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哨向】微草夫人就职记

#整体跟题目没多少关系,瞎起的,就这么任性,报复某人

#我要挂她! @向南初   我在勤勤恳恳的给她写点文的时候她竟然回我说不记得自己点了文……我的悲伤辣么大!!!

被挂这位说我把她挂的不帅,所以我来补张图↓



#我查了一些资料,哨向的背景是第一次写,各种设定啥也不懂,如有错误,请指正

   

       全程傻白甜无节操撒糖,慎点!

  

  01

  

  “不想动……你来接我呗?”

  

  “知道了。”

  

  王杰希扣断了电话,平平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但面前那些开会开到一半被一个电话打断的微草高层成员可就不这么淡定了,在柳非这小姑娘的带领下,纷纷满脸揶揄地看着自家头领。

  

  “抱歉,继续开会。”

  

  王杰希拿着文件夹磕磕桌面,沉声道。

  

  “哎呀队长,别这么严肃嘛,跟我们说说,我们微草的夫人什么时候过门?”

  

  最近这柳非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上次那人来的时候给教的,手底下的人动不动就搬出他来调侃自己,偏偏这还真的是他的软肋,一戳就中,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

  

  “明天。”王杰希倒是习惯了,老老实实地回答,他又看看腕表,随手翻了翻文件夹里的资料,继续说,“侦查员汇报说城北那片废墟里发现有个组织在非法召集退役的哨兵,小别,你和柏清带上几个人去看看。我不在的时候遇到突发情况可以自行决定。”

  

  “明白,队长。你尽管放心的去把夫人带回来吧!”

  

  “是啊队长,都已经定下来是咱们微草的人了,老是搁在外头多不放心啊。”

  

  “就是,那么好一棵白菜再让兴欣内部给消化了就麻烦了。”

  

  王杰希的眉角跳了跳,他真的觉得要抽时间好好整治一下微草内部的风气了,这样下去迟早他们会把微草掀了的,在那个人来之后。啪的一声,他合上文件夹,罕见地释放出自己身为队长的威压和气势,对在座的一众人说。

  

  “他不是白菜。还有,以后微草和兴欣就是亲家了,记得友好相处。”

  

  02

  

  出了会议室,王杰希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这些天要他处理的事情多了些,再加上前阵子从战场下来没休息好,前后这么一折腾,饶是他这种一向身强体壮的也有些撑不住。看来必须要把他的向导尽快接回家里了,不然每次不舒服还要千里迢迢跑到隔了一条江的兴欣塔去,光是思念也快将他折磨疯了。

  

  他打开手机,指尖停在打着“亲亲”的备注上许久,刚才在开会事情也没大说清楚,要不要再嘱咐他一下收拾行李?本来以王杰希的性格是不会带着手机进会议室的,但自从上次叶修遇险给他打电话没接,王杰希在心里抽了自己千八百遍,在征得微草成员同意的情况下才将手机随身带着。

  

  毕竟,他这个哨兵和自己向导的情况有些特殊。

  

  一个是超龄后迟迟没有合适的向导,一个是严重超龄迟迟不选择和自己结合的哨兵。

  

  王杰希自身控制力极强,好几次精神都处于失控的崩溃边缘,他竟然凭着意志力硬是挺过来了,若非如此,上头也不会允许他担任微草塔的队长。再加上他的精神体着实太过罕见又难搞,寻遍了各处的塔都难以找到一个能够与他形成情感共鸣的向导,这件事也就搁置了下来。

  

  然而,这世上还有一个比他更为奇葩的人存在,那就是前嘉世塔号称“镇塔之宝”的叶秋,现兴欣塔仍旧是“镇塔之宝”的叶修。男性向导本就是这个世界不可多得的宝物,而他身为向导战斗力竟然比一部分哨兵还要强悍,检测出的精神力量更是令人震惊,他可以完美地解决任何一个哨兵的失控状态,也就是说,他可以与任何哨兵结合。但正因如此,嘉世塔先前一直严加看管着叶秋,然而还是让他在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王杰希。

  

  那是王杰希第一次以微草新任队长的身份拜访嘉世,留宿的那一晚他睡不着,就四处溜达,却正好撞见了偷摸翻墙的叶秋。

  

  两人大眼瞪小眼,叶秋一条腿还在另一侧的墙头,半个身子都伏在高墙上盯着下面的王杰希。

  

  “嘿,这位兄弟也出来夜游啊。”

  

  王杰希不认得他,却能敏锐地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这家伙是个向导,而且还是那种没有和哨兵结合的。这大半夜的跑出来,就不怕被哪个自控力差点的哨兵给办了?

  

  “你好。”

  

  不过他还是点点头,仔细打量着眼前这堵高墙,在本就层层布防的塔内还要建一座高墙保护起来,看来这个想逃跑的向导身份不一般。王杰希心头一颤,他想到了一个人,若说嘉世塔的能被如此对待的向导,除了苏沐橙那个漂亮姑娘,也就是活在传说中的叶秋了。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问名字,耳尖动了动,身体比思维和眼睛更快一步做出了反应,双臂伸出接住了一个从上方掉下来的巨型物体。

  

  身量不算高大的男人横躺在王杰希怀里,近距离地对视下,他好像被王杰希的大小眼吓了一跳,身体僵硬着,两只手还紧紧攥着一盒烟。

  

  “谢谢你啊……我踩滑了。”

  

  “你不是拥有堪比哨兵的战斗力么,叶秋?”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猜的,这下确认了。”

  

  王杰希把他放了下来,叶秋看着个子不算矮,但估计身上没有多少肉,抱起来一点也不沉,看着他脸上因为气恼而泛起的一点红色反而很有趣。

  

  “我叫王杰希,微草队长。”

  

  “哦呀,原来是新任的微草队长啊,今天我不舒服没去会面,别介意哈。”

  

  叶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眉梢一挑,咧开嘴笑了笑,朝他友好地伸出手。

  

  这家伙有没有身为向导的自觉?遇到没有配偶的哨兵不闪也不躲的,还露出这么一副毫无防备的模样。王杰希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握手时刻意胡思乱想让自己的精神紊乱了一些,看叶秋要如何处之。

  

  “哎呦你状态不好啊,刚上战场累着了?”

  

  叶秋倒是没多惊讶,也不见恐慌,淡定地收回手,反而走得距离王杰希更近了一步。扯着他身上草绿色的队服跟自己身上的大红色队服一对比,赞叹两声。

  

  “这颜色太配了,要是哪天咱们一起上战场一定能闪瞎敌人的眼。”他边说边摇摇头,抬眼就看到王杰希被碎发半遮半掩下的那双深邃的眸子,叶秋摸摸鼻子,微凉的五指就贴住了王杰希的额头,“别动,我给你调调。”

  

  长久以来,王杰希找不到合适的向导,实在感到不舒服时就依靠向导素暂时压制,所以他并不能完全体会其他哨兵谈论的那种被自己的向导安抚情绪时的平静与舒畅。叶秋丝毫不避讳他逐渐变得炽热的目光,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刚才那盛满了慵懒和笑意的眸子在这一刻变得深沉又严肃,整个人的气势也上来了。

  

  本就是他故意弄乱了来试探叶秋的,调整起来也没有多费劲,一丝丝暖意从他的额头逐渐传导到四肢百骸,深秋夜晚寒冷的风好像被他们隔绝在外,王杰希从来没有过这种感受。好像这个世界上所有对他哨兵特殊的体质有伤害的东西都被叶秋的疏导给分离了,不同于他自己产生的屏障,叶秋带给他的是更为纯净的世界。于是那一点紊乱的精神也很快趋于平静,再翻不起一丁点的涟漪。

  

  “好了,是不是舒服很多?”

  

  “谢谢。”王杰希捂着叶秋拿开手指的额头,他竟然有些留恋这个人的触碰,于是在道谢的同时又深深地看了叶秋几眼。

  

  “听说你一直都没有合适的向导,是不是真的啊?”

  

  “恩。”

  

  “所以对我很有兴趣了?”

  

  这人看起来吊儿郎当好像很好骗的样子,却早就把他那点心思看穿了一般,王杰希本就没打算遮遮掩掩,这会儿被对方说破了倒也没觉得多困窘,索性就干脆承认了。

  

  “是。”他拉住叶秋细细的腕子,眼中恍如对方身上的队服一样燃起了火焰,“你愿意么?”

  

  03

  

  “叶修,叶修,起来了。”

  

  苏沐橙扯了半天的被子都不见被窝里的人翻个身,只好放弃地收回手,气鼓鼓地坐在床沿说:“你男人来接你啦。”

  

  “什么?”

  

  叶修一下子掀了被子坐起来,顶着一头糟乱的头发,印满了绿草地的睡衣扣子还开了两颗,大片光//裸的肌肤就这样展现在人前。苏沐橙从小和他一起长大彼此熟识,倒也见怪不怪没什么感觉,但对于确认了关系很久还没有滚过床单的某位男士来讲就不一样了。

  

  王杰希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满床找裤子的叶修。

  

  作为一个自控力良好的哨兵,王杰希自认在意志力上高人一等,但也必须承认,在看到只穿了一条内//裤和一件基本已经塌到小臂的睡衣的叶修之后,他很没出息的石更了。

  

  “看吧,让你懒。”

  

  叶修涨红了脸,怒视着进来不锁门的苏沐橙,苏沐橙摆摆手表示这锅她不背,王杰希和叶修那档子事整个联盟都知道,他来兴欣塔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叶修房门的钥匙他都有,谁也不能拦着哨兵见自家向导不是?她笑嘻嘻地出门去,把呆愣中的王杰希往叶修的床上一推,很贴心的关门。

  

  “咳,快穿衣服,别冻着。”

  

  王杰希把扔在椅子上的裤子递给叶修,又把他摁回被窝里,也顺道借着被子里的温度给自己暖了暖手。

  

  “怎么今天就来了,不是说后天?”

  

  “想你了。”

  

  这大清早的放糖衣炮弹炸自己呢?叶修翻了个白眼,显然对王杰希如此直白的表达方式并不感冒。

  

  “把你自己放在这里,我总是不放心。”

  

  “怎么,你还怕我跟人跑了?”

  

  “那倒不是,怕你不长心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你当我傻的啊,不就嘉世那一次……”

  

  叶修脱口而出,却突然不往下说了,王杰希的脸色也很难看,那不是什么很好的回忆,两人也一直很有默契的绝口不提。

  

  “一次就够了,叶修。”王杰希长臂一展就把上衣套了一半的叶修搂了个满怀,微长的头发在他细长的脖颈处磨蹭着,他身上尚未完全消散的寒气与说话时喷出的灼热激得叶修浑身一颤,“别让我经历第二次。”

  

  “……放心放心,不会让你守寡的,哥好好疼你。”

  

  半晌,叶修沉满了哀伤的眸子里才逐渐恢复清明,他任由王杰希搂得越来越紧,有些艰难地伸出一只手去拍了拍他的后背,偏着头照着脸吧唧就是一口。

  

  王杰希笑起来,抓着叶修的肩膀正对着他,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鼻尖碰在一起蹭了蹭。

  

  “谁疼谁还不一定呢,回微草就办了你。”

  

  “王大眼我警告你别耍流氓啊,不然我分分钟反悔……唔!”

  

  叶修随着说话嘴巴一开一合的,王杰希一双眼睛的目光全都被吸引了过去,视线慢慢下移,等到他回神时自己已经牢牢抓住了那两片大清早就喋喋不休耍嘴皮子的唇瓣。

  

  王杰希伸出舌尖舔舐着那里的干燥,没一会儿就把有些缺水发白的嘴唇弄得湿漉漉的,他稍一垂眸,盯着那里泛起的红色,从喉咙里传出一声轻笑。

  

  “现在反悔来不及了,微草夫人。”

  

  04

  

  据兴欣众人的描述,他们前任队长叶修似乎是被王杰希那厮打包带走的,期间一直混杂着叶修大骂王杰希“混蛋”“流氓”“我要留在兴欣”等诸如此了的话语,王杰希皆是一笑置之。

  

  “我认真的,你想好了没有,到了微草打算白吃白喝?”

  

  “我负责调整你们一个团的精神这还不够?你压榨农民工呢!”

  

  “这不行,”王杰希二话不说把人抱了过来,一根根揉捏着他的手指,“你是我的向导,只能给我调整精神。”

  

  “你给联盟的单身狗一条活路吧。”

  

  “他们有向导素。”

  

  “算你狠。”叶修打开他的手,坐直了身体,低着头想了一会才道,“你们微草缺不缺那种坐着不动还管饭的职位?”

  

  “没有。”

  

  “我不管,我累了这么多年,你得养我。”

  

  王杰希凑过去亲亲他的额头,这回竟然答应得十分爽快。

  

  “养你。这辈子剩下的时间,都用来养你。”

  

  05

  

  “热烈欢迎微草夫人过门!”

  

  砰砰砰,一声接一声的礼花弹炸开,叶修站在微草的塔门前,犹豫了半天才决定踏上那通向大厅的长长的红地毯。

  

  王杰希也被这阵势吓了一跳,最关键的是,他不是布置刘小别和袁柏清出去执行任务了么?这么快回来了?二人对着王杰希笑笑,心道队长勤勤恳恳了这么些年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向导带回来了,他们怎么能缺席这种世纪性的场合。

  

  “大家好大家好啊,以后都自己人,微草夫人这种称呼就免了吧。”

  

  “礼不可废。”

  

  王杰希满脸严肃。

  

  “王大眼你上次没和我说就扔了我的烟怎么没跟我讲礼?”

  

  “你是我的,不用讲礼。”

  

  “没救了,单挑吧。”

  

  “你确定?”

  

  “来啊,联盟史上最强精神力的向导,我分分钟控制你脱//光了绕微草跑三圈!”

  

  06

  

  叶修,这位前半生都可以用“传奇”二字来形容的向导,正在微草展开他后半生撒泼胡闹无人敢管的日子。

  

  原来在嘉世有吴雪峰等人看着,后来在兴欣又是陈果苏沐橙齐上阵,到了微草他终于发现了最大的好处,那就是根本没人敢动他,唯一一个能制住他的哨兵——王杰希——作为微草的队长天天忙得跟个陀螺似的,哪有功夫跟他胡闹。

  

  不过他也就是在塔里四处搞搞破坏,欺负一下单纯可爱的新人,再随便跟他们过两招展示一下自己身为前辈的威严,然后被匆忙赶来的王杰希拎着后衣领带回房间。

  

  “你就不能老实点?”

  

  “我没事做啊,最近又没有什么战斗,我这把老骨头都要闲出毛病来了。”

  

  “哦?想活动?”

  

  王杰希上挑的尾音让叶修顿感危险,撒丫子就往门外跑,可怜他的手指还没有碰到门把手,就被一股力道抓住了裤腰带,连拖带拽地被扔到了床上。

  

  男人高大的身形从上方压下来,宽厚的手掌抚过叶修的侧脸一路滑到他的发旋处,王杰希一手将他的碎发全部撩起,一手捏着他的下颚迎合自己的亲吻。

  

  “我来告诉你,你在微草只有一件本职工作要做。”

  

  “那就是……”

  

  王杰希有些粗//暴地扯开叶修的衬衣,他低头咬住叶修锁骨上那一点软肉,比以往低沉了一倍的嗓音冲击着身下人的精神。

  

  “与我结合。”

  

  #结合过程自行想象吧,我决定好好上岸,不开车。

      #好吧,其实下面这个才是帅气又可爱(不)的初歌↓



评论(20)
热度(278)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