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吴叶】经年

00

吴雪峰这个人的脾气很好,在喻文州还没有出道吸引那么多女孩子的时候,他差不多是联盟里“温柔”这个词的代表人物。

他的眸色不是那种纯正浓厚的黑,而是让人看了很舒服也感到柔和的深棕,每天早上总是第一个抵达训练室,里里外外的整理打扫一遍,大家都到的时候他就又开始履行副队长的职责。嘉世初创的时候也并不是什么很有名气的队伍,规模小,楼下还是网吧,大家都是年轻人,凑到一起组建队伍一开始难免摩擦多,这种时候吴雪峰就承担起一种和事佬的角色,他噙着浅笑往吵架的二人中间一站,跟有魔法似的,气氛顿时就缓和下来了。

那个时候四大心脏的名号还没出来,但叶秋的战术高明却是已经叫的很响了,每当有人请教他战术问题之后,他扭头就去戳身边的吴雪峰,嘿嘿一笑,“老吴啊,其实我觉得你才是最有心机的那个。”

吴雪峰听出他话里的揶揄意思,也不恼,停下操作气冲云水的动作笑吟吟地看着他,反问一句,“哦,怎么说?”

“反正我是做不到用微笑就能逼退吵闹的小子的。”

明明自己也还是个刚成年的小子啊。

吴雪峰笑着应了,也不多说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跟在叶秋身后当他的策应,完美的完成副队长的工作,战场上一叶之秋手握却邪王冠加冕,气冲云水还是被人们忽视的那个重要角色,远远的看着,即使不被人们意识到他的功劳,吴雪峰却也不觉得遗憾。

01

嘉世二连冠的时候,这支队伍俨然已经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不过搁在叶秋这里,也就是个冠军奖杯长得很好看然后趁着休息的空档跑去网游里切个小号四处猖狂。

叶秋这个队长,做的也算尽职尽责,实力、战斗素养或者头脑,他们都是有目共睹非常服气的,就是一点导致他总是被陶轩训斥——熬夜打网游。

他们已经是职业战队,为了正式比赛的时候保持良好的状态与精神,作息都规律了不少,只有叶秋,无论被陶轩训过多少次队员们劝阻过强行拖回房间多少回,都没办法完全阻止他这种虚耗自己体能的行为。陶轩也知道他还得供着苏沐橙上学,两个人的吃穿用度都是他一个人在撑着,想着趁空档再在网游里赚点儿小钱,也就渐渐的不去管,只要不影响比赛状态,能赢什么都好说。

所以他们的队长一开始其实并没有多擅长熬夜的这个事实只有一个人知道。

就是半夜去找不在房间的叶秋的吴雪峰。

吴雪峰推门进去的时候,除了挂着的嘉世队服看不到人的存在。待到他走进了才发现叶秋整个人从椅子上滑了下去,半个身子在椅子上瘫着,脑袋歪向一边,真不知道这种姿势还能睡得很香的人到底是怎样的粗神经。吴雪峰在心底叹口气,绕着椅子转了一圈认真的思考该怎么把他的小队长抱起来而不惊醒他。

退出荣耀的界面把一叶之秋的账号卡揣在兜里,吴雪峰宽厚的手掌一只托着叶秋的后颈按在他的左肩上,一只揽过他的腿弯,整个人微微下蹲然后深吸一口气发力站起,结果险些向后仰倒。

这是他第一次抱起叶秋,被他轻到绝对是营养不良的体重吓到了。

平常被外套包着也看不出什么,这么一抱他算是了解叶秋到底有多重了。吴雪峰赶忙稳住身体的平衡,低头看了看顺势靠着自己的胸前依然熟睡的小队长——消瘦的脸颊和淡淡的黑眼圈,那点儿无奈和想要训斥他的念头突然就烟消云散了。

他有些心疼这个年轻的队长。

不管是生活还是经历,或者现在的职业,都把太多的压力放在了他一个人身上。斗神不败的神话,其实只是他不能败。

“恩……”把叶秋搁在他房间的床上的时候,吴雪峰的动作已经极尽轻柔,却还是让睡梦中的少年皱起了眉头,他嘟着嘴哼哼两声,抓着吴雪峰的衣襟就是不撒手,“再来……一盘……”

梦里还想着打荣耀呢,吴雪峰真是服了他了,嗔怪似的刮了一下叶秋的鼻子,就让他这么抓着自己的衣服。看他松开手翻个身,白衬衣撩起一角,裤子也松松垮垮地挂在腰上露出一截稚嫩白皙的皮肤,看得吴雪峰有点想入非非。

02

叶秋后来终于搞明白自己每晚熬夜睡着的时候都是谁把他送回房间的了。

因为吴雪峰不知道第几次把他送回去之后不小心把气冲云水的账号卡也落在了他房间,估计是把一叶之秋掏出来放桌上的时候给顺出来的也忘了拿。叶秋看着桌上叠在一起的两张银色账号卡,突然就起了逗弄的心思。

他不动声色的将气冲云水放回吴雪峰在训练室的座位上,到了夜里,操纵着一个小号欺负完了竞技场的小白把它搁在空积城里,自己靠着椅背假装睡着。果不其然,过了凌晨一点没多久,训练室的门就被推开了,他听到有人走到自己身边,幽幽地叹口气接着动作麻利的关电脑收账号卡最后轻轻一托就来了个公主抱,这速度这手法娴熟得说他专门练过叶秋都信。

可是清醒的状态下感受公主抱还是第一次,叶秋着实高估了自己的心理素质,在身体腾空而起的瞬间就破功睁眼了,两只手本能的环住吴雪峰的脖子,整个人自动贴了上去,只有那声惊呼发了半个音就被吞了回去。

“装不下去了?”

“老吴你先放我下来!”

“小队长你不喜欢?”说着还颠了颠叶秋,整的叶秋贴吴雪峰更紧了。

好吧人家抱着自己就是老大,他可不想被摔下来,叶秋没了气势,兀自翻着白眼闷不吭声,身体却非常诚实的挨着吴雪峰热乎乎的身体。

“你这是纵容我熬夜知道么?”

“那就当我惯着你吧,小队长。”

反正不管你熬夜到几点睡着了,我都会把你抱回房间,给你盖上被子,哄你睡着,不让你着凉。

第二天一早,热气腾腾的早点在睁眼的时候就已经摆在你的床头。

03

世界会变,人也会,就算人不变,荣耀越来越大,圈子里各路高手新生力量汇入,年龄大的老人就要退位让贤了。

吴雪峰自己私底下开了很多气功师的小号在网游里打竞技场,在经历了越来越多的险胜甚至是失败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对于这支三连冠的队伍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了。或者说,是时候找一个新的策应来守望着那位年轻的斗神,好让他的光芒延续下去。

吴雪峰揉揉指关节,苦笑着摇摇头,决定尽早跟叶秋说一下自己的决定,只是没想到他的反应比自己预料中的还平淡。

叶秋看上去没什么表情变化,只有薄唇几乎抿成了一条线,几次吴雪峰想让他正视自己都被他躲开,撑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吴雪峰终于忍不住问他,“想什么呢?”

“想以后就没人把我抱回房间了。”

相处了三年,能让这个除了荣耀和苏沐橙大概什么都不太在意的小队长记住他是每次抱他回房的那个人也算是可以了吧。吴雪峰有些失落,却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只能配合着笑笑,手指理顺叶秋一缕打结的头发,将气冲云水的账号卡留在桌上,人却要离开了。

他这一串动作来的太快,叶秋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不知道离开训练室多久了,他还捏着两张账号卡坐椅子上眨巴眼,手心里全是汗,也不知道紧张个什么劲儿。

他也许错过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叶秋那时候还不知道,对于吴雪峰,他想要的并不是正副队长也不是兄弟之类的关系,那个三年里无微不至照顾着自己生活的人,一叶之秋站立的地方本该也有气冲云水的存在,现在全都变了。

每次看着那个新提拔上来的副队长刘皓在自己面前邀功的时候,叶秋就会走神,会想起一个男人的脸,还有那个不被人注意却绝对是成就了嘉世三连冠功不可没的角色。

吴雪峰。

时间匆匆过去,还有多少人会记得这个名字啊。

叶秋抖抖烟蒂,看着烟灰沉淀在烟灰缸里,又扭头去看窗外的雪景,在玻璃上哈出一口一口的雾气。训练室里没人看他,刚才的战术会议估计也没人会照着做,他就像当年的吴雪峰一样,老了,不适合这个位置了。

“呵。”

04

叶修带着兴欣战胜了嘉世后正式出席了新闻发布会,称得上是把整个荣耀圈搅了个天翻地覆,各大媒体新闻报纸的头条没有一个没印着“我回来了”这几个字的。叶修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没公开露过面这突然啥都公开了挺博人眼球的,职业圈里那些人恨不得天天给他弹99+的消息,只是他没想到竟然把一个销声匿迹了好几年的家伙也给弹了出来。

气冲云水的账号卡早已易主,他自然不会再挂着那四个字的QQ名字,叶修看着备注“老吴”的头像在电脑上闪啊闪的,突然有些不敢点开了。

『莫回首:小队长,还是不肯停下啊。』

他能想象的出来这人说这话的时候的神情,平平淡淡的笑意挂在嘴角,让你觉得很舒服也很放松,话里带着几分无奈,却没有任何阻止的意味。

叶修顿了顿,手指有点僵硬地在键盘上敲了几个字发过去,就匆忙下线,再没去看吴雪峰发了什么过来。

『君莫笑:呵,荣耀是不会腻的。』

05

叶修也没想到第三天一早,就听的包子一声接一声的在楼下喊自己的名字,他拖鞋都没穿好就被冲进来的魏琛给生拉硬拽了出去。

“诶呦你慢点,干嘛啊地震了?”

叶修扶着楼梯的扶手站直了腰朝门口看过去,先是银色的小行李箱,然后是黑色皮鞋西装裤,灰色的风衣搭在手臂上,那人正好跟包荣兴聊了几句也朝自己看过来。

头发短了一些,穿衣服的品味也像个行走商业的企业家,眸子里的光芒黯淡了一些。除此之外,他整个人好像什么都没有变,甚至他看着叶修的眼神,那瞬间翻涌起来的宠溺丝毫都没有掩饰。

“好久不见,小队长。”

06

吴雪峰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上林苑住了下来,魏琛被叶修毫不留情的踢出了房间,为此魏琛跟在吴雪峰后面嚷嚷了三天三夜要和他决斗。

“老魏你要点脸。”叶修拿着一捆账号卡在桌面上敲了敲,“要打我来,二十四职业随你挑,保证你满意。”

魏琛挑挑眉毛,看看大爷似的坐在转椅上的叶修,又瞅瞅站在他身边不发一言微笑着的吴雪峰,算了他单身狗清香自赏不跟这对狗男男计较了,于是忿忿地抄起迎风布阵去竞技场里欺负人。

“可以开竞技场。”

吴雪峰倒是不介意打一场,只是他的号没满级,技能点也不如原来加得好,装备更是一般,但与魏琛也是老相识了,就当交流交流感情。

“你别理他,多大的人了就知道欺负人,等我收拾他。”

吴雪峰也不再说这事,他贸然来这里就是担心叶修,以他那个一旦下定了决心就闷着头往前冲的性子如今独自拉扯一个战队肯定不轻松,什么吃泡面熬夜打游戏的坏毛病肯定又全找回来了。他也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来,叶修欢不欢迎他或许他根本不需要自己等诸如此类的问题他都考虑过,只是到最后在新闻上看到他满脸自信骄傲说出一句“我回来了”的时候,他再也无法思前想后。

想见他。

看他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吴雪峰站在上林苑的时候,才真的有些发慌。

越是得不到的东西,越是忘不掉。

我的小队长,也已经长大了。

07

叶修这么多年锻炼出来的熬夜技能倒是满点了,可架不住精神上的疲劳上涌,某一天晚上还是对着电脑越来越困,手中的资料一甩他就趴在桌子上,眨了眨酸涩的眼睛,想着就眯一下然后再起来。

吴雪峰睡得很不踏实,到了半夜终于忍不住披上外套去找还没有回房的叶修,果不其然的在训练室里发现了趴在桌上打着呼噜的他。有一瞬间他以为自己还在嘉世,随即摇摇头,走过去动作熟练地把叶修抱起来,手上的重量沉了不少,看来这几年他应该吃胖了一些。

不过叶修也不是睡个觉就睡死的少年了,吴雪峰把他抱起来的时候他就有感觉,后背挨到被褥的时候就彻底醒了,睁着眼睛直勾勾地瞪着吴雪峰,偏偏一句话都不说。

“快睡吧。”

给他掖掖被角,吴雪峰打算回去再把凉透了的被窝暖热。

吴雪峰虽然跟叶修一间屋,但一直睡着另一张床,两个人总是被兴欣的人用有色眼镜看着说秀恩爱,事实上他们根本没有任何那种暧昧的关系,至多就是吴雪峰会把睡着的叶修抱回床上听起来有点gaygay的。

叶修在黑暗中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有声音传来的真实却让他不敢确认,他看着吴雪峰转身就要离开,突然感觉回到了他毫不犹豫离开嘉世的那天,一走就是近七年。

来不及想太多,叶修掀开被子跳下床,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蹦到吴雪峰面前,扳着他的双肩脸朝着自己,脑子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竟然直接亲了上去。

他用劲很大,也不知道刹车,昏暗中更是看不清楚对方的嘴巴鼻子具体方位,吴雪峰有点惊讶所以微微张着嘴,叶修这跟饿狼扑食似的撞上来直接就来了个嘴唇与牙齿的亲密接触。他听见叶修忍不住“嘶”的一声倒抽气,刚想把他拉开结果这人固执的死死贴着他,趴在他嘴巴上又啃又咬的,这吻技要是搁姑娘身上非得给人吓跑了。

叶修啃够了,两只手锁着吴雪峰的腰,闷着声说:“别走。”

“你走了……嘉世只有我一个人撑着,他们都不听我的话……”

“我在训练室睡着,半夜就会冻醒。”

吴雪峰这才回过神来,眸光闪烁着,脸色却是有些严肃低沉了下来,他把手伸进叶修的衣服里,大掌在光裸的后背上有些情色的游移了一遍,感受到叶修身体的战栗就停下了动作。

“叶修,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拉住他,吻他,抱着他说那种好像告白求欢的话,他知道自己正在点火吗?点一团已经燃烧了将近十年的火焰,那后果是燎原的。

“恩。”

#我……我实在是复习够了马克思教育学背到吐血,所以把脑子里的梗打了出来,细节上没怎么修(现在脑子里都是马克思恩格斯教育心理……)
#本来就想写个吴叶的短段子结果一打字就刹不住……还有开车的趋势……
#你们要看开车吗?看的话我就写,但是大概要到寒假才能与你们见面了TAT(卒于考试)

评论(17)
热度(170)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