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梧桐-第四回-

@冰晶幽樱_就不更新_乐爷杰西卡我爱你们啊!
有存稿!先满足你!

孟姬站在粗壮树干的枝头,借着宽大的叶片遮掩自己的身形,她睁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美目,神色淡然地看着那一行人的马车渐行渐远。

可是那个男人的模样,纵然被风雪遮蔽到一点看不到了,她也能在脑海中清晰地描摹出五官。

周泽楷。

孟姬的五指微微屈起,稍尖的指甲陷入了干硬粗糙的树干中,她终于恋恋不舍地收回自己远望的目光,有些艰涩地眨眨眼睛,以不符合年龄的成熟低沉嗓音发号施令。

“撤。”

不能动摇,即使是那个人也……不能动摇。

日已西沉,呼啸了一天的风雪仿佛也失去了力气归于沉寂,艳丽的飞霞从西边地平线上延伸平铺过来,携着太阳最后的热量覆盖在这队仍然在匆忙赶路的人马身上。宽广的平原一望无际,零星的分布着几户人家,却都大门紧闭,从山中归来的猎户也是脚步匆匆,背上的兽皮在雪地上印下血滴的形状。

刘小别在一汪湖泊旁停下,皱着眉打量四周,原野千里尽是白雪茫茫,也只有这里尚还有几颗青松顽强地伫立着,像经年不倒的驿站沉默看着过往的商旅。他们跑得再快,今晚也是不可能赶到大城镇落脚了,风餐露宿对于他们这些走江湖的武人来说也是家常便饭,只是现在……

王杰希掀开车帘下来,还没站稳身后就扑上来一个大型物体,阿修推了他一下借力,自己反而是稳稳当当地站在了地上。他拍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尘土,咧嘴对着看过来的王杰希嘿嘿一笑。

“现在安全了吧,能放我走了?”

“哎呦我这暴脾气,老叶你良心呢?良心呢?我们刚刚从一群穷凶极恶的家伙手中救了你,想想我剑圣身价上万金币,跑来这个深山老林里接你你连句谢谢都不说还想着走?”

阿修在黄少天凑过来的时候就眼疾手快地捂上了耳朵,连退几步到王杰希身后。

“他想走,让他走。”

韩文清满脸黑气的下了马,把缰绳往松柏上一栓,撂下这句话就去捡拾埋在雪里的树枝。

周泽楷把马匹安置好也走了过来,非常诚恳地对叶修说:“危险,迷路。”

嘉世府地大物博,所处的地域更是有天府之称,可他们现在的位置恰好是南山的阴面,人家稀少,时有猛兽出没。叶秋如今内力虽在,却失去记忆,原先的武功怕是使不出几成,放他一个人离开就跟把鲜肉送到兽类嘴里没什么区别。

“还不是你们害的。”阿修撇撇嘴,他裹着一件雪白的貂皮大氅,半张脸缩进去抽抽鼻子,呼出的气在空中具现成袅袅白雾,“你们真的认识以前的我?”

“嗯,多年的朋友。”

王杰希拉过他到韩文清与张新杰堆起来的火堆旁,燃烧着的火堆不大,也就正好让他们几人围坐一圈暖暖身子。阿修又仔细看了一遍这些身份尊贵的男人,嘴巴瘪了瘪,刚准备开口说话自己的肚子就颇不给面子的叫起来。

“呃……”

喻文州提了一盒精致的桂花糕放到他面前,韩文清则是二话不说就去破冰抓鱼。阿修咽咽口水,一番挣扎之后还是果断拆开了盒子塞了满嘴的桂花糕,甜腻的清香在口腔中蔓延,似乎也能抚平他至今没有安定下来的心境。

“你们都是门派的老大,我和你们做朋友,那我以前也很厉害喽?”

“你还是我们的前辈呢。”

喻文州噙着浅笑,眉眼间全是温柔的笑意,但阿修看着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家伙心眼绝对很多,少招惹为妙。

“哦……那我还真惨。”

“那就好好跟我们回去,自然会帮你治疗失忆。”

“……”阿修突然停止了吃的动作,拍拍手指上的粉末,一只手撑着下巴道,“我为什么要恢复记忆呢?”

“既然我原来是很厉害的人,如今却落到这步田地,那就说明我经历了很糟糕的事情。失忆了,把不开心的都忘掉,不好吗?”

这家伙一路上都是傻愣愣的模样,这会突然正经起来,一瞬间他们仿佛看到了这家伙原来的样子,沉稳冷静却又有些慵懒,其实看得比任何人都透彻。

这种感觉很不好,尤其对于他们这些习惯了高高在上发号施令的领袖人物,看不透一个人对于在江湖上挨着刀口舔血生活的人来说,是超出了掌控的憋闷。

“你们说是我的朋友,可我落难的时候也没有寻求你们的帮助,那是不是说明我并不认同你们又或者……”阿修低头看了看盒子里剩下的几块糕点,“我不需要你们呢。”

这话说得过于直白了,即使失忆也拦不住这家伙嘴巴毒的本性,偏偏句句在理,阿修一副坦然自若的模样,他们竟一时一句反驳的话也找不到。

阿修似乎也意识到自己话说得狠了些,这些人毕竟刚刚从一群恶徒手中救了自己,动动手指头就能把他灭口。他轻咳几声,试图把僵硬沉寂的气氛破开,“我就是说说,反正我也不认识谁了,至少你们给我的感觉不讨厌。”

“别多想,我救你,是因为你还欠我一场决斗。”

韩文清抓鱼回来,用短刀简单剔掉鱼鳞又剖开肚子挖出内脏扔在一边,找了根枯枝穿上后搁在火堆上的木架子上烤起来,一系列动作流畅娴熟,一看就是常常在外走动。他看都不看阿修一眼,撂下这句话就开始专心致志的烤鱼。

“那你们呢?”

一向善于言辞的喻文州好像突然丧失了语言能力,面对阿修的质问,他一时给不出一个准确而有说服力的答案。他只是盯着面前跳跃的火苗,鲜艳的橙红色在微蓝的瞳仁中混杂成一抹暗色,“谁知道呢,总归是不想你死于那些魔道中人之手罢了。”

“我和那边韩帮主差不多,叶秋,你可还欠着我不少决斗呢,失忆了就想全部赖掉,美的你,赶紧恢复了跟我大战三百回合!”

黄少天嗅着烤鱼的香气咽了咽口水,两只眼睛死死盯着韩文清那边,几乎是望眼欲穿。

“决斗。”

轮回殿年轻的殿主周泽楷竟然也给出了相同的答案,阿修拧在一起的眉头更深了,他以前到底干了什么好事招惹了如此多的门派领袖,一个个的竟然都要跟自己决斗。他最后看向身旁一直沉默的王杰希,以满含希冀的目光暗示他,你不会也是为了跟我决斗吧?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把大氅的毛领又往上拉了拉半遮住他被风吹得通红的脸,接着回去研究自己随身携带的草药箱。

“等你恢复记忆,自然就懂了。”

一个准确的回答都没有,阿修不再纠结于问出什么信息,转而和黄少天一样盯着韩文清手中即将出炉的烤鱼。香气扑鼻而来,勾动着他已许久不曾饱餐一顿的味蕾,韩文清瞥了二人一眼,把烤鱼突然向空中一扔,接着便听得黄少天乱叫着使出轻功去接。

“烤鱼放着我来!”

阿修也是饿极了,他猛然站起来,脚掌发力蹬在地面,轻功的速度竟然丝毫不弱于黄少天。二人在半空中相遇,阿修见他伸手去抢,自己也不甘示弱,像孩子打架般去挥开黄少天的手,又从怀中掏出一本古书遮挡他的视线。阿修趁机握住枯枝,哈哈一笑,在半空潇洒地一转身,在被风刮来的一片枯叶上借力缓冲,落在地上。

“好香!”阿修咬下一口烤鱼,“你就看看菜谱解馋吧。”

“我!叶秋你个不要脸的!”

黄少天平稳落地,抓着那本破旧的菜谱一卷扔向阿修的脸,怒骂道。

“踏叶千里。”王杰希看了看身旁没有任何脚印的阿修的位置,又目光灼灼地看着不远处和黄少天打闹抢烤鱼的男人,“虽然没有记忆,但多年的武功也能在无意中使出来么。”

“哼。”

“咳咳!”

“老叶!”

黄少天的惊呼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拉了过去,张新杰和王杰希正好面对着那边,已经在第一时间站起来走过去。阿修吃了两口烤鱼突然脸色惨白,身子晃了晃,他捂着自己的左腰处,上下牙齿碰撞在一起,露出极为痛苦的神色。

“扶他上车。”

黄少天给他拿着烤鱼,阿修则被周泽楷和王杰希一左一右搀扶着上了马车,他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痛苦的呻吟,在柔软的绒毯上放平了身体。张新杰手脚利落的打开药箱,一层层解开阿修的衣袍,只见左腰那里缠着一圈绷带,包扎的手法很笨拙,许是因为刚才他剧烈活动伤口裂开了。

张新杰用剪刀直接剪断了那粗糙的绷带,将被血染透的黏腻布料从皮肤上撕开,很疼,周泽楷小心翼翼地摁着阿修的双肩不让他乱动,两只眼睛却不敢去看他额头不断渗出的涔涔冷汗。

在看到左腰处血肉模糊的伤口之时,纵然是他们这些见惯了厮杀的人,也还是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是利器所伤。”

“你这不是废话啊,管那么多赶紧止血快快快!”

张新杰丝毫不受黄少天的噪音影响,神色淡然的从药箱里摸出止血的药粉和绷带,一边擦去蔓延的血液一边说:“不仅是利器,而且是世间罕见的神兵利器才能造成如此严重久久不愈的伤口。

外层的皮肉有腐烂之势,是至少七天的旧伤,伤口从前腹划到后腰处。出招之人武功不俗,但刀口不齐避开了往深处的要害,可见伤他之人心有犹豫。”

世间罕见的神兵利器。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几把武器都可列在其中,而排除他们手中的,剩下的也不过那么几个猜测。张新杰素有“江湖第一神医”的名头,这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已经止了血重新缠好绷带,只是脸色阴沉了不少。

“可能看出是何种兵器所伤?”

张新杰沉吟半晌,将伤口的形状与各类武器在脑中对照了一边,开口道:“应是矛类。”

矛类!神兵利器!

这两个关键词一出,江湖之大,没有一个人会说不出那把武器的名字,从十年前南山一战之后,那个武器的名字便与叶秋这个名字紧密联系在一起,共同登上了武林至尊的宝座。

战矛,却邪。

叶秋固然是受到了七天舫的追杀,但他绝不会轻易放开自己的武器,这世上竟还有人能用却邪伤他,千古奇闻。

“你还记得是谁造成这道伤口么?”

阿修自己穿好衣服,仍然捂着左腰嘶嘶的抽气,听见喻文州的问题眼神一暗,摇摇头说:“我在悬崖下醒来的时候就有了,什么不记得。”

张新杰拉过他的手腕,搭上脉象,对王杰希说:“王阁主,你摸一下他的脑后有没有淤血之类的鼓包。”

“有,不大。”

“那他失忆的主要原因恐怕是体内混乱的各种余毒。”张新杰拉下阿修的袖子盖住白皙的手腕,“中了不止一种毒,但都被他及时逼出,只是余毒未清混杂在一起,造成了精神上的损伤。”

“七天舫中的六道主中,善使毒的有两人,畜生道毕方,天道苍珏。只是这二人极少现身,关于他们的消息也是少之又少。”喻文州说。

“我带的药草不够,抵达微草阁之后再行配药治疗。”

他们在这边商讨,阿修也没心情去听,在绒毯上缩了缩双腿,挨着周泽楷的腿就睡了过去。他睡得很不安定,梦里见到有很多人手握刀剑向自己刺来,血色的叶片被割裂成好几段,无力垂落在他脚边,然后再度被他身上滴落的血液染成更深的颜色。

山巅的风凄厉呼啸,灌进他的领口摩挲脆弱的皮肤,又肆意扬起他的衣摆,腰间的绑带撕裂空气,在寒光剑影中散开。脑后用来束发的红绸被风解开,一头乌丝便与飘落的雪花纠缠在一起,白得要将他整个人融进身后的落雪山峰中。

“还不松手么?倒真是不负‘江湖第一人’的盛名。”

“交出千机伞与千机谱,你还是嘉世府主。”

他忘记了自己的声音,故而那时回答了什么也记不清楚了,漫天纷飞的白雪衬着阴沉的夜空,明月也在这寒冷的夜晚中隐去,徒留他一人傲然立在山巅崖边,发出一声声冷笑。

江湖之大,哪有那么多事事如意。

他手中的矛,抛出的酒,断了过往。

“我纵浪荡,尔等痴狂。”

老天是公平的,得到什么,必要付出相等的代价。他是叹这世间,千机解不开的,唯有人心。

#本来打算这篇攒上个十章八章的存稿再更新的,不过千粉福利里有妹砸提出来了,我就来放好啦w
#嗯,所以现在存稿只剩一章了,说什么我也不会放了😃

评论(16)
热度(87)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