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荣耀之路》(四十一)灾祸

  #鉴于这篇文战线奇长,所以来甩一个上一章的链接

      (四十)王令

  ******真正的灾祸才刚刚开始******

  

  嘉世主城,曾经无比荣耀显赫的地方,现在它的四处都燃起了硝烟与战火。

  

  陶轩眼看着城主令失去作用,做出了疯狂的决定,他命令刘皓几人将剩下的所有仿造封魔卷全部解放,成百上千的魔物嘶吼着冲向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民众慌不择路,顾不上收拾东西就匆匆地带着家眷向城外跑去,虽然到处都有可能冲出来一只魔物,但好在有一个酷似叶神的人带着一群黑衣人为他们开路,联盟的工作人员,退出嘉王朝公会的人以及其它城域公会的战斗者也都来帮忙疏散民众。

  

  魔物挡在前进的路上,还有民众要照顾,所有队伍前往城主府的脚程都慢了下来,陶轩那些人趁着混乱的态势也不知道躲去了哪里,叶修带着兴欣等人一路冲杀,一时半刻却也无法深入。

  

  矛尖挑空一匹黑狼,叶修双手握住战矛长柄反身又是一个横扫,自从进入主城,他感知到最清晰的不是魔物的邪气,而是一叶之秋的气息。暴戾,黑暗,混乱没有章法的力量充斥在空气中,孙翔那小子……到底怎么了?

  

  “沐橙跟我走!”千机伞变化成机械旋翼带着叶修腾空而起,“兴欣紧跟魏琛!”

  

  魏琛闻言大怒,跳着脚道:“老叶你又把摊子丢给我!”现在这种到处是魔物的状况对于兴欣来说,说是实战任务都有些残暴了。

  

  “哈哈,英雄,上吧!”

  

  苏沐橙蓄足了力气朝前开了一炮,接着身手灵活的跳上房顶追随着叶修而去。他们二人不愧是联盟连续几年的最佳搭档,默契天成,又对嘉世的道路无比熟悉,杀杀躲躲直接冲向了城主府。

  

  “沐橙,掩护我。”叶修突然喊了一句,乘着机械旋翼降落到地面,相隔十多米看着前面那个手握却邪的男人。杀气四溢,诡异的黑色雾气包裹着他的全身,他不说话也没有行动,就只是发呆似的站在那里,目光好似没有焦点。

  

  然而叶修知道,孙翔是在等他。

  

  准确的说,是陶轩控制孙翔在此等他。

  

  前面直走不远就是城主府的奢华大门,还有一些魔物徘徊在周围,可是它们都不会靠过来,孙翔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黑暗可怖到令它们产生了本能的畏惧。除了他们三个没有别的人,大片的空地上只有街道两旁嘉世的旗帜在迎风招展,尘土飞扬有些模糊了视线,空气甚至要在下一秒凝固。

  

  “看来他已经完全丧失神智了。”苏沐橙面露苦痛,虽然她不怎么喜欢孙翔,但看到深受陶轩毒害至此的他,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小心。”

  

  叶修知道陶轩一定在城主府里的某处看着这一切,他也明白自己与孙翔之间必定会有一场争斗,一叶之秋与君莫笑,可以的话,他并不想以现在这种情况对战。在心里暗自叹气,叶修还是抬起了战矛遥遥指着孙翔,虽然他不确定自己说的话他能不能听到,但还是开口道:“久等了,开始吧。”

  

  电光火石间的功夫,孙翔提着却邪冲上来,叶修后撤一步格挡,苏沐橙几个跳跃找到一处房顶半蹲下来,警惕着嘉世其他人耍阴招。孙翔起手就是战法大招豪龙破军,强大的气场裹挟着浩瀚的法力而来,叶修挡拆的同时不由得啧啧叹息,“怎么跟小唐一样了,战法的经验……”

  

  他突然狠戾起来,甩开却邪就是一个龙牙与天击的连招,孙翔虽然神智上受到操纵,但身体的战斗本能仍然不减,堪堪避过刺到面门的攻击后撤,却没料到叶修手腕猛然发力,一个圆舞棍将他扔出了几米远。

  

  “……你还是少了点。”

  

  孙翔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刚才那一下摔得不轻可他却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任凭自己的法力狂暴着冲出身体,却邪颤抖着发出嗡鸣。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孙翔再次冲向了叶修,霸碎强龙压还有怒龙穿心破接二连三的打出,这些技能的确是战斗法师这个职业颇具攻击性的招数,但是对于叶修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东西,一叶之秋和却邪打出来有多大的范围有多少力量他都能清楚的计算出来。

  

  现在的孙翔根本不会进行战斗的思考,加上神经操纵和身体行动能力之间的不协调性,尽管法力看起来攻击性惊人,却毫无连贯性可言。他只是战斗,攻击,要杀死眼前的这个男人,以至于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法力过度的消耗。

  

  孙翔将战矛拉到背后,左手在前虚托指着叶修,出招的动作快到根本看不清却邪的轨迹,蓝色的波纹幽幽在战矛上缠绕着就杀到了叶修面前。叶修腾身而起在矛尖借力后空翻躲避那如山倒的气势,转身时还给孙翔的是快如疾风闪电的拔刀斩连突刺,最后一招十字斩直接将孙翔的气势压了下去。

  

  被叶修庞大的法力冲击震动着五脏六腑,孙翔的嘴角渗出一丝血迹,他像是毫无知觉一般再次进攻跳起,身体在半空中头下脚上旋转起来,漆黑的战矛与他的身体连成一条直线,闪着寒光的矛头刺向叶修的头顶。叶修没有再次闪避,他撑起一道气波盾挡住,孙翔见一招不成,接着调整身体的角度轰然落地,却邪随着他的动作深深插入地面,四面八方都开始震动。

  

  斗破山河,这是战斗法师技能中的范围大招,就算是叶修也不得不几个跳跃避开追击着自己裂开的地面。孙翔在混沌中根本不会控制自己的力道,他这全力一击下去,片刻间嘉世城主府门前的大道几乎全部损毁,地面塌陷,房屋倒塌,遍地狼藉。

  

  -------------------------------------------

  

  陶轩其实哪里也没去,他自知败局已定,却无论如何也咽不下这口气,原本好好地计划从被叶修发现的那一刻起就全部被打乱了,他们走到现在可以说是损兵折将,根本没有得到任何好处,反而加速了嘉世灭亡的进程。不过路是自己选的,他不后悔,却也不愿意乖乖的认输等着叶修最后给自己一枪,所以拼尽他剩下的所有也要让那些人尝一尝后悔的滋味。

  

  他站在高处看着孙翔与叶修的打斗如火如荼,慢慢攥紧了手中泛黄的封魔卷。

  

  与此同时,嘉世城主府的内部却安静的有些可怕。

  

  关榕飞一路深入竟然再没遇到多少守卫,战队的人也全都不见了踪影,偌大的一个城主府就好像只剩下一个空荡荡的壳子。不过防备之心不可无,他仍然握着一瓶迷眼贴着墙壁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过去,陶轩平日里建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密室他差不多都知道,邱非一定就被他关在某处。

  

  站在空无一物的最后一间密室里,关榕飞有点失落,抬脚欲走的时候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在他印象中,所有的密室大小都是经过精密计算而建造的,然而这间密室乍一看没有什么问题,可是东南角那里明显小了一部分,原本放在那里的嘉世队徽也不见了。

  

  他走过去试着再往前一步,却怎么都迈不动腿了。

  

  果然设下了掩人耳目的结界啊,又是陶轩惯用的手法。关榕飞嘲讽的一笑,从裤子口袋里摸索出来一小瓶化学溶剂似的东西,他虽然不能像君莫笑那样直接暴力破除结界,却也有自己独特的方法。他缓缓将瓶子里的溶剂倒在虚空中,眼见着空荡的墙壁前露出一头有点糟乱的头发时立刻将瓶口塞住了。

  

  “邱非?”关榕飞把邱非从结界里扶出来,一见他那明显几日没有吃喝而消瘦的脸色心下就是一阵恼怒,“还能走吗?”

  

  邱非撑着墙壁深呼吸几次,脱离了结界法力也慢慢涌回身体里了,凭借着常年锻炼出来的良好身体素质走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你不过顶撞几句,陶轩就把你扔在这里不管不顾了?”

  

  “他何曾在意他人死活。”邱非喘着气说,“现在外面怎么样了?”

  

  “不好,叶修带着各大战队打进来了,但是陶轩手里捏着被控制的孙翔和曼陀罗解药,恐怕还是对他不利。”关榕飞摇摇头,随即和邱非离开房间朝另一个方向探过去,“我们先离开这里。”

  

  邱非一边恢复着自己的法力,一边也奇怪城主府的异状,他们两人没走几步,就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嘶吼,如天降雷鸣,吼声中甚至带着法力波动震得人心里发颤。关榕飞和邱非双双捂住耳朵还是无法阻挡那声音的伤害,若说嘉世如何会传出这样的声响,那么就只有一种解释。

  

  关在地牢下的那只上古凶兽,被放出来了。

  

    #我今天这么勤劳你们都不夸夸我嘛~

      #嘉世离全灭还差一步了(望天)

评论(3)
热度(146)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