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隐all叶】森林堡垒-14-

  下了飞机的王杰希提着比去的时候轻了不少的行李包匆匆忙忙地赶往微草总部,随手从包里找了个墨镜戴上掩饰正脸,给司机师傅付了钱打开车门的时候,他看着空无一人的门口微微皱起了眉头,男人的直觉在提醒他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哪里出了问题,他只好硬着头皮抬腿跨进微草的大门。

  

  说起来,刚才一路上过来他没太注意,街道两旁的行人好像都一副嫉恶如仇的模样,难道元旦期间又有什么大事件发生了?可是他没收到微草的通知啊。

  

  不过估计很快就有人来给他解释了。

  

  王杰希看着大厅里站成了一个包围圈的除妖师,有些无奈地摘下了自己的墨镜,下一个动作就是任由穿着联盟执法人员服装的人走过来给他落了一个束缚灵力的法术。见他毫无反抗的意思,更多的执法人员才不慌不忙的收起了手中准备好的武器,两个人查看他的行李包,还有一个人拿着妖气探测仪在他全身上下扫了一个遍,那仪器上的红灯眼看着就要爆炸了才拿开。

  

  “检查完了?现在可以告诉我理由了。”

  

  微草战队的老板脸色煞白,好像他才是那个被联盟执法监控的人,他拨开人群走到最前面,拿着自己的手机随手一点,几张照片就一点马赛克都没有的呈现在屏幕上,他举着手机给王杰希看。老板的手在颤抖,王杰希反而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自始至终没有任何的动摇。

  

  “小王啊……”估计从联盟成立到现在,微草总部里还没有出现过如此剑拔弩张的气氛,联盟最高级别的执法人员一个个如临大敌似的监控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战队的其余队员整齐的站在外圈想靠近却又满脸的纠结,老板难免有点心慌,“你跟他们好好去跟联盟解释一下,肯定是有什么误会在里面,我相信你不是……”

  

  “老板。”王杰希知道老板想说什么,他露出歉然的神色,“对不起。”

  

  没时间给他们在这里多说废话了,执法人员铁面无情这就要带着王杰希去除妖师联盟总部,所有的战队队长和高层都已经就位,就等着王杰希这位主角了。王杰希没有反抗转身迈开步子,柳非终于抑制不住冲开执法人员的包围抓住王杰希的大衣后摆,一向乐呵呵的她今天满脸的悲恸,一张瓜子脸涨得通红,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哭的。

  

  “队长!”

  

  “队长你跟他们说你没错啊!那不是你那是他们诬陷你!你跟他们解释啊你别跟他们走啊!!!”

  

  联盟的执法人员一般是不会出动的,这次还是最高级别的抓捕,王杰希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跟他们走,等到了审判庭上面对更多的高层与质问就更无法解释了。王杰希那一脸淡然的模样是什么意思?他承认了?他不反驳?他们的队长真的暗地里数次跑去和南山森林里的大妖怪私下见面了?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不看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听话的跟着走,那前面……是万劫不复啊。

  

  “对不起。”

  

  这句道歉,是给整个微草的,因为他的私情连累他们被人们怀疑。

  

  但这不是后悔。

  

  “队长!”

  

  “回去!”

  

  柳非几人追出去的步子被这一声大喝给喊停了,他们下意识地遵从着队长的指令。

  

  那个风尘仆仆的男人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下,就被押着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微草的队员走出去几步,双脚却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眼睁睁地看着那辆车在雾气中远去直至消失不见,再也没能追上。

  

  柳非颓然的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刘小别沉着面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头。

  

  --------------------

  

  王杰希是第一次来联盟的审判庭。

  

  不过估计也没人愿意体验这种感觉。其实跟普通的法庭差不多,只是更为宽敞明亮,木槌落在桌案上的时候,整个审判庭里的气氛都更加肃穆,他能感受到目光全都落在自己身上,那种无形的压迫感要是换个心理素质差的人来估计直接就跪下承认错误了。所有的战队提前集合到这里就为了审判他一个人,说起来还真是有些惭愧。

  

  冯宪君的脸色比微草的老板好不到哪儿去,估计让那几张图片和新闻气得又进了一次医院,刚刚出来还得来给他王杰希敲槌子。他看着王杰希,清清嗓子说:“王杰希,我只问你一句,照片是否属实?”

  

  这一刻,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着他的回答,偌大的厅堂里甚至每个人的呼吸声都格外明显。嘉世那边传来的快要按捺不住的兴奋,蓝雨轮回传来的焦虑和不安,霸图的愤怒……都在意料之中。你们要的不过就是一句话,那我给就是了。

  

  “属实。”

  

  “我靠啊王杰希你脑子进水了还是跨了个年让鞭炮炸傻了!”还没等冯宪君开口,黄少天直接就座位上跳了起来,两手说是捶在桌面上都是用词柔和,整个蓝雨的席位差不多都抖了三抖,“你直接说那照片不知道是哪个傻逼P的不就完了啊,咬死了不承认谁还能拿你怎么着!你你你……”

  

  “黄少天,你再这样出言不逊我就要逐你出去了。”冯宪君冷着张脸,黄少天再说下去差不多就能判个为王杰希狡辩的罪名了,看着黄少天在喻文州的低声劝说下才黑着脸乖乖坐下,他这才转过来继续审问王杰希。

  

  其实冯宪君心里也是抱着些像黄少天所说的那样的期望的,如果王杰希咬死了不承认那么这就是个死局,凭借人们对于他过往光辉事迹的高度评价还有微草加上联盟协助,怎么着也能把有的说成没的,不就是几张照片和飞机票的证明,只要王杰希出面解释,他们还是有能力力挽狂澜把这个污点给抹去的。

  

  然而王杰希不愧是号称“魔术师”的男人,张口就是一个“属实”,得,接下来他准备的那些词都不用说了,被告人自己都承认了剩下的就是“押入大牢秋后问斩”了。他们这群人从昨天嘉世的刘皓把照片曝光出来就一直在心里做着盘算,到底是真是假都得等着找到了无故失踪的王杰希才能有定论,为他想了那么多的辩解之词现在全用不上了,哪里是一个憋屈能形容的。

  

  可是这也说明,王杰希真的不否认照片的内容。

  

  他承认自己数次暗中前往南山森林与叶修见面,似乎还相谈甚欢,最后竟然从后面抱住了那个妖怪!

  

  不可能在这种场合下开如此大的玩笑,整个国家的除妖师都看着他,是生是死都在他一句话的时候,他却摆出了一副泰山崩于前自岿然不动的样子,那些谩骂质疑他没有看到没有听到吗?人们指着他的脊梁骨冷言冷语,然而他在这里站的笔直,何止千斤的重压落在他身上都打不散他的决意。

  

  那风衣染上了些尘土显得有些破旧,黑色的西装裤也留着被荆棘划破的小口,微长的头发遮盖住他半只眼睛,却还是挡不住他眼底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一瞬间就燎原。他不逃也不躲,老老实实地承认,但在那张脸上却找不出半点后悔和屈服来,他没有错,所以不会辩解。

  

  喻文州看不到王杰希的正面,却也能想象得出他的表情,他放在双膝上的手慢慢攥成拳,幽蓝色的光点在所有人都看不到的地方慢慢浮现,环绕在他身边散发出清冷的气息。他在心里暗叹王杰希果然还是做了如此大胆的决定,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勇气,至少也许他们起初对于叶修的情感是一样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杰希走的每一步都比他们要远,要决绝,要大胆。

  

  虽然现在的状况谁都不愿意看到,但喻文州承认,他们或许已经输给了王杰希。

  

  周泽楷坐在座位上有些不安,虽然掩饰得很好但还是瞒不过身边江波涛的眼睛,那双漂亮的手在桌子底下攥着自己的裤子,江波涛瞄了一眼心里叹道再让队长这么抓下去估计这条裤子也撑不过审判结束了。他拍拍周泽楷的手臂,示意他抬头看王杰希那边,冯宪君正在和联盟的高层商量着什么,整个审判庭里的空气都僵硬了。

  

  “别急,没事的。”

  

  他们这几个队伍的队员其实一直都在私下交换着眼神,王杰希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很清楚,他眼神清明神色坦然就不是受了妖怪迷惑,所以以他本身的意志做出这样的决定那么就说明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这也许是一个能够揭开叶修身上秘密的好机会。

  

  “王杰希,你当真不做任何辩解了是么?”

  

  王杰希没说话,非常干脆利落的点头,冯宪君恨不得把手里的小槌抡他脸上看看能不能把他打醒。

  

  “好……好,好一个微草队长。”冯宪君气得眨眼睛的速度提高了好几倍。

  

  王杰希突然昂首,“此事我一人承担,与微草无关,他们都不知情。”

  

  #护妻狂魔王爸爸上线w

      #我保证这周末考完英语四级双更!

评论(8)
热度(69)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