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长风不语[01]不如不见

*人生新挑战,第一个原著向长篇给王叶
*这是一个修修倒追老王的故事,可能会狗血,请注意避雷(๑•̀ㅂ•́)و✧
*诸君,我热爱挖坑

*先放出来试试,希望这次能好好写他俩谈恋爱
*诈尸一下,证明我没有爬墙去凹凸

++++++

敲击键盘的声音停止了。

选手室的暖风开得很足,即使长时间坐着不动,身体也不会感到寒冷。血液随着十指的活动在血管里奔流而过,那股无比勇猛的力量也终于在“荣耀”二字冲出屏幕的时候戛然而止。

对手不弱。

不如说作为一个刚出道的新秀,已然非常出色。

叶秋给了这个年轻新秀并不低的赞赏,双手从键盘上收回慢慢做着手操,然后他又活动了两下有些僵硬的颈椎,抓起椅背上的外套准备离开——在主持人和那些记者追到这里来之前。临出门前,叶秋不知自己受到了什么力量的蛊惑,竟回头扫了一眼电脑屏幕,那里一片静寂,不同于外面此时喧嚣热闹的人潮,沉默着,像在等待谁的回复。

“魔道学者。”

这个职业很有意思,叶秋心想,联盟中能够将这个职业真正用好的人尚且没有,也许这个年轻人会是第一个。叶秋又想起他们之间短暂且单方面虐杀的战斗,眉梢微微上挑,经验不足,但基本的意识已经凌驾于许多人之上,打法吊诡出人意料,不知道他本人,是否也如他的魔道学者一般天马行空。

他突然对这个新秀有了些兴趣。

门锁咔哒闭合。

快步奔跑而来想抓到叶秋真人的记者扑了个空。联盟最神秘的斗神,只留给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于转角处隐没。

--

“叶秋前辈。”

叶秋这厢又想从后门偷偷溜走,轻车熟路地摸到后院,刚走了没两步就被人叫停了步子。叶秋暗自叹息,他已经一晚上连战七人,现在想溜走还不顺利,不如干脆装作自己不是叶秋——反正他本来也不叫这个名字。

可脑子里的思考再快,脚下的停顿终究还是暴露了他的迟疑,身后的人发出一声轻笑,又唤了一声。叶秋认命似的转过身去,指间夹着的烟还没来得及点上,就被快速靠近的一双大小眼给吓得险些掉地上。

“你怎么知道的?”

看模样,应该是个新人,叶秋不认识他,却认出他身上是微草战队的外套。

“试试而已,即便错了,从这个场馆里出来的人被认成叶秋应该也不会生气。”

心机boy啊……叶秋皱着眉头打量他,思考着要不要把人拖去竞技场再虐两把,挫一下他的傲气。

“你是王杰希?”

“初次见面,前辈。”

小年轻还是很有礼貌,主动伸出手来,叶秋郑重地跟他握过,扭头就要走,结果再次被人拉住。叶秋性格随和,但即便如此,被人拉拉扯扯地拦住也多少有些不悦,他回头问王杰希还有什么事。

“再来一局。”

叶秋很想说你知不知道我今晚已经连战七个了,其中一个就是你,现在是晚上几点了知不知道,小朋友还是早点回家洗洗睡才是正理。但这一连串的嘴炮都没来得及出口,叶秋就直接撞进了王杰希的目光里。

那可不是看着前辈该有的眼神。

叶秋想起来了——王杰希——出道以来就风光无限,一路撞破新人墙然后站在这里。他当然有骄傲的理由,当然有自信的资本,只是不知他挑战自己的那一刻,是否做好了魔术师打法被破的准备。

荣耀联赛第一届到现在,太多的人都想着挑战斗神,击败斗神,可不论是繁花血景或者魔术师,都没能跨越叶秋这座高峰。百花的双核没有放弃,难道王杰希就会放弃吗?

不,他要跨过去。

夜幕早已深沉得如打翻的墨,街边昏黄的灯光露进后院里的一点,照亮了王杰希眼底的执拗。叶秋垂着眼帘,在对视的空档剥开王杰希眼里不合年龄的沉稳朝深处探索而去,不出意料地在那里找到汹涌的带着热情的攻击性。

他不是在看一个前辈,而是对手。

即使败了,也只是愈挫愈勇。

叶秋笑起来,另一只手轻轻拨开王杰希抓住自己的手,他看着他,回给他以同等的战意。

“这场胜负,留着吧。”

等你真正成长起来的时候,再来一较高下。

“我期待着。”

叶秋看到王杰希因为紧张而涨红的脸颊,因为匆忙赶来而散乱的围巾,叶秋忍不住抬手帮他重新系好,撤回时又顺带拂去他肩上的寒雾。这一套动作做完了,叶秋却发觉二人之间的距离太近,竟带出些许的暧昧来,然而在心里他还是安慰自己说,这是前辈的关怀罢了。

这时的叶秋比王杰希稍稍高出那么一点,王杰希微一昂下巴便能与他脸对脸,他倒是没觉得叶秋的动作有什么不对,只是将自己心里对于叶秋的模糊印象擦得清晰了一些。前辈们口中不可一世又毒舌的叶秋他没见到,倒是发觉了这人对后辈的耐心。

“说定了。”王杰希犹豫了一下,“叶秋。”

那时候的王杰希并不知道自己为何对于叶秋有近乎不可理喻的执着。或许是他强大外表下不经意流露出的温柔,或许是整个联盟只有他能将自己看透——不论是魔术师打法还是自己本人。这种透彻令人惊惧,令人不悦,却又令人热血沸腾,以至于王杰希抛开沉静也要拦下叶秋。

叶秋又盯着王杰希看了一会儿,直到听见有人在喊着王杰希的名字靠近这边,他才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将脖子缩进风衣的毛领中,转身灰溜溜地逃跑了。

也是很久之后,叶秋才明白言情小说里某个桥段的真正含义:有些人,相见争如不见。



*病快治好了,然而又感冒了,备考考试连成片,天知道下一章什么时候
*对,这不是我曾经参加合志的文,不是的,那个是精简版(溜走)

评论(16)
热度(96)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