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荣耀之路》(四十二)陶轩身陨

  ******那样的美景,许是再也见不到了罢******

  

  “孙翔,停下。”

  

  在孙翔被叶修第二次打趴下还要撑着受伤的身体站起来的时候,陶轩终于从城主府里走了出来,不徐不疾,就好像从前的每一日清晨惯例巡视主城的姿态。

  

  他最终在孙翔身后站定,看起来颇为自信却还是畏惧着百米外的叶修与苏沐橙,谁也不会否认他们二人配合下的攻击能力。

  

  “你终于出来了。”

  

  “没想到你竟然是叶家双子之一,在嘉世七年我竟然没能查到任何关于你身份背景的蛛丝马迹。”陶轩笑了,“保密工作还真是一流啊,叶修。”

  

  叶修不置可否,无所谓的摆摆手,千机伞却一刻没有松开。

  

  “刚才的声音你听见了吗?”

  

  “自然。”

  

  叶修终于露出一些紧张与愠怒的神色,如果封印尚在,凶兽绝无可能发出如此大的声响,所以必定是有人彻底解放了地牢里那只名叫“夔”的魔物。

  

  陶轩满意地勾起嘴角,右手拎着一张残破的羊皮卷展开,上面繁复的文字与花纹叶修看不懂,但是他知道那就是夔的封魔卷,而陶轩此时正用打火机点着了它。有了燃料的火焰燃烧的非常欢快,他们飞快的吞噬着自己身体包裹着的东西,飞溅的火星甚至点着了陶轩自己的衣角他也毫不在意。

  

  “怎么样叶修,看着最后的希望在眼前燃烧殆尽的感觉如何?”

  

  “恩,不太好。”

  

  叶修嘴上这么说,身体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一双眼睛盯着那张马上就要烧成随风散去的烟尘的封魔卷,不知道在思量些什么。他瞄了一眼站着一动不动任由胸前一道伤口流血的孙翔,竟然露出了一个神秘莫测的微笑,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却又是早就打算好的一样。

  

  叶修冲了出去,陶轩连给孙翔下命令的时间都没有,千机伞就已经挑起了他手中燃烧着的封魔卷,疾风呼啸着席卷而来,火焰熄灭的一瞬间叶修生生将剩余的那些碎屑粉尘尽数用风包裹起来。感受到身后杀气袭来,叶修没有迟疑地反手一枪,卷着封魔卷残屑的风就把孙翔整个人困在其中,他被无数碎屑与燃烧的刺鼻气味呛得直咳嗽,那些粉尘就顺势被他从口鼻吸入。

  

  陶轩向后退了几步,无比震惊的看着叶修的这一举动,那封魔卷已经烧尽就算被孙翔吸进去也不可能完全解了曼陀罗的毒性,只是有一点总比没有强,而叶修放弃了将解药给自己服下的机会。

  

  叶修看也不看他,听着孙翔咳嗽的声音越来越剧烈,最后发展成干呕的时候才撤去了风壁,在扔下了却邪掐着自己的脖子跪在地上的孙翔面前蹲下来。黄发的男人眼中总算露出了一丝清明,他用力地掐着自己的脖子,不停地摇头好像要将什么东西从脑袋里驱赶出去,五官因为神经撕扯般的痛楚而扭曲,眼见着就要把自己掐死了。

  

  叶修眼疾手快的又把一粒丹药给他塞进嘴里,掰开他的手轻声说道:“别抵抗,想点放松的事情。”

  

  孙翔很想冲他喊一句“他自从当了战斗者就没有什么放松的事情”,然而自己现在身体还跟不是自己的似的,压根发不出声音来,只能顺着那里丹药散发出来的清凉气息慢慢疏通自己紊乱暴躁的力量。还是很难过,大脑里一片空白,叶修一掌劈在他后颈,一叶之秋的装扮也渐渐从他身上消失。

  

  肆无忌惮的消耗了这么久的法力,若不是孙翔的意志力还被控制着,就算是一叶之秋也支撑不住。

  

  “你还是老样子,那么天真。”

  

  “只能说你还是不明白我要什么。”

  

  陶轩抓着自己的头发和衣服大喊起来,“荣誉、金钱、地位,你明明都是唾手可得为什么不去争不去夺!你以为自己是救世主能够救得了天下人吗?!谁会领你的情谁会看到你的好,你就是如此天真的守着那些大义才会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叶修站起来看着他,有些疑惑地偏偏头,“哦,我落得什么下场了?我倒是觉得现在活得挺好的。”

  

  他说的是实话。

  

  他知道解药只有一份,刚才那就是最后的机会,可是他给了孙翔。

  

  “陶轩啊……”叶修摇摇头,往前走了一步,再抬头的时候他看到陶轩被一片巨大的阴影笼罩有些呆愣,“……”

  

  他想说点什么,或者是提醒什么,千机伞和他的步子都已经行动,速度与刚才抢夺封魔卷时也不遑多让,只是没能来得及救陶轩。叶修就这么呆滞的看着陶轩被锋利的爪子穿过了胸膛,血珠在爪子的指尖一滴滴落下来,流到地上呈现出黑色,就差那么一点,千机伞的攻击就能够抵达陶轩身后的魔物,然而迟了,那爪子猛然抽出在陶轩身上留下一个触目惊心的血洞,他甚至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炮火接二连三的到了,那魔物被打得一步步后退,爪子在地面划过的刺耳声音震痛了他的鼓膜,叶修却在漫天的灰尘中扶起了倒地不起的陶轩。说扶倒也不是,陶轩已经动不了了,叶修越是去动他反而血流的越多,最后只好蹲在他面前,暗沉着眸子,嘴唇都抿成了一条线。

  

  陶轩是该死的。叶修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得到应得的惩罚,是为了被他当试验品害死的无辜人们,是为了被他亲手推向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的嘉世战队,是为了这座城域,这里生活了多少年的嘉世城民,也是为了他自己和苏沐秋。

  

  可他不希望是以这样的形式。

  

  他还有些事情想问陶轩,现在看来都来不及了。

  

  “……你怨我……因为…他……”

  

  从断断续续的词语中,叶修凭借着与陶轩多年的交情还是判断出了他想要表达的话,心下有些颤动,却没有表现出来。是的,他最怨恨陶轩的不是他给自己下毒,也不是背叛和利用,而是欺骗。十年前苏沐秋的死他原本以为是一场意外,却始终不明白以苏沐秋的实力,到底是谁有那样的本事在他进行赏金任务杀个魔物的时候杀死他,除了他最后捡到的那个枫叶的吊坠,再无丝毫痕迹。

  

  这个问题困扰了叶修十年,以致于他始终觉得苏沐秋没有死,当年那个与自己一起流浪生活战场上拼杀出来的少年还活在这世界上的某个角落,只是他找不到他。

  

  所以后来看到陶轩也在苏沐秋身上下了曼陀罗的毒导致他外出做任务时毒性突发,神智失常被魔物重创,又被路过的战斗者盯上,为夺他的耀石痛下杀手这个事实的时候,叶修有一瞬间的眩晕。

  

  他竟然还拼死拼活的跟在这个间接杀了他最重要的人的凶手身边七年。

  

  “是,我恨你。”

  

  也许这是他一辈子唯一说出口的一句恨意,大概也是最后一次。

  

  陶轩有些艰涩的上下翻动着眼皮,渐渐涣散的瞳孔中映出叶修的脸,似乎也穿过了层层的烟雾看到了城主府上高高挂着的嘉世城徽,明亮的鲜红色如跳动的烈火,似是要将这世间所有的黑暗都烧尽。他觉得他应该趁着自己还能发出一两个音节再跟叶修说些什么,是谢谢吗?是对不起吗?太俗套了,他也不想说,那么心里喷薄而出的情感到底是什么呢。

  

  也许是累了吧,他也想歇歇了。

  

  合上眼睛的时候,陶轩望着那烟尘中仍然闪闪发亮的嘉世城徽,笑了。

  

  [你们加入我的战队吧,我们一起把嘉世建成一个大城域!]

  

  [哦,好啊。]

  

  [可以呀,只要带着阿修和沐橙,去哪儿都行。]

  

  [耶!跟着哥哥继续欺负叶修哥哈哈!]

  

  现在想来,那样的美景,许是再也见不到了罢。

  

  #昨晚打这一章的时候有些小伤感,看原著的时候我是恨死了陶轩的,但是又觉得他很可悲,其实他就是个商人,他做的所有事情放在商人的位置上无可厚非,只是我爱惨了叶神,所以容不得任何人伤害他啊。

      #曾经想着要让陶轩在这篇文里怎么怎么惨,叶神是怨他的却并不想让他以这种方式死去,他应该被带到嘉世城民面前接受所有人的谴责和制裁,然而他死的很痛快,也算是自作自受。可能他的死看起来很匆忙,我想着是不是应该让他多说几句话表达一下内心的想法,但是又觉得不用了,谁恨他谁错了谁对了其实他都很清楚,最后看到叶修还是想救自己的动作的时候他会不会感到一丝颤动呢?我不知道,所以没有写出来。

      #我一直在想当年嘉世初建的时候该是多么美好的场景,在虫爹写的《巅峰荣耀》里陶轩那么宝贝叶修的手,甚至不让他干活。只能说人心都会变,失去的美好再也找不回来了。

     #废话有点多,你们别烦我w



    #对了对了忘说了,请准备好迎接伞哥上线吧。

    #顺道征集个意见,你们是想伞哥陪在叶修身边还是让他交代一下让叶神好好活着啥的,我还在考虑要不要把伞哥拉出来当大神们的情敌。

评论(13)
热度(145)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