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荣耀之路》(四十七)再次相会『完结』

******我回来了******

“不许挑食。”叶秋沉着一张脸把青菜叨回叶修的饭碗里,用他平日里霸道总裁的气场逼着这个人把菜吃下去才开始扒自己碗里的饭。

天知道他为什么整天忙的要死还要中午跑回来跟他一桌吃饭!

把叶修接回家的第三天的晚上,叶秋想着来给看看混账哥哥有没有醒,虽然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结果刚推开门就看到这人大敞着衣襟在自己身上左看看右看看,真不知道那除了伤疤就是白皙肌肤的身体有什么好看的。

叶秋揉揉发热的鼻子,站在门口咳嗽两声,走到猛然抬头一脸尴尬的兄长面前,给他盖上被子,“刚醒了就想感冒?”

“这种时候弟弟不应该激动地冲过来抱住哥哥泪流满面。”

叶秋抓过旁边的一个枕头甩在叶修脸上,“激动你个鬼!”他抓过通讯器就要把这消息通知父亲,还有那群痴汉,估计明天一早叶修醒了的消息就能传遍整片大陆。

叶修急忙给他摁了,“诶诶,这么晚了别打扰他老人家了。”他好不容易过两天安生日子,这大晚上的要是把老爸惊起来,他就别想好过了。

叶秋睨着他,“行啊,那你先给我解释一下怎么回事,反正今晚不说明天也得告诉爸妈,这几天他们因为你也没怎么休息好。”

怎么几年不见,原来那个任自己欺负的弟弟就消失不见了呢?叶修一边表示痛心,一边简单说了一下苏沐秋的事情,当然,略过了不可描述的场面。

“总之,现在除了曼陀罗的毒性,我没什么问题了!”

“那就是最大的问题。”叶秋揉着额角,“这阵子联盟还在给你研究解药,我把家里藏着的解毒丹药也给你喂了不少,想要彻底根除毒性还是得慢慢来。”

“辛苦了辛苦了。”叶修毫无感激地说,“先别把我醒了的事情告诉他们。”

“你不回联盟了?”

“回,但我有点事情要考虑一下。”

“考虑接受哪一个?”

叶修刚喝的一口水全喷了出来,剧烈咳嗽着震惊地看着叶秋,他自己对那群人的感情都搞不明白,自家弟弟什么时候发现的?

“看什么看,天天围着你转,你昏迷不醒的时候他们扔了任务就知道守着你,全人类都知道他们对你有意思,别告诉我你迟钝到这都感觉不出来。”叶秋很是嫌弃地打量着叶修,“我算是明白为什么冯主席每次见到你都得先吃药了。”

叶修直接被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的确是要考虑该怎么面对这群大神事情结束以后的告白追求,但是接受哪一个……就像苏沐秋在梦里跟他说的,他再留恋自己也要回到现实世界里来,他们毕竟已经阴阳相隔。苏沐秋的命运已经停止在了那一年的盛夏,然而叶修的人生还没过一半,他舍不得让叶修来陪。

虽然有很多的不甘心,但是苏沐秋还是让叶修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度过下半辈子,不然他可真的要死不瞑目了。

叶秋突然抬手抹去叶修眼角的泪痕,从桌子上抽了一卷卫生纸扔到床上,“跟他们在一起你开心吗?”

叶修这才注意到自己脸上一直挂着眼泪,估计是梦里舍不掉苏沐秋吧……他拿纸擦干净,用力有点大两只眼角都红肿起来,回答,“还不赖。”

叶秋又盯着他看了好久,两张一模一样的脸放在一起这么对着还真有些诡异的感觉。

“联盟后天要召开一个大会议,所有重点人物都会去,我也答应了邀请,你呢?”

“后天啊……”

“就这么定了,明天你准备一下,这个会议没有你还真不行。”

说完,叶秋拍拍屁股就走了。

叶修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准备一下?准备个鬼啊他刚醒现在外面什么情况他一点儿不清楚,联盟开会叫他做什么?他现在不是战队人员他还想多过几天清闲日子啊!

不过既然醒了,那有些事情确实也该提上台面了,他可还没承认自己老了,在这片大陆上还有的折腾,怎么着也得让君莫笑打出一个跟一叶之秋齐名的称号来。

叶修想着自己在会议上宣布回归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一定多姿多彩很有意思吧,不过还是得先想办法明天应付自家老头儿,挑挑嘴角,翻了个身,捂着胸口那枚吊坠沉沉睡去。而在他睡熟之后,枫叶形状的吊坠上银色的光辉越来越亮,与月光争辉了一会儿,就倏的归于沉寂。

————————————————————

今天这个联盟的会议开的可谓是声势浩大,到场的人从来没这么齐过,为此冯宪君主席还默默在心里捐了一把老泪。他把这阵子处理的琐事决定简单说了一下,剩下的那些大事件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好比关在牢里的刘皓申建方锋然,陶轩这个主谋死了,他们这些帮凶也难逃罪罚。好比曼陀罗的毒性在张新杰与王杰希的共同“治疗”下身体恢复如初的孙翔,天天赖在首城联盟总部不走,遇上个人就问“我是不是很渣”“我是不是该去道歉”,要不是牧师确诊他没疯身体健壮如牛,他们真以为孙翔疯了。好比关于嘉世新城主的问题,关于叶修从南山城带出来的那群草根班子的问题……叶修不来,开多少会都没用。

“咳咳。”冯宪君瞅着最后一张报告纸,印着的那两个大大的黑体字冲击着他的视觉神经,于是他一掌拍在桌上,“下面交给特邀嘉宾!”

然后门就开了。

叶修,不对,叶秋走了进来。光看脸的确会认错,但是一看气质就全暴露了,叶秋往主席的位置那儿一站,突然整个人都塌了下来,两只手往桌上一撑,一脸狡黠地扫视了一圈在座的人,蓝雨的微草的霸图的轮回的百花的雷霆的烟雨的呼啸的还有小邱非关榕飞以及上窜下跳的兴欣。

“各位好久不见啊。”

叶秋眨眨眼睛,一把扯开了打得整整齐齐的领带,长出了一口气的同时,他的气质也彻底伪装不住了。

“哎呦可把我勒的,叶秋这是要谋杀啊。”慵懒细胞蔓延在整个会议室里,每个人投过来的目光都能把他视奸好几遍了他也浑然不觉,自顾自地抓起桌上的资料甩了甩,“我说啊,新嘉世的城主不用商量了,小邱非,对,就是你,我旗子都交给你了怎么还不走马上任。”

被点到的邱非一下子站起来,“我……”

“叫我师傅,就听话。”叶修知道这孩子在犹豫,毕竟这可不是件小事,可他别无选择,“交给你,我才放心。”

“……是。”邱非坐下了。

“老关你多帮着他点。”

“你不用我帮?”

“你可以两边兼顾嘛。”

关榕飞的脸黑了一半。

“剩下的,刘皓他们……”叶修沉声,“回收耀石,放逐吧。”

在嘉世的人们都对他们喊打喊杀的时候,放逐已经是最轻的惩罚了,从今往后他们将没有进入任何一个城域的资格,大陆上流浪,直到生命尽头,再去地狱向被他们害死的无数人们赔罪。

“最后是兴欣…”叶修这边话还没说完,一个巨型生物就跨越了整张会议桌挂在了自己身上,这生物名叫包荣兴,刚才一直被罗辑压着,现在挣脱了就赶紧抱住自家老大不撒手。

“包子你先下来,你太重了。”

“哦,老大你没事吧?”

“回去坐好,我有重要的事要宣布。”

一听是跟兴欣有关的,陈果唐柔等人都竖起了耳朵,屏气凝神,严肃认真。他们临时被邀请到这种大会议上本来就是一肚子的疑问,现在看来是叶修跟联盟做了什么要求。

“我向联盟提交了申请,只要接下来的一年兴欣的赏金任务考核能够过关,就能成为联盟战队的一支。”

原本吧,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叶修身上,看他好不容易醒了气色怎么样啊精神如何啊,结果他这个话一出来,整个会议室死寂了足足有一分钟,陈果的嘴张的能塞下一块巨型耀石。

“诶我说,听到这个消息你们难道不应该欢呼么,怎么都跟这边这群人一样死气沉沉的?”叶修指着一众队长副队长,“你们要知道,他们死气沉沉是因为即将回到战绩上饱受我蹂躏的时代,啧啧,太悲惨了我都不忍心想啊。”

“叶修我靠啊,你说你能不能消停会儿,才刚醒就开始折腾新战队,你们兴欣有公会吗有据点城市吗,一回来就在这儿放嘲讽,你身体好了是不是,好了咱们来pkpkpkpk!!!”

“恩,你说得对,我们兴欣的确是没有公会没有据点,我们成员还没齐呢。”叶修颇为慎重认真的点点头,然后画风一转,“但是兴欣有我啊。”

“还有沐橙,老魏,小唐是我教出来的战法,莫凡哦他不喜欢这种场合今天没来,他可以跟你一战,包子的战斗风格跟大眼儿有一拼,罗辑是数理天才破了南山城的守城阵法,安文逸是从霸气雄图出来的牧师。”这还没完,他接着说,“再说了我们在南山城有酒馆,欢迎大家来喝酒啊!”

“联盟规定第七十九条,战斗者任职期间不得饮酒。”张新杰好心提醒了一句。

“哦,没事,我们南山城没这规矩。”

可是叶神您刚刚宣布了兴欣可能要加入联盟啊!就这样带头无视联盟规定兴欣真的不会成长为一个前途堪忧的队伍吗?!

“兴欣,能成为战队了……”陈果喃喃着,掐了自己一下又一下,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她抓着唐柔的衣服,泪眼婆娑的说着些听不清楚的话,“小唐你再打我一下,我是不是还没睡醒。”

“果果……”唐柔失笑。

“还有啊,今天会议完了都别走,给我把这个签名册签完了给我们老板。”叶修把一个厚厚的精装签名册拍在桌上,挑眉笑道。

苏沐橙比这些人要早知道叶修苏醒并且出席今天会议的事情,所以看着叶修占了主席的位子在那里谈笑风生到处嘲讽,精神和活力都回复的很好她就放心了。她撑着下巴坐在靠窗的座位上,“老板是果果,队长呢?”

齐刷刷的目光又落回自己身上,或者说从他进门的时候就没移开过,叶修偏头,“当然是我,有人有意见么?”

“没有!老大最棒!跟着老大打遍所有战队!”

包子你还是闭嘴吧,现在叶修拉过来的仇恨值基本都在你身上了。

冯宪君坐在角落里完全被忽视了,他沉默着擦着额头的汗,看来今天这个会议是不会平静了,他邀请的是叶家二公子叶秋,到底出了什么状况被掉包成了这个联盟祸害啊。

联盟第二天就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这是人们第二次见到联盟开个发布会如此大阵仗,上一次是讨伐嘉世,这一次,是重建。

邱非的继任仪式将会在三天后嘉世的新主城进行,叶修表示他会出席,群情再一次爆炸。(邱叶番外戳这里)

联盟宣布的最后一件事,就是破格考察兴欣一年,将会根据它的战绩判断能否成为联盟一支正式的战队。叶修任队长,还有苏沐橙,魏琛,其实他们毫不怀疑这支队伍即将创造的成绩,说是一年的时间来考核,不过就是用这一年给兴欣再打打成立战队的基础罢了。

人们看着台上那个男人挂着风轻云淡的慵懒笑容,双眼中熠熠闪光,纵使周围所有的大神光芒加起来都比不过他的一举一动引人注意。那么自信,高昂着头却低垂着眼帘,他是叶修,一段时间前他从王座上轰然坠落,如神坠凡尘沾染污秽,今天他又携着一个新的散人耀石,完美地印证着“荣耀教科书”“全职业精通”的名号,重新站在了这里。

他还要回到联盟中,特别接地气的带着一支草根战队,扬言说要把第十赛季的冠军收入囊中,狂妄到让人哭笑不得。

叶修站了起来,兴欣的人哗啦啦也推开椅子站在他身边,一个个都是难掩的兴奋。

“我回来了。”

跟在这个人身后,兴欣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

会场里有人高呼着他的名字,有人在喊告白的话语,更有人兴奋到冲上台来跟叶修几个人眉飞色舞的说些什么。

太热闹了,所有的阴霾一扫而光,嘉世重建,叶神苏醒,兴欣成立,罪有罚,功有赏。他们爱着的人也爱着这个世界,朝气蓬勃的站在那里,阳光洒在他脸上,一时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

喻文州他们让开了大片的空地留给那些无法控制激动冲上来对着叶修泣不成声的人们,有很多嘉世人,也有很多别的城域仰慕叶神的人。这个人受了那么多的苦,为这片大陆付出了那么多的年华,他天生就应该站在聚光灯下,受万人景仰。

虽然他很不习惯这样的情况,可人们还是把他拥到了中间,他笑容里还带着去不掉的嘲讽欠打,却也温柔得不像话。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回归之后将会把大陆又搅得不得安宁,血雨腥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都能想见大公会会长面对兴欣战绩的不断上涨压了自己一头而泪流满面的去跟自家战队队长哭诉的场景,可是那些都不重要,他们现在只想疯狂地为这人的高调归来欢呼!

喻文州看着满脸醋意的黄少天,黄少天指指跟自己一个表情的周泽楷,周泽楷很无辜地望向王杰希,王杰希摆摆手看着韩文清,韩文清黑着脸对张新杰说:“发布会什么时候结束?”

“已经超时十分五十六秒。”

从叶修醒来回归联盟,他们还没有找到机会好好地跟他谈一谈,现在所有事情都结束了,一切有了新的开始,他们也要认真的思考跟叶修的未来了,也许苏沐秋的出现让他们有一种随时都会被抢走恋人的危机感。

“算了。”喻文州他们完全成了背景布,六个人并排站着,两只眼睛压根就离不开叶修,即使层层人海包围着,他们还是能敏锐地捕捉到那个身影,“他开心就好。”

黄少天也安静了下来,不再嘟嘟哝哝的絮叨,转而痴迷地固执的看着他所爱的人,他能够醒来,能够这样笑着,是上天的恩赐。

世上再没有比他那一句“我回来了”更美好的话语了。

人群中叶修突然回身看着他们所在的方向,就好像早知道他们会守在自己身后一样,他微微眯着眼睛,薄唇抿着,然后上扬。

我爱着你,而你看着我。

从今往后百余年,我们的名字将共载史册,那荣耀殿堂中亘古不变是镀金笔写下的传说。

而我虔诚的合起双手,向青铜的刻痕起誓。

给予你的爱情,不会腐朽。

——————end————————

#新年快乐!!!

评论(18)
热度(260)
  1. 情城er翃鹓_(阿渊 转载了此文字
    意犹未尽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