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梧桐-第三章-

       #前文链接:第一章(做了小幅度的修改)    第二章

  

       嘉世府虽地处中原,背靠南山,却已然接近中原与南疆接壤的位置,丘陵众多,从这里前往微草阁更是要途径不少环山的小路。深冬之时,又下了一场大雪,本就崎岖的山路更显湿滑,马儿长嘶一声,每一个蹄印都溅起一些雪片,在空气中打着旋。

  

  可仿佛老天就是要与这季节过不去似的,挂着白雪的枝头又开始落上飞舞的枫叶,叶片比正常的颜色偏深一些,甚至泛着些血色。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回不作美的怕不是天公,而是敌人了。

  

  惊帆毫无疑问是一匹好马,他似乎也感受到了这漫天枫叶下愈加浓烈的杀气,喘着粗气彻底撒开了四蹄狂奔,带起来的风甚至能将那些落下的枫叶甩在身后。刘小别攥紧了缰绳,一手按在身旁的追魂剑柄上,急速的风将纱帽掀飞,在如此狭窄又险陡的山路上狂奔无疑是一种不要命的举动,但此时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在此与那些家伙缠斗。

  

  可来了便是来了,七天舫既已现身,那么一定会见血。

  

  自王杰希闯荡江湖以来,还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初出茅庐与人厮杀之时,接管微草阁之时,甚至是武林盟上与叶秋单挑那一刻都不如此时来的刺激,不是因为恐惧而颤抖,而是第一次试着用手中的武器保护一个人的兴奋。想想这个“江湖第一高手”也有在自己怀里傻乎乎的睡着被人追杀还要靠他们来保护的一天,王杰希就觉得浑身的血液温度急剧升高,能融化掉千年的冰雪。

  

  神经高度紧绷的状态下,他能听到后面那辆同样在狂奔中的马车发出的响声,刀锋将布帛连着血肉一同割裂的响声,还有周泽楷那百发百中的钢珠混在嘈杂的风声中,如同从自己的耳侧擦过。

  

  车内的空间够大,王杰希猛然侧身后背贴着马车抬高了下巴,他的左手仍然将阿修抱得很紧,宽大的白色大氅盖在他身上,只露出半张苍白的脸蛋,而王杰希右手中的长枪挡在距离阿修脖子五寸的地方,一支箭在撞上长枪的瞬间被他的内力震断。

  

  “阁主!”

  

  刘小别察觉到了车内的响动,有些紧张的喊道。

  

  “不要停。”

  

  跟韩文清说的话一模一样,这条山路恐怕已经被包围了,但如果停下,只会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

  

  在他们之后,黄少天驾车疾驰,看着周泽楷与韩文清二人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群身穿赭色劲装的蒙面人厮杀,握着剑柄的手止不住的兴奋抖动。七天舫,这些家伙总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叫人摸不清行动规律,如今可算是见到了,不过看起来……他眯着眼冷哼一声,一些杂鱼罢了,恐怕正主还藏着没出手呢。

  

  双刀出鞘,刀锋携着寒光从敌人血肉中划过如横穿烈焰熔浆,纵然是第一次和七天舫这群人交手,他们身法轻盈步子诡异,韩文清却也不会后退。他双腿夹紧马腹,孤烟载着他仿佛心有灵犀一般在敌群中穿梭,所过之处竟无人能挡住他的锋芒。

  

  张新杰仍然驾马跟在喻文州二人的马车后面,突然掌中一翻,一道银光挡在背后发出金属碰撞的响声。他面不改色地将内力灌注在手中的银光云纹长棍中,没有回头便一棍顶在身后偷袭那人的要害,整个防御到反击的动作速度极快,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一个医师能有的动作。

  

  只是不管怎么跑,怎么杀,七天舫的人就如影子一般仅仅跟着他们,山路弯弯曲曲眼见着要离开这座山中。而就在他们即将要穿过山口的时候,刘小别不得不紧急刹车,两侧峭壁遮挡的黑暗下,慢慢走出一个人来,站在了早早等在这里的一排赭衣杀手前。

  

  所谓狭路相逢,大抵如此。

  

  那人一身白衣劲装,沾着些雪花的黑发高高束起,冷冽的寒风从山口灌进来,她却如一株青松挺立在原地,按着剑的五指也没有分毫的颤抖。行走江湖的女子不在少数,大多数都喜欢以面纱保持神秘感,她却不同,浑身上下笼罩着的皆是男儿的狠厉与豪迈,看着他们这一众人的眼神无悲无喜,毫无温度。

  

  “阁下缘何拦路在此?”

  

  刘小别知道眼前这人绝非等闲之辈,一个人站在那里这周边的空气就几乎冷到凝结。女子抬眼瞥了他一眼,刘小别忍不住浑身打了个寒噤,但她的目光仅仅在他身上掠过就飘进了马车内。

  

  “来杀一个人。”

  

  “敢问阁下何人?又要杀何人?”

  

  王杰希的声音透过车帘传出来。

  

  “七天舫,地狱道,孟姬。”女子冷声,拇指一推,右手五指已缠上了剑柄,身体前倾,“杀一个早该去地狱的人。”

  

  “嗯……”车内的王杰希再没了声响,怀中的人醒了过来,揉着眼睛辨识王杰希的脸,然后跟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指着他道,“你,你们到底想带我去哪里?”

  

  王杰希只是一双眼睛瞪着他,怎么偏偏这种紧要关头苏醒,怕是周泽楷那小子没舍得下狠手再加上叶秋本身内力的作用,心里思索要不要再给他来一掌劈晕了省事。就在他走神的瞬间,阿修抓住机会掀开帘子就要往外冲,幸亏王杰希反应快展臂将他捞了回来,狠狠地摁在车内。

  

  “听着,现在外面全是要杀你的人,还想活命就老实待着不要动。”

  

  阿修似乎是被王杰希突然暴涨的杀伐之气吓住了,眼睛眨了两下竟然突然乖巧地答应了,乖乖坐在绒毯上不动了。

  

  这家伙原来的脾气叫人摸不清,失忆之后的脾性更是不走寻常路了。

  

  王杰希腹诽了两句,便听到另一辆马车行驶到与他们相同的位置,喻文州清冽的嗓音缓缓流淌出来。

  

  “既是早该死的人,那按照七天舫的规矩,七日之期已过,阁下是想砸了自家的招牌么?”

  

  孟姬丝毫不为所动,淡淡回答道:“招牌这种东西对七天舫而言并无甚紧要,若有必要……”她左手食指与中指并拢,不知何时夹着一片七角血叶,按剑而前一步,“再放一次血叶又如何。”

  

  “哼,废话多说无益。”

  

  韩文清一踢马腹,手持双刀迎了上去,二人四溢的杀气激烈碰撞在一起,刀光剑影中,韩文清却察觉到在擦身而过之时孟姬的目光有一瞬间移向了自己身后,而那个方向准备出手的人,是周泽楷。他轻啧一声,孟姬看向周泽楷的目光虽然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韩文清捕捉到了眼底那一丝轻柔,那根本不是看待敌人的目光。

  

  孟姬出手,其他人自然也不会闲着,从岩壁的两方纷纷跳下来发动攻击。黄少天高喝一声,双脚前后一蹬腾身而起,只见一道幽蓝色的光芒撕裂空气,眨眼的功夫雪地上便多了几具新鲜的尸体。他平稳落地,手中的长剑甩开一排鲜红的血滴,在白雪的掩映下剑身的寒光忽明忽暗。

  

  “可算有我出手的机会了,哎呦这把我憋得,来来来让本剑圣领教一下你们七天舫的本事啊,我倒是要看看你们今天能杀得了这里的谁。”

  

  孟姬无法从韩文清霸道蛮横的拳击中脱身,这个横扫北漠的男人身上所带着的那股子霸气是她未曾领略过的,手中的剑与他的双刀摩擦出的火花迸溅开来,一时无法突破。她眼中的寒霜一刻也未曾退去,稍微格挡一下便急速地后退几步,眼前这仅仅七人却让她率领的七天舫弟子束手无策,只是……本也没想着今天能带走那个人。

  

  “蓝雨山庄,霸图帮,微草阁还有……轮回殿。”孟姬有半秒的迟疑,接着说道,“你们是都要与七天舫作对么?”

  

  喻文州掀开车帘走出来,身上披着的斗篷无风自动,深邃的目光幽幽落在孟姬身上,回答道:“阁下真是说笑了,七天舫本就是江湖魔道,我们一直都是敌对的吧。”

  

  孟姬自认在嘴皮子上是说不过这位名动天下的才子的,不再多言,身形一晃便带着七天舫的人迅速撤走了。

  

  黄少天退回马车上,喻文州也不动声色的将刚才滑落在手心中的烟火令收回袖中,深深地望了一眼孟姬众人离开的方向,轻声叹气。

  

  “庄主,你叹什么气啊?敌人被咱们打跑了还不开心?”

  

  喻文州无奈一笑,摇着头道:“七天舫必然不会善罢甘休,我们还是快些赶到微草阁吧。”

  

  听闻阿修醒了,黄少天撇嘴道:“他可是落得清闲了,这个人情我看他怎么还。”

  

  张新杰与喻文州的马车保持相同的速度,挨近窗口沉声道:“喻庄主可是查出了什么?”

  

  车内的喻文州挑开帘子看了他一眼,也没避讳什么回答说:“早先派人去跟踪胡嘉明,他确是嘉世府的人没错,除此之外,再没查出别的疑点。”

  

  “但是七天舫的人如此快的就追上了我们。”

  

  “是的。”

  

  纵然七天舫也在这附近追查叶秋的下落,如果没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断然不可能如此准确又快速的拦在他们的必经之路上。

  

  “也许是那个客栈里的人。”

  

  喻文州眼底一沉,微微摇头道:“我想应不会是那位老板娘,她……”她也是个聪明人,心里猜到了阿修的身份却闭口不言,当时看叶秋的眼神中的情绪也不是虚假。

  

  “或者,是嘉世府。”

  

  张新杰的话掷地有声,虽然这话非常危险,但他也的确说出了喻文州此时在怀疑的事情。什么叶秋收到七天舫的血叶坠崖失踪,都只是嘉世府的片面之词罢了,在他坠崖失踪这三天里,嘉世府必然不会放松对叶秋的搜寻,他们能找到兴欣客栈,嘉世府自然也能找到。

  

  七天舫下了死亡诏书,叶秋不寻求他们的帮助也就罢了,就连嘉世府的力量也不动用,又或者说是根本动用不了。陶轩的态度也很奇怪,自从南山一战后他亲手把叶秋捧上了嘉世府府主的位置,这几年来跟对待自己亲生孩子似的宠着惯着,叶秋出了这么大的事,按理说他把嘉世府掀了去寻人都有可能,却偏偏冷静得可怕。

  

  “理由?”

  

  “很简单。天下人都盯着的那两样东西,”张新杰似乎听到了前面那辆马车里传来的越来越大的喧闹声,“近在眼前,有些人怕是坐不住了。”

  

  喻文州手一颤,沉默着放下了车帘,张新杰也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他之所以来和喻文州交流,只是因为他知道这个男人能够三两句明白自己的意思。毕竟,他们并称“江湖四大军师”。

  

  “我要下车!”

  

  啧,失忆了还是和以前一样是个麻烦的家伙啊。张新杰勾了勾唇角,开阔大道上迎面而来的风吹散了他极不易察觉的一抹笑意。

  

  [嘉世府]

  

  前任嘉世府府主陶轩如今重新坐上了府主这个位子,房间里的烛火摇曳,映出他阴沉而难看的神色。

  

  “消息属实?”

  

  刘皓微微垂首,答道:“府里的一个账房先生报上来的,那家客栈地处偏僻,搜寻时怕是漏掉了。据他猜测,当时在兴欣客栈出手的那人皮肤白皙与常人不同,的确是南疆那边人的特征。”

  

  “不管他的猜测属实与否,蓝雨山庄会介入倒也在我的预料之中。”陶轩一顿,继续问道,“你方才说七天舫的人去拦截了,可有结果?”

  

  刘皓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支吾了两声继续说:“不仅是蓝雨山庄,霸图帮,轮回殿以及微草阁全都掺和进来了,孟姬无功而返。”

  

  砰——

  

  陶轩重重地捶在桌面,刘皓将头垂得更低,掩藏在的发丝中的目光却是深沉如海。

  

  “一个个的动作倒是够快,看来叶秋与他们的交情匪浅。”

  

  “府主,容属下多言一句。”刘皓试探着开口,“您若是对叶秋尚还抱着旧情,怕……成不了大事。”

  

  房间里的空气瞬间凝固,陶轩的目光扫过刘皓全身,冷笑了一声说:“我需用你来教么?”

  

  “属下不敢。”

  

  陶轩回给他一声冷哼,端起桌上的香茗抿了一口,呼着热气道:“苏沐橙现在何处?”

  

  “说是已经从烟雨楼动身返回,这几日完全没了消息。”

  

  陶轩没说话,静静品着手中的茶,许久才叹着气遣退了刘皓,一个人坐在昏暗的灯下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叶秋啊叶秋,我本不想对你赶尽杀绝,可你……也别把我逼得太过了。

  

  我能将你捧上这个府主的位子,自然也能将你拉下来。

  

  万劫不复。

  

  #设定又完善了一些,大纲开始写了,恩。

      #看了看人设,估计这部的人物关系将……相当复杂。

评论(8)
热度(83)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