刘小别暗自叹气,还是乖乖地挽起裤腿,那些绿色的光点像精灵般在伤口处跳跃,缓解了疼痛。

“来来,我也会治疗,专业的!”

叶修的声音又在耳侧响起,王杰希的精神再次出现恍惚,如果不去看他的外貌他真的无法分辨叶修与叶秋的嗓音。他定定神,心中的烦躁感仍然没有褪去,头也不抬地回道:“不必,我……”

“队长,他……还真是挺专业的。”

柳非走过来,把自己受伤的手背展示给他看,那上面没有任何伤口,洁白如玉,女孩子的身上不会留下任何伤疤。再专业的牧师,好比第二区的那个“第一牧师”张新杰,恐怕才能将治愈伤口做到如此完美的程度,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

“你……”

王杰希不得不信任一下这人的能力,叶修眯着眼对他笑笑,蹲下身在伤口处随手一挥,效果同样拔群!

“怎么样,这下信我了?”

叶修像个等待人夸奖的小孩子,摸摸鼻子,饱含热切的目光注视着他,那股暴躁不安的气息似乎平静下来了。

“叶先生,我知道你很强。但你我非亲非故,我并不需要你的保护。”

叶修的笑一下子僵硬在脸上,那抹令王杰希熟悉的沉痛再次浮现在他眼底,只是这次,叶修没让他有机会看很久,低头闷闷地应了一声就率先朝着下山的路走去。

“队长,这人是不是……”柳非心思细腻些,叶修虽然掩饰得很好,但身上总是带着的落寞感觉她还是能察觉到,她抿着嘴唇,试探性的说道,“真的对你有意思啊?”

只有在看着王杰希的时候,那沉如深海的眸子里才会掀起一丝波澜。

王杰希脚下的步子停都没停,用更加冷冽的声音回道:“不管他如何想,我眼里只有叶秋一人。”

只是情深不寿的道理,此时的王杰希还不懂得。

王杰希和叶修发生了小小的不愉快,回程的路上车内的气氛就显得僵硬许多,叶修学起了来时的柳非跑到车顶上坐着,迎着扑面而来的风沙,眼睛却眨也不眨地看着无穷无尽的远方。

天色渐晚,但这已经比他们预想中返程的时间早了许多,叶修的加入,让战斗的时间大大缩短。王杰希望着窗外快速划过的衰败景色,打开车顶的天窗,快速一钻来到了叶修的身边,沉默着坐下。

王杰希这才发现,风沙虽大,但没有任何沙粒能碰到叶修,全都被一道无形的屏障给分隔开来。而他坐下的时候,也明显感受到了这股力量的保护,两人才不至于被尘土掩盖。

“你我曾经认识?”

“呵,我说熟得不行,你会信吗?”

“熟到何种程度?”

“你想不到的程度。”

好了,话题又被堵死了。

“你的真名。”

王杰希沉默半晌,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是肯定。

叶修有些好笑地看着他,他的瞳孔是深邃的黑色,认真起来的时候,却又好像掩藏着万千星辰在闪耀。那里面清晰地映出王杰希此时的模样,竟让他觉得有些心虚,这个问题过于幼稚吗?

“我说过了,我叫叶修。”

我说过两次。

第一次你说完就把我忘了,第二次,你不信我。



*王杰希其实已经怀疑叶修的身份了,但受到某种限制,他无法认出叶修,他的情况跟其他人不同,叶修并不能将未来事情的记忆给他(后面我会再解释)
*可能会有人觉得这样处处维护王杰希的叶修不正常,事实也的确如此。想象一下如果你无数次的时间回溯去拯救自己爱的人却无数次失败,那么如果自己在他身边,必将倾尽全力护他,不损分毫。

评论(5)
热度(95)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