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噩梦

    *碗碗! @一碗 (只是个小段子,并没有什么营养,万分愧疚

  叶修从梦里醒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自己的双手像是要抓住什么似的抬到半空中,五指微张,带着些许的不甘。

  “老王……”

  他下意识地唤出这个名字,身旁的黑暗却用寂静回答了他。叶修愣了几秒钟,这才意识到他并不是在王杰希家里了,他们已经分手了——就在昨天。分手的宁静程度超出了叶修的想象,准确地说,他也没有想到王杰希有一天会提出分手。

  叶修掀开被子,身体刚接触到寒冷的空气就打了个哆嗦,这让他又停下了动作,好方便大脑去回想关于王杰希的记忆片段。即便是寒冬,王杰希的身边也是温热的,他会早叶修一步洗漱完上床,将被窝暖热,叶修关了电脑爬上床的时候,会被王杰希长臂一揽给搂个满怀,四肢百骸都充满了这个男人的气息,纾解了一天的疲劳与紧张。像是这种半夜醒了想喝水的状况,王杰希会将他按回被子里,自己跑下床给他倒上半杯温开水,等他喝完之后又轻柔地抹去他嘴角的水渍,坏心眼上来了还会探过头去啃咬叶修的唇瓣。

  廊前檐下,耳鬓厮磨。

  他本以为二人的生活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叶修晃晃有些发胀的脑袋,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可这液体的味道像极了陈年的酒,冲击着他脆弱的喉咙,苦涩辛辣,呛得他直咳嗽。他垂头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又摇晃着滚回被子里,宾馆的被子总是带着点潮气,怎么捂也捂不热,他就只好将被子裹了一层又一层,身体热了,心还是凉的。

  要不然说现在这个社会,两个男人在一起过一辈子,要多不现实有多不现实,他们这些打电竞的,在游戏里一人可顶千军万马,挡路的就杀,然而回到现实生活还是要面对各种各样的困难,摆在他们二人面前的,跨不过去的,同性之间的障碍。叶修曾经觉得自己除了一直没有害怕过什么,包括打输了比赛也是一样,大不了重头来过,可是感情不行,他和王杰希在一起两三年,甚至走到了同居的地步,某一天说断也就断了,干干净净。

  人最怕什么呢?叶修在被窝的昏暗中去打量自己的手掌,这双手被很多人称赞过好看,王杰希也喜欢抓着这双手烙下一个又一个吻痕,这对于一个电竞选手来说,像是最具霸道意味的占有声明。

  ——也许是害怕得到过的东西再次失去吧。

  失去,不再来。

  

     

  

  

  

  

  

  “叶修,醒醒!”

  叶修被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感给惊醒,他撑起沉重酸胀的眼皮,王杰希五官的轮廓便渐渐在眼前清晰。

  嗯,还是熟悉的大小眼。

  “老王……?”

  “是我。”王杰希看起来比叶修还难过,眉头几乎拧在了一起,他一手垫在叶修颈下,一手颇为小心地捧起叶修的脸,这轻声细语让叶修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做梦,“你做噩梦了,醒过来就好了。”

  噩梦?叶修的眼神一下子清明了不少,他猛地坐起来,两手去掐王杰希的脸,给他两边脸各掐出了一个红印子才撒手,然后又去碰自己的眼角,那里湿润一片,看起来他还哭了。

  王杰希看叶修还在那边犯傻,心脏又是一疼,有力的手臂一展将人搂过来,让他的头倚在自己肩头,像是哄小孩似的轻轻拍着叶修的后背。

  “我说大眼儿,你当哄三岁孩子呢。”

  “做个噩梦还哭,你不是三岁孩子吗?”

  得,叶修撇撇嘴,看在刚才梦到的一切都是假的的份上,今天先不跟他对象打嘴架。

  “我梦到你跟我分手,我自己去睡宾馆,被子潮湿,晚上冻醒只能自己去倒水。”叶修越说越凄惨,王杰希听着心脏都快疼死了,他懒得去说那些“梦都是假的”的话,只是将人紧紧扣在自己怀里,力道之大,像是要将叶修嵌入自己体内。

  “叶修,”不知道过了多久,王杰希突然唤他,“叫我名字。”

  “王杰希。”

  “嗯。”王杰希笑笑,“在呢。”

  叶修没说话了,把脸埋进王杰希胸口,心脏跳动的声音震动着他的耳膜。

  

       人最怕什么呢?得到复失去,失去不再来。

  但因你存在,

  爱,得以战胜一切恐惧。

  

  

      *本来是想写篇完整的故事,但憋了一晚上加一个中午都没成功,最后还是挑了个最狗血的梗上了。糖做的刀子,我至今还在研究这个刀子要怎么写出来……(沉思)

      *对不起碗碗我没写成be我忍不住还是让他俩撒了一把狗粮(捂脸

评论(24)
热度(173)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