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隐all叶】森林堡垒-16-

  王杰希被关押的地方其实也并没有多偏僻,除妖师联盟虽然拥有独立于普通人类的法律制度,但对于他这种王牌人物,处决也不会来的太快。更何况,冯宪君看起来也并不想杀他,他更没打算老老实实地等死。

  

  灵力被封,王杰希只能凭借身体直接的触碰去感知四周的环境,封灵石砌成的墙壁加上高强度抗灵的门,只有斜上方一扇小窗勉强能看到外面的情况。联盟也真是看得起他,派了十几个执法人员守在外面,大冬天的一身黑衣,好像专门跟白花花的地表过不去。

  

  他敲敲铁门,有一个执法人员走过来透过铁杆之间的缝隙直勾勾地盯着他,王杰希露出请求的笑容,“不好意思,可以帮我拿杯水吗?”

  

  牢房里的犯人也是人,吃喝用度联盟总不会不给的,执法人员一言不发的转身去给他倒了杯水递进来,王杰希满面柔和的接过。

  

  他晃了晃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后有些狡黠的眯起了眼睛,目光兜兜转转又落回了墙角的一根杂草上。

  

  呵呵。

  

  几大队长刚刚解散回了各自的城市没过七天,H市就又出了事。因为王杰希的事情联盟加大了对森林的巡查力度,这一查不要紧,短短不到一个周的时间南山森林的各处就出现了十多具人类的尸体,杀人手法极其残忍,有什么东西从心脏穿过最后失血过多而亡,死者多为中年男性除妖师,浑身的灵力都被吸了个一干二净,面色灰白,像是死亡多年的陈尸。

  

  王杰希疑似背叛联盟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南山森林就出了如此恶劣的伤亡事件,甚至进去搜查的执法人员都受了伤。

  

  “有拖行的痕迹,从最外围到第四层都出现了尸体。”张新杰被联盟匆匆忙忙地召开验尸,他和喻文州黄少天等人在森林里检查了几处,“森林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基本可以判断是故意把尸体放在森林里的。”

  

  “你也相信监控里拍到的,是叶修出来杀人了?”

  

  喻文州有些愠怒,不管联盟那边到底怎么决定,他始终觉得叶修那样的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滥杀,而且这次的事件怎么看都像是有人栽赃陷害。

  

  “我们信不信无关紧要。”张新杰脱下沾了血的手套扔进垃圾袋里,“联盟相信。”

  

  “靠靠靠怎么可能啊你们想想围剿的时候他那副懒散的模样,他出来杀人?别开玩笑了……”

  

  “少天。”喻文州眼神在附近的执法人员身上扫了一遍,警告他。

  

  黄少天迫不得已只能闭嘴,现在联盟里那些老头子就是草木皆兵,看着谁不顺眼说不定就安个罪名关进去了,他可不想被禁锢自由。

  

  “不管怎么说,恐怕要变天了。”

  

  张新杰不否认,只是看着那边对着执法人员都指手画脚的孙翔,微微皱起了眉头。

  

  “刘皓没来?”刘皓好几天前就放了出来,似乎为了将功折罪还主动请求来帮忙巡查,今天却没有看到他跟在孙翔身边。

  

  “那种家伙让我看见就心烦。”黄少天似乎也懒得在刘皓的话题上多浪费口水,拿着冰雨漫无目的的砍了一下地面。

  

  “嘉世不会放弃一个有利用价值的队员。”喻文州的笑容也有些冷。

  

  “他身上恐怕不单单是利用价值。”张新杰低头翻开笔记本上的一页递给喻文州,双方都露出了然的表情。

  

  张新杰在怀疑刘皓。

  

  所有尸体他都检查过,虽然伤口看起来都是一样的,但他可以确定凶手有两个。最开始的那几人很显然是被什么尖锐的东西穿膛而过,附着有妖气残留,而后来的两三个人应该是被剑一类的东西刺死,只是非常刻意地做成了大伤口的模样。

  

  而那几个进入森林之后遇袭的执法人员都有些神智恍惚,虽口口声声说自己看到的是叶修,但也不完全可信。

  

  “我要再去看一下那几个执法员。”张新杰说,“喻队,需要你帮忙。”

  

  “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去。”

  

  张新杰和喻文州去了联盟在H市安排的病房里看望那几个受伤的执法人员,在医院的大门处正好看到了匆忙离开的刘皓。他双眉紧蹙,额央隐隐约约竟然能看到一股黑气环绕。

  

  两个人相视一眼接着飞快的赶到病房,看到那几个执法人员还安然无恙的躺在床上的时候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想想也是他们多心,如果刘皓在这里动手,那就等于把自己供了出去。

  

  “喻队。”张新杰跟守卫简单交代了一下就把病房的门锁死,“可以用那个法术吗?”

  

  喻文州知道张新杰想让他启用的法术是什么,那是一种类似于意识操纵的禁术,通过情景再现的方式将那人72小时内经历的事情展现出来。这个法术有些危险,对于施术者本身也会有极大的损伤,一个不小心精神上的反噬也非常人能承受。

  

  但是他们别无选择,趁着今天联盟高层凑到一起开会暂时不会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作,他们要将事情的真相调查出来。

  

  “那就麻烦张副队看护了。”喻文州微微一笑,一只手已经抬起,幽蓝色的光芒瞬间就将整个房间遮蔽。

  

  十字架上的神圣白光忽明忽暗,张新杰甩开武装长袍,“请。”

  

  他们在这边冒险查探,联盟的高层也在H市临时的会议室里吵得不可开交,冯宪君拼了命的想挽回局面,但最近事情太多几乎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心脏总是隐隐作痛。面对着几位联盟元老的高声讨论与要求,再加上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南山森林里的那只大妖怪,他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

  

  “够了够了!”冯宪君捂着心口从椅子上滑了下去,旁边的一堆助理赶忙上前搀扶,冯主席离开,联盟几乎就是那几个迂腐不化的老家伙占了大半边天,他们不顾在场几支战队的反对,坚持要再次向南山森林出兵,临时进行一次围剿。

  

  那个满脸肥肉的部长站起来,作威作福似的走到冯宪君的座位,拿起小槌狠狠一敲,“都不用说了,召集人手,围剿南山森林,即刻出发!”

  

  “这也太着急了!就算是围剿也需要备战时间,围剿的事情怎么能说干就干,你以为南山森林是对面菜市场那么好进啊!”黄少天实在忍不了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老头就毫不留情的反驳,“再说了,距离上次围剿刚刚过去几个月,就算是到了第六层哪来的把握一定能抓住叶修?!”

  

  没想到那老头竟然露出胸有成竹的笑容,摸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瞥了一眼黄少天,“谁说这次要抓住他了?”

  

  黄少天突然有种心悸的感觉。

  

  “这一次,绝对能杀了他。”

  

  周泽楷从座位上跳了起来,黄少天已经冲出了会议室。

评论(6)
热度(71)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