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荣耀之路》(四十六)梦幻泡影

  ******你得幸福,我才安心******

  

  “听说了吗今天叶神有醒的迹象!”

  

  “什么什么快详细说说?!”

  

  “联盟里传来的绝密消息,张副队诊断的叶神意识有清醒的迹象了!”

  

  “真的吗?!我的天哪叶神快醒吧……我真的好想他回来。”

  

  众人沉默。

  

  只要他能醒过来,就是换个耀石继续满世界开嘲讽又怎么样呢?叶神就是叶神,嘲讽我们也愿意听。

  

  这几天大街上随处都能听到讨论叶神什么时候醒的话题,嘉世百废待兴,城主的人选还没有定下来,就暂时由冯宪君代理,据说已经确认了新的主城,从原来主城搬迁出来的民众也开始接受联盟补贴陆续前往新的居住地。至于叶修,他那天还是没能坚持到最后,君莫笑突然消失不见,整个人就跟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直挺挺地就往后倒。

  

  苏沐橙距离他最近,本想打跨步上去接,身旁突然就好几阵风掠过去,周泽楷接住他的时候,那些个大神也都把他围在了中间。然后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去,无数的人在呼喊他的名字,然而这个人兀自闭着眼睛,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可能这么多年过去,都没有人见过甚至听说过叶修在战场上受伤到昏迷不醒的消息吧,他突然就从最高处坠落下来了,有那么多人接住他,却没人能叫醒他。

  

  后来还有很多麻烦的事情,喻文州他们也消耗很大受了伤需要休养,每天处理完了手头的紧急事务就匆匆忙忙地赶去首城联盟特地给叶修开辟出来的病房看护。明眼人早就看出来他们对叶修的感情不简单,而现在差不多整个大陆都知道他们对叶修有意思了。

  

  冯宪君看在眼里,也只能默默叹气,忧心联盟可能会后继无人的未来,却也觉得只要有叶修在,有这些人在,这片大陆就不会有过不去的坎儿。他不动声色地压下联盟要分发给各个战队的不要紧的任务,自己坐在办公桌前处理那堆成山的文件,揉了揉额角。

  

  也罢,就当是给他们一些时间自由的去做一些事情吧,这次的劫难过后,联盟也要迎来一次换血了。

  

  七天。

  

  整整七天,叶修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身上的血污也被细心的擦干净,细碎的阳光洒在他微长的睫毛上,面色有些红润,却只有靠的极近才能听到他微弱的呼吸。

  

  张新杰每天三遍检查他的身体情况,他怕自己一个不留神,叶修的呼吸就会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停止了。他想起了流离之地异变之前他在兴欣酒馆里随口说的那句话。

  

  [放心吧,在所有事情完成之前我是不会死的。]

  

  那么现在,就是你所有的事情都完成了是么?张新杰垂在身侧的手慢慢攥紧,指节泛白的时候他的手在颤抖,看着那个好像再也不会醒来的人突然有种疯狂的感觉。

  

  他是牧师,他救不了这个人。

  

  第八天清早的时候,有人来接叶修了。

  

  是叶家的人,叶秋仍然穿着笔挺的西装,夹着一个公文包,虽然配上他身后那群黑衣人怎么看也不像是个商人,而是黑社会。一群人直接无视了联盟“杀”进病房,叶弟弟二话不说打横抱起叶修就走,就一个转身的功夫病房门前就给一群人围了个水泄不通。

  

  周泽楷就是一个劲儿的摇头,那眼睛里都能拧出水来了,要是让女粉丝们看见了估计就是倾家荡产也愿意满足他的愿望。黄少天叽叽喳喳的在叶秋耳边不停,喻文州一手拉着他,一边也在询问叶秋打算怎么办。韩文清看了看病房里的张新杰,张新杰冲他摇摇头,表示他也毫无办法。

  

  王杰希没说话,就是两只眼睛黏在叶修身上,撕也撕不开。

  

  “你能有办法?”

  

  叶秋皱着眉摇摇头,“回家看看,他这个样子父亲也狠不下心不管不顾了。”说完又抬眼瞅着这群满脸写着“我喜欢你怀里这个别把他带走”“带走了迟早我也追回来”“他就是一直躺着我也愿意照顾他”诸如此类话语的人,顿感无奈,还是早点让叶修醒了自己应付他的桃花债吧,他可不管着收拾。

  

  “小刘。”

  

  叶秋把叶修抱上了车后座,关车门的时候对身边的一个秘书点点头,那个叫小刘的黑衣人立刻就跑过去塞给喻文州一张纸条,然后车子绝尘而去。

  

  众人围过来看那张纸条上的内容,小楷字写的工工整整,不可谓不漂亮,不过最漂亮的还是它的内容。

  

  [叶家老宅:首城南郊三十里balabala……]

  

  最后的落款是一个签的非常潇洒的“秋”字,还附有一行小字,“谢绝来访”。

  

  叶弟弟的性格,其实别扭起来,跟叶神有那么一点儿相像啊,都是让你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对付的那种。

  

  ————————————————————

  

  叶家的老宅地处首城比较偏僻的地方,在从前人们也就是以为这里住着一个大户人家,房子建的漂亮而不失古朴,却没见有人经常进进出出。

  

  叶爸爸正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旁边的各种医科的牧师面面相觑,也没一个敢去劝说这位大人物冷静一下的。因为叶爸爸会非常严肃认真的告诉你,“他没有焦虑”。

  

  叶妈妈看不下去了,扯扯丈夫的袖子,“你就别着急了,小秋不是来了消息说一会儿就到。”

  

  “我真没着急。”面对妻子叶爸爸还是没办法冷着一张脸的,不过毛病一点儿没变,说完了继续来回走,横眉拧成一个“川”字,就是不承认自己心有忧虑。

  

  他曾经也是战斗者的巅峰,即使年龄大了点耳力还是很好的,叶爸爸听到有比较沉重的脚步声哒哒哒地朝这间屋子来,立刻就整理着衣服坐在太师椅上,老神在在的模样对着开门进来的叶秋。

  

  他很努力的表现出一副“哦来了啊把人放下吧我一点儿也不着急”的样子,然而叶秋看都不看他,把叶修小心翼翼地搁在床上,对那一片大陆上赫赫有名的牧师招手,“麻烦各位了。”

  

  他们在外面怎么说也是多少人请都请不动的牧师,结果到了叶家这里,那就是一个召之即来的命,几个人笑着应承着走过来,表示自己一定尽力医治叶家大公子。

  

  “哎,恐怕也没什么用。”

  

  叶秋一屁股坐在叶爸爸身边,随意挠乱了自己的头发,叶修身体的伤虽然没有痊愈,曼陀罗的毒听说最后的解药让他给了那个被陶轩控制的孙翔,只能暂时用别的解药压制住,但也不至于无法苏醒。早知道今天会变成这样,当初就不应该让他参与战斗!不,就不应该让他肆无忌惮的在外面作这么多年!

  

  叶爸爸怒极一掌拍上桌子,木桌立刻出现了一道裂纹,中气十足的低沉嗓音里罕见的带上了无法抑制地焦虑。

  

  “混小子!天天就知道瞎跑瞎折腾,那什么嘉世灭了就灭了关他屁事!中了毒不会回家说么?受了伤不会养么?让人欺负完了知道回来了!”

  

  七八个牧师觉得这房子抖三抖,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继续给叶大公子检查身体,他们什么都没有听到,叶爸爸还是那个威武庄严的形象,不会爆粗口不会愤怒大吼……况且这儿子都没醒,他骂骂咧咧地再多叶修也听不见。

  

  叶妈妈挽上叶爸爸的手臂,整个人依偎着他,轻轻拍着他攥成拳头的宽厚手掌,“儿子还没醒,你说再多也没用,小修是个心里有数的孩子,说不定是有心事想多睡会,你再把他吓得不敢醒了。”

  

  “哼,他会不敢?这世上还有他不敢的事么!”叶爸爸气的眼睛瞪得老圆,僵着个身子坐在那儿,有些粗重的呼吸声回荡在房间里,凭空生出一股强大的压迫感来。

  

  ————————————————————

  

  还别说,叶爸爸骂他的那一通话叶修真听见了,他身在一片虚无之中,到处是看不到边的空白雾气,摸索着走了大半天好不容易看到个类似于出口的地方,然后就听到了自家爸爸那一通责骂。

  

  叶修不走了,干脆坐下来歇会儿,他也不知道往前走找到出口能不能醒,但要是现在醒了估计叶爸爸就是劈头盖脸一通揍,算了吧,他可不想旧伤未愈又添新痛。

  

  他也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个什么情况,自己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但他还有意识,虽然看起来像个透明的灵魂体,但至少算个活物,就是大概把那群家伙吓得不轻。叶修扯着嘴角笑笑,摸着自己的心口感受那里没有响动的安静,心跳都没有了,他不会是真挂了吧?

  

  那可糟糕了,刚刚推翻了嘉世也算给沐秋报了仇,什么恩恩怨怨都结束了该享福了,他就被老天爷回收了,多不值。

  

  “现在知道不值了?”

  

  那人轻笑着,叶修的视野中出现了一双浅棕色的短靴,顺着那两条笔直修长的腿往上看,毫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张他日思夜想了十年的脸。

  

  “呦,这么说我是真挂了,都能看到你了。”

  

  苏沐秋闻言气呼呼地坐在他身边,发了狠似的戳戳叶修的脸,“挂个屁,这里是你的精神世界,我藏在这里十年了!”

  

  叶修摸着自己被苏沐秋触碰过的地方,有感觉,这证明什么呢?他没死,苏沐秋也没死?有点儿荒诞,叶修暂时还接受不了。

  

  “我死了没错,当时拖着那个攻击我的战斗者同归于尽,就剩下了一缕残魂躲进了你送我的那个枫叶吊坠里。”苏沐秋慢悠悠地诉说着,“整整十年我都在努力修复自己的灵魂,好在你一直带着吊坠,我也沾了你法力滋养的光。我一直藏着,因为灵魂体不稳定,我想可能只有在你受到生命威胁的时候才能现身帮你。”

  

  “生命威胁?”叶修挑眉,转身掐着苏沐秋的脖子晃了晃,“那一叶之秋被夺走我逃命的时候,前阵子罪恶之城被嘉世围攻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啊?”

  

  叶修手上压根没使劲儿,准确的说他还在确认眼前这个苏沐秋到底是不是他精神恍惚出现了幻觉。苏沐秋抓住他的手,“那时候你还死不了。”

  

  “……”叶修恼了,什么叫死不了!“我靠啊苏沐秋,等我死了就来不及了!十年,十年你就不知道想办法跟我说一声你在这里!我……”

  

  叶修突然就没力气了,松开了苏沐秋跌坐在地上,他还能奢求什么呢,苏沐秋已经死了,现在能够再见到他的魂魄他已经应该满足了。施展游龙图的时候帮助自己的真的是他,那时候他们再次并肩作战不是一场幻梦,那就够了。

  

  他还能奢望一个残魂做多少事情呢。

  

  人死不能复生,他很清楚的。

  

  他还是觉得不真实,精神世界里的梦幻泡影,一戳好像就会破掉了,散开了,他抓都抓不住。

  

  “是不是我醒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叶修的声音闷闷的,他都二十七的男人了,这会儿竟然像个撒娇的小孩子。苏沐秋看得心脏抽痛,他拉过叶修让他埋在自己胸前,这样他们彼此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叶修,你得幸福,我才安心。”

  

  “我也不知道这个残魂还能撑多久,上次助你战斗已经是极限了,可是那个时候我不帮你,实在觉得很亏。”

  

  “外面有很多人都喜欢你吧,我很嫉妒,所以我得让他们看看,谁才是最适合站在你身边的人。”

  

  “那就是我,那是我苏沐秋。”

  

  男人的声音平平淡淡的,不是甜言蜜语,更不是海誓山盟,从他们相遇的那天起,这就是注定了的事实。

  

  能够站在叶修身边的第一人,最了解他的,最关心他的,最爱他的。

  

  是苏沐秋。

  

  因为生死都不能将他们分开。

  

  叶修回抱着苏沐秋,整个人窝在他怀里,乖的不像话,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醒,苏沐秋也不知道残魂还能支撑多久,没有时间提醒着他们,于是擅自给自己划上一个“无期”。

  

  他抓着他,他吻住他,他们就是彼此唯一的救命稻草,宁可在情欲的大海中淹没自己的所有,也不愿放开你的手。

  

  苏沐秋把叶修摁倒在地上的时候,叶修突然扣住他解开自己衬衣扣子的手腕,眯着眼睛颇有几分危险的问道,“我一直带着吊坠,你岂不是什么都能看到?”

  

  “你指什么?”

  

  “比如我上厕所和洗澡。”

  

  “哦,灵魂体不稳定,看到的不多。”苏沐秋非常恶质地伸出另一只手在叶修的屁股上揉了一把,还刻意往那个小孔的所在地戳了戳,看着叶修跟触了电似的弹了一下身子,“不过关键部分都看了,这里……还没人碰过吧。”

  

  他虽然藏在叶修的精神世界里,没办法跟他交流,偶尔灵魂稳定的时候却也变相的用眼睛用感知占了叶修不少的便宜,包括那些人对叶修的感情他也能理解,毕竟他们看向叶修的时候眼睛里的光芒是跟自己一样的。

  

  “苏沐秋,这里是精神世界,没有实体…你,你……”叶修的确没有那方面的经验,被苏沐秋这看起来像老司机一样的言语动作一挑逗,整个人都跟煮熟了一样,扭着身体想脱离压在上方的男人的控制。

  

  苏沐秋一把把他摁回去,毫不犹豫就开始扒他的衣裤,这里是精神世界没错,不过他们两个既然都是灵魂体,那么互相触碰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他难道是轻易放过的人吗?难道要把这家伙完完整整的送回现实去,再让那群联盟里的家伙占便宜!

  

  这不能忍,这就跟自家养的好好的白菜让猪拱了一样,不能忍!

  

  “听话,你又没有精神洁癖。”

  

  “那你也……啊!嗯…别,啊!”

  

  (以下省略不可描述的场面一千字)

  

  

        #不可描述的场面在番外里会放出,虽然我现在还没打w

评论(13)
热度(189)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