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漫步在岁月洪流

  *建议搭配《漫步在岁月洪流》歌曲食用(因为我是听着歌看着歌词写的  

  *曾经跟阿梓商量过的时间旅行者设定+歌词想象场景,小虐怡情,BE预警


  01

  

  这可能是有史以来h市最冷的秋天吧。

  

  叶修念叨着这句话一边去把店门关得严实了些,坐回柜台后面之前又扫了一眼店里稀疏的顾客,大多数都是眼神里都写着沧桑的中年人,偶尔那么一两个大学生模样的小年轻也并没有聚集在一起吵闹,而是在这家置身于闹市区的小书店里寻找着同一份宁静。叶修笑笑,揉揉发痒的鼻子坐回自己的位子,将刚才看的书往抽屉里一搁,扭头就打开了电脑开始打游戏。

  

  是的,他身为这家名叫“驻足”书店的老板最大的爱好其实是打游戏。

  

  可以说是非常让人哭笑不得的反差了。

  

  不过叶修本人倒是不怎么在意这些东西,他一个人散漫惯了,靠着卖书的收入勉强糊口,白天看店晚上打游戏,日子过得倒也算安逸。

  

  02

  

  安逸总是不会持续太久,叶修前二十几年的生活平静得像一潭没有波澜的水,只是某天有人往里扔了一块大石头,瞬间就波涛汹涌了。

  

  而这颗讨人厌的大石头,是个有些奇怪的男人。

  

  入了秋,天黑得越来越早,叶修坐在椅子上打个哈欠伸着懒腰的功夫,再睁眼的时候就有人推开门走了进来。他以为是个普通的顾客就没管,谁料到这人刚进门就摔了个大跟头,叶修忙不迭地绕过柜台去扶人,却沾了满手的水渍。

  

  他抬头看看外面,俗话说秋高气爽,即便是在夜里那也是万里晴空,这人是从哪里弄得浑身湿透?

  

  出于人道主义,叶修还是将人给扶了起来,只是他穿了件有些奇怪的黑色袍子,背后还带了一个看起来就不轻的布袋,看起来有些像漫展上玩cosplay的魔法师。叶修心里疑惑,但还是一边扶着人站稳一边问他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可否……借住一晚?”

  

  他说话的声音非常好听,富有磁性,然而在他开口的瞬间叶修的脑神经突然刺痛了一下,空气震荡时的音波仿若来自远古洪荒,悠远而绵长。

  

  叶修晃晃脑袋,对于他的要求有些为难,皱着眉回答道:“……你要住宿,还是去宾馆比较好。”

  

  “可……我初到此地身无分文,还请……”

  

  话没说完,男人就直挺挺地朝叶修扑了过去,叶修本来想闪开,但脚下怎么都没能移动步子,直接让这人给扑了个满怀,再一探鼻息,他竟然是直接睡过去了。叶修觉得这人有些沉,索性也顺势坐到了地上,他扯扯自己被水浸湿的前襟,又回头看了看空荡荡的书店,最后仰面朝天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你身无分文,我还命运多舛呢……”

  

  叶修听着人说话文绉绉的,自己也忍不住文艺着吐槽两句,这大晚上的他也真是懒得将人带出去报警送医院了,既然摊上了就送佛送到西吧。他这么想着,将男人半扶半抱着站起来,一路摇晃着上了二楼,等到他将男人拖到洗手间的时候,已经是满身大汗了。

  

  “呼……非礼勿视,但这也是迫不得已了昂。”

  

  叶修说完就开始动手扒这人身上的衣服。

  

  03

  

  叶修平日里看起来不修边幅,但真到了事儿上照顾一个人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当他给这个陌生男人擦干了身子换上自己的干净衣服再拖到床上盖好被子,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从来不锻炼,此时一通折腾消耗了不少体力,眼瞅着一个陌生人躺在自己的床上盖着自己的被子呼呼大睡,自己却只能坐在床沿呼哧地喘气,叶修就觉得这买卖简直亏大发了。

  

  “算了……”叶修将人往里面推了推,自己也掀开被子和衣躺下,耳侧是那人平稳而冗长的呼吸声,眼前是漆黑的天花板,寂静的空气里没有可以转移注意力的东西,叶修就放任自己迎着黑暗发呆。

  

  头一次和人睡一张床,还是一个陌生男人。

  

  叶修非常成功的失眠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才勉强有了睡意,然而尚未来得及与周公一叙,身边的人就有了动静,他能感受到那人掀开被子下了床,然后在床边一阵窸窸窣窣的翻找。叶修知道自己也是睡不成了,认命地睁开眼,却看到那男人已经换了自己的一身衣服,叶修小一号的衣服在他手里转了几个圈就变得跟新的一样,能直接挂个牌卖的那种。

  

  “你醒了。”男人发现叶修在盯着自己的手看,便清浅地一笑,“你看到了。”

  

  “嗯。”

  

  叶修一晚没睡,但自认眼神还是不会出问题的,他昨晚被迫收留的这个男人恐怕不简单,准确的说,是各方面都很奇怪。他慢腾腾地坐起来,接过自己崭新的衣服看了看,最后只能叹着气望向眼前这个比自己高大的男人,一向平静的眼底出现了一丝波澜。

  

  “你就用这个报答我?”

  

  “你想要什么?我尽量满足。”

  

  “我没什么想要的,我倒是很好奇你的来历。”

  

  叶修有些讨厌麻烦,但麻烦从天而降砸到自己头上了也就无所谓了,倒不如趁此机会多了解一下这个“麻烦”,毕竟他真的挺好奇的——自己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神秘职业人员。

  

  男人似乎并不介意叶修此时显露出来的狡黠与探究的目光,坦荡荡地往床边一坐。昨晚匆忙,叶修都没仔细观察过这人的五官,此时一看却乐了,是个大小眼,虽然这点微瑕并不影响他整体的气质。

  

  “我叫王杰希,是个时间旅行者。”

  

  04

  

  然后这个自称是什么时间旅行者的人就理所当然的在叶修家住了下来。

  

  理所当然个鬼!

  

  王杰希说的话叶修一开始半个字儿都不信,他还特地上网查了半天的资料,然后指着三十六行外加这几年兴起的新职业问他“你告诉我你属于哪一行”,王杰希无奈地笑笑,回答说“我并不在五行之中”。

  

  这意思是你还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了对不?叶修翻了个白眼给他以示无语。

  

  叶修问他能把自己的衣服变成新的又是什么戏法,王杰希就说那只是一个小法术,再多的也不会了,他只是时间旅行者,又不是什么魔法师。他们这一族族人稀少,从出生起毕生的任务就已经定下了——走遍这世上的每一个角落。

  

  不论时间空间。

  

  王杰希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布袋打开给叶修看,那里面并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除了一本厚重的书和一支狼毫笔就什么都没有了,王杰希说那书笔是时间旅行者记录所见所闻的工具。叶修问能不能打开看,王杰希略微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

  

  书非常厚重,里面也是字体工整,字迹清晰,详细而有序地记录了王杰希的第一天旅行到现在的全部见闻。有些是叶修曾经在历史书上读到的,有些是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上至天文地理下至平民百姓,说它是一本超越时空的百科全书也不为过了。

  

  叶修当然不可能全部看完,看了一点便对王杰希的身份信了大半,但对于王杰希提出的要多住几日的请求还是有些犹豫。他倒不是害怕王杰希,因为这个人身上的气息非常平静,感受不到半点威胁,叶修只是……

  

  他抬头盯着在窗边摆弄那几盆快要被自己养死的花草,虽然都是男人,叶修却对王杰希有种莫名的亲近感,总不可能是因为他把王杰希看光了还睡了一晚就发展出别的感情了吧?有点扯,叶修晃晃脑袋,决定不想这些。

  

  “你真的要留在我这里?”

  

  “你也看到了,我确实无处可去,正好最近有些累了,找个地方歇歇脚也是好的。”王杰希也是神奇,那几株花草被他碰了几下就慢慢恢复了生机,他解释说是因为自己身上所携带着的时间粒子的影响,能让事物回到过去某个时间点的状态。

  

  “理由不错,还挺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叶修没好气地瞥他。

  

  王杰希却一点不恼他这种嫌弃又带着点嘲讽的语气,转过身来对他笑笑,身体边缘镀上了一层金光。

  

  “这里的气氛很好,我原本以为是书店的缘故,现在看来,是因为你。”

  

  “什么气氛?”

  

  “能让人安心的空气。”

  

  王杰希走近他,叶修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几步脊背抵上墙体,于那双金绿色的眸子里寻找着自己的模样。

  

  “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温柔?”

  

  05

  

  叶修可不管王杰希是什么时间旅行者空间旅行者,在他家住着就不能白吃白喝,于是第三天就开始招呼着王杰希干活,擦擦书架招待客人或者出去买个饭。两人同吃同住,偶尔叶修打游戏打到在桌子上睡着王杰希还会将他抱回房间,平日里清闲的时候叶修就听王杰希讲讲他旅行中的见闻,听得累了就倚在对方身上看书。

  

  王杰希任劳任怨,身上自带的特殊气质还吸引了不少顾客,尤其是几个小姑娘,有事没事就喜欢来店里围着王杰希转,有一次叶修被她们吵烦了发了脾气,一怒之下把人给赶了出去。

  

  “看见了么?我不温柔,你要找姑娘聊天出去聊。”

  

  王杰希笑着送走店里的客人,锁了店门就上楼去找叶修,叶修开着电脑打游戏,眉头都拧到了一起,整张脸看起来满满的都是戾气。即便如此,他在王杰希眼里也不过是一个闹脾气的家伙,生气的情绪下掩盖着的是某种柔软又复杂的情愫。

  

  “你不喜欢她们我就不再理会了。”王杰希习惯性地伸手去摸叶修的头发,却被叶修抬起的手腕给挡住了,王杰希一愣,慢慢收回手,继续说,“我要走了。”

  

  叶修手下一抖,一个技能都没释放完毕就直接强制退出了游戏,他将心底翻涌起来的情绪掩藏起来才敢去看身边的王杰希,佯装平静地问道:“住够了?”

  

  “不是。”王杰希摇摇头,“我们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七天,否则就是扰乱时空秩序。”

  

  “叶修,我们一族的生命流逝的很慢,所以才有近乎无限的时间去旅行。”

  

  “所以呢?你是想说自己不老不死?”

  

  王杰希浅笑着摇摇头,他盯着叶修看了许久,张了张嘴还是将到达嗓子眼的话咽了下去。他只是想告诉叶修让他将自己忘掉,就当做是一生中所做的无数个梦境中的一个,因为他们也许不会再见,即便再见,他还是他,叶修却必须要承受时间的流逝。

  

  不过王杰希觉得自己大概是自作多情了,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叶修并不是一个对什么事都上心的人,大多数的时间都比较散漫,想来他这样的性格也不会多在意自己的来去。王杰希最终也没说什么,兀自去洗澡,便也不会看到叶修坐在床上逐渐呆滞的目光。

  

  06

  

  王杰希离开了。

  

  叶修睁开眼,外面的太阳早就升得很高,阳光在百叶窗的隔离下变成无数细碎的光点倾泻在床铺上,身边却没有了熟悉的温度。

  

  走了好,叶修想着,慢吞吞地起床洗漱。

  

  “走了,就别再来了。”

  

  07

  

  有句话说得很好,地球没了谁不还是一样的转。

  

  叶修的生活与过去的二十几年并无不同,书店照常营业,游戏照打,懒洋洋地跟进店的客人打声招呼,偶尔跑去外面的长椅上晒着太阳抽根黄鹤楼,烟圈里有被打碎的阳光。隔壁跟自己挺熟的花店老板还问过前阵子那帮工的小哥怎么不见了,叶修笑笑说他去旅游了,花店老板赞叹一句“还挺有情调”又问叶修未来怎么打算,一个正值青春好年华的小年轻不会就打算在这闹市区的书店里度过一生吧?

  

  叶修总是遥遥头,说自己没什么想做的,书店开着不错,就暂时留在这里吧。

  

  其实他走过这个城市的很多地方,也看中了几个比较安静的街区,一度想着要不然搬个家,最后还是留了下来。叶修有时会望着自己的店名发呆,“驻足”,他当时是抽的什么风给书店起了这么一个名字?驻足驻足,是啊,他自己停下了,却也把不该见的人给招来了。

  

  都说时间是遗忘最神奇的药,然而一天又一天,叶修还是没能将那人的脸孔忘记。

  

  就这样过去了三年,有人再次推开了叶修的店门。

  

  08

  

  王杰希非常自然地住了下来,街坊邻居都问他去了哪里旅行,他倒是对答如流,全世界的景点说的头头是道把人给哄得一愣一愣的,最后还是被叶修拖回了店里。叶修问他这三年去了哪里,王杰希却惊讶于已经过去了三年。

  

  “我对时间的流动不太敏感……”

  

  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忍不住再次回到这里,普通人的时间毕竟和他是不一样的。

  

  叶修简直不想说话,气闷地抱着椅子转了个圈回去打游戏,把店里的活儿全都交给了王杰希。

  

  不过这次来住王杰希倒是事先做了准备,带了些这个世界的钱币,二话不说拖着叶修这个万年宅男就出去玩,看电影游乐场游戏厅服装店烧烤摊……一天下来叶修累到说不出话,王杰希却还精神倍儿棒,叶修摆着手说自己不行了,一屁股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就瘫倒不动了。

  

  “你体力真差。”

  

  “我谢谢您……”叶修有气无力地回他,“约会也不带这样到处跑的……”

  

  “我只是想,能和你多一些回忆。”

  

  王杰希这句话说的很轻,在夜空里悠悠的回荡在叶修耳边,叶修知道自己的呼吸有瞬间的停滞,然后他仰着头望天,眼底映出满天的星辉。

  

  “时间旅行者……”叶修喃喃,“你们要到哪里去呢?”

  

  “时间尽头。”

  

  “若时间没有尽头呢?”

  

  “那便一直走。”

  

  “哎呦……”叶修长叹一声,语气中带上了一些调侃的意味,“这就是传说中时间多的花不完的人嘞。”

  

  叶修坐起来,好整以暇地打量着王杰希,王杰希被叶修神经兮兮的眼神盯得浑身发毛,有些不自然地移开视线,咳嗽两声说“咱们回去吧”,刚站起身天空就劈来一道闪电,咔嚓一下把大脑有些放空的王杰希给吓得跌坐回椅子上。叶修眨着眼看了他两秒,突然捧着肚子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王大眼,你怕不是史上第一个被雷吓得坐下的人吧?”

  

  “……”王杰希无奈地由着他笑,完了还得给笑得肚子疼的某人揉揉肚皮,他看了看天色,“可能是要下雨了,快走吧。”

  

  叶修一边笑一边用力点点头,两人很快融入闹市区拥挤的人潮,王杰希的眉头几不可见的皱起,说实在的他不喜欢如此吵闹的街市,一个人的旅行寂静久了,被如此喧嚣打扰偶尔会觉得精神恍惚。王杰希下意识地跟叶修挨得近了些,两人胳膊彼此贴着,叶修倒也不介意,嘴里哼着曲子慢慢走,只是没走几步就感受到冰冷的大雨点打湿了头发。

  

  “哎呦下了!”

  

  他们都没带伞,叶修叫了一声就想拉了一把王杰希赶紧跑回去,只是王杰希一时没反应过来,耳边充斥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店铺的叫卖声和开到最大声的音响震得人耳朵发疼,他被挤来挤去,再抬头的时候已经找不到叶修的身影了。王杰希的心境被打乱了,前所未有的烦躁涌上心头,他有些慌乱的四处寻找叶修的身影,然而四处是陌生的人脸和嘈杂的音波。

  

  雨越下越大,朦胧一片。

  

  “王杰希!”

  

  王杰希猛然回头,视线竟然越过挡在二人中间的所有人直接落在叶修身上,叶修两只手搭在头顶躲避越来越大的雨点,看他发现了自己就欣慰的一笑。王杰希也顾不上许多,三步并作两步奔过去,一把攥住叶修伸过来的手。

  

  “还不快走!”

  

  王杰希对他笑笑,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当做挡雨的工具,两人并肩撑起来,一同迈开了步子。

  

  等他们这样傻兮兮的从大雨中冲回店里,全身上下一点干的地方都没有了,叶修捏着王杰希能拧出水来的外套,扬手又甩了他一脸的雨水。

  

  “都是你,出门不看天气预报。”

  

  “下的突然,我也没料到啊。”

  

  “你就贫吧,明天感冒了我就……阿嚏!”

  

  淋了场雨,叶修浑身上下都冷得要命,跟他比起来,王杰希的体温倒是算高的了。两人洗完澡双双往床上一坐,王杰希看叶修裹着个被子还时不时地抖一下,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人揽进了怀里。

  

  叶修被他的动作惊了一下,但也没挣扎,把被子一展将两个人都裹进来。叶修的两条腿搁在王杰希腿上,半截身子倚着他,王杰希的手从肩膀滑到腰部,渐渐觉得全身都开始发烫。

  

  “王杰希。”叶修突然唤了他一声,“低头。”

  

  王杰希没多想,非常听话的低头垂眸,嘴唇上突然传来的温软触感让他有片刻的失神。

  

  “你不是想多些回忆吗?这个够不够劲?”

  

  王杰希也是今天才发现,叶修撩起人是能把你撩得全身着火的那种,只可惜王杰希的理智仍然在这场较量中占了上风,他古井无波的眸子映出叶修仰起的脸庞,再往下是脖颈拉出的一条优美弧线,再往下……就是敞开的衣领下若隐若现的胸膛了。

  

  他定定心神,推开叶修。

  

  “别闹了。”

  

  09

  

  后来几年,王杰希来了又走,走了又来,然而不管过去多少年,他还是叶修初见时的模样。叶修有次笑着骂他说自己的这家小书店真的被王杰希当成了“驻足”的地点了,王杰希看了他许久,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回答他。

  

  那个雨夜叶修突然的一吻记忆犹新,王杰希却始终不敢深入地去思考,他不知道当时的叶修在想什么,也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又在一瞬间做了什么决定,以致于影响了他们之间的许许多多。叶修再没提过那件事,似乎谁都给忘记了,如雨落下渗入泥土,就再也找寻不到一丝踪迹。

  

  十年过去,旁边店铺的人换了几次,叶修却从未离开。

  

  慢慢攒下来的钱他用来简单的装修了一下二楼,换了一张大点的床,所有的洗漱用品也都买了双份的,只是自己的刷牙缸都磨掉了一层漆,另一个却还崭新如初。然而他这一收拾整理,才发现王杰希从来都没有在自己这里留下一丝痕迹,突然到访又匆匆离开,叶修能做的,就是在店门风铃响起的时候抬头去看,和他离开后的第一个清晨将他盖的被子叠好塞进衣橱。

  

  旁边那家杂货店的大妈倒是很关心他的终身大事,催着叶修老大不小了该找个伴儿过下半辈子,叶修听了却只是摇头,他说自己一个人挺好的,乐得自在。大妈说他这世上哪有人能一辈子耐得住寂寞的,叶修却笑了,他不寂寞。

  

  心里住着人,怎么会寂寞。

  

  最多就是失落罢了。

  

  然而叶修知道自己的这份情感并不可能传达出去,他心里的人是个来无影去无踪甚至能穿梭时空的旅者,天涯海角无处不可去,唯独不能长久地留在谁的身边。他记录这世上的一切,沉默着观察身边的所有,他漫步走过万丈红尘,又怎会在意叶修这渺小的一点。

  

  他不知道王杰希下一次会什么时候来,也许三年五载,也许不会再来。

  

  10

  

  后来没过多久王杰希又来了,叶修这次好说歹说让他答应自己拍一张合照,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背后是绚丽的晚霞,如火焰般蔓延在天际,给二人的轮廓都镀上了一层旖旎的柔光。那是个春风和煦的傍晚,他和王杰希之间,至少有一个瞬间是永远停住的了。

  

  洗出了照片二人才发现背景布除了晚霞还有一只落在椅背上歪头瞅着镜头的白鸽,黑溜溜的小眼睛满是好奇,给这张合照平添了一分生机。王杰希将这张照片贴在了自己的旅行记录本上,叶修趁他不备将那厚厚的书本拿过来往前翻了几十页,但内容太多了,他没能如愿以偿的找到自己的名字。

  

  他想知道自己在王杰希的记录中到底是怎样的,即使自己不能跟随王杰希,至少他的名字曾经出现在这个人的生命中。

  

  “旅行中的每个人每件事我都会记下来。”王杰希虽然这么说,却并没有把自己记下的内容找给叶修看的意思,他将书装进行囊,“我走了。”

  

  叶修坐在床边,半晌才点点头,王杰希抿着嘴唇没说什么转身离开,却被叶修抓住了袖口。

  

  “我……”

  

  有些话叶修自己明白,也在心里演练过无数遍,可到了嘴边还是生生卡住,连个音节都发出困难。其实他又能说些什么呢?说你别走还是带我一起都没有意义,这人生来不带牵挂,终究是留不住的,也不能留。

  

  他的喉咙颤抖着发出一声低低的自嘲笑声,王杰希疑惑地去看叶修的表情,却被他垂下来的刘海遮挡了大半。

  

  “保重。”

  

  叶修松开手。

  

  11

  

  那后来王杰希又去了很多的地方,走过很多的路,吹过无数时空的风,却都不及那天与叶修并肩时的温柔。他于大漠中驻足,四下望着这漫无边际的荒芜,这阵子他几乎从不在任何地方停留,只是因为再也找不到如同叶修一般的人,能给予他的内心以片刻的宁静。

  

  从那双澄澈的眼睛里,王杰希才真正看到自己。

  

  他看过那么多的风景,见过那么多的人,旅者永远只有前方,却只为一人回首。

  

  也许是时候回去了。王杰希这样想着。

  

  12

  

  可王杰希没能在原地找到那家熟悉的店名,那里变成了一家旅馆,里面住着天南海北来的客人,但没有一个是王杰希要找的。他四处打听询问,才得知这个世界距离他上次回来已经过去了十几年,隔壁杂货店的大妈又老了许多,头发花白,走路也有些不灵便,但她看到王杰希就突然来了精神,哆哆嗦嗦地将一个木盒子交到他手里。

  

  “他人呢?”

  

  大妈努力想要看清楚王杰希的长相,但无奈老眼昏花,最终也只是摇摇头叹气。

  

  “这人哪,就是生死难料……难料……”

  

  王杰希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可他想再详细问,大妈却已经关门回屋了。他险些抓不住手中的盒子,眼前一花,身体摇晃了两下才扶着墙站稳。

  

  所有关于叶修的记忆在那几秒钟之内全都被翻了出来,王杰希将他所有的表现连在一起,终于明白叶修曾经想说却没能说出口的话。那亲吻不是玩笑,那偶然流露出的不舍不是玩笑,只是王杰希于他而言是再不能忘的旅者,叶修于他……是沧海中的一粟。

  

  只有王杰希知道这一粟对自己来说是特殊的。

  

  他的旅行记录中有一页只写了一句话,那就是叶修曾经想要找到的一页。

  

  [时间没有尽头,而你是我的尽头。]

  

  后来那一页的背面贴上了他生命中唯一一张与别人的合照。

  

  然而叶修没来得及看到,也永远不会看到了。

  

  13

  

  盒子里只有一张照片,在岁月的沉淀中泛了黄。

  

  叶修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能给王杰希留下的东西,毕竟他们一同走过的时间短得残忍,偶然下一场雨就能全部冲刷得一干二净。

  

  也许,他那晚没有让王杰希留宿才是最好的选择,那样就能放过自己,也放过王杰希。

  

  时间哪里有尽头呢?

  

  叶修勉力支撑着越来越沉重的眼皮,心里有些不甘又有些愠怒,可眼底的期待和温柔还是出卖了一切。

  

  自己与他的邂逅,注定是一场无法言说的梦境罢了。

  

  14

  

  “我不等你了。”

  

  15

  

  有水雾模糊视线,远方霞光如血。

  

  倦鸟,归林。

  

  

      PS:当时跟阿梓商量下一篇联文的时候我就觉的时间旅行者这个设定必然会虐,因为他们注定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一个奔走于万丈红尘之中了无牵挂,一个却因为一次的遇见错付一生。

       现在被我写成了一发完,也就是想配合着那首歌的歌词过把瘾,RR昨晚气得要挂我结果被我说大半夜的不会有人看到的。

       叶修在这里就是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会动情会思念,可惜他爱上一个旅者,旅者眼前从来只有远方。王杰希为了叶修几次回首已经证明他心里有叶修,然而他发觉的终究是晚了一步,结局也只有错过而已。

       叶修留给王杰希的那句话其实包含了很多,是他长达二十年的等待,是一个普通人将所有的生命都用来等待他归来的眷恋,只是这份感情叶修说不出口,他多么温柔,他不愿意成为困住王杰希的枷锁。“我不等你了”有些耍脾气,也有些遗憾,不是不想等,而是等不了了

        写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总是回想着沈从文的一句话“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数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只是很遗憾很抱歉,我没有那样的文笔,写不出这样的感觉。我只是尽我所能想讲述一个错过的故事,虽然错过,却不后悔相遇的故事。

        最后一句“倦鸟,归林”取自歌词,在我看来它饱含着无奈与悲凉,这只倦鸟既可以是走过太多路的王杰希,他累了,想找到一个停下来的地方,然而能与他共度时光的人却不见了;也可以是叶修,暗喻他爱得累了,也等累了,最后尘归尘土归土,只当是人生如梦。

       啰啰嗦嗦又说了很多,我笔力不足,似乎没办法将自己想表达的含义好好在故事里展现出来,就只好在文后说一大堆……


       附上这首歌的歌词:

       我曾于万丈红尘中奔走 

  在最不经意间与你碰头

  一跃数载春秋 静观细水长流

  以回忆建巨塔云楼

  你于人潮中 喧沸街头

  向我伸出的双手

  成就岁月洪流中的温柔

  而我在暴雨里 撑开衣袖

  共你遮过头

  一刻无言也恍若不朽

  幸而偌大人世中相逢

  得你陪我于天地间一掷孤勇

  陪造无稽的梦 陪发赤诚的疯

  也陪着我 把旧歌轻轻地哼

  那日倦鸟正吻着天空

  而旖旎霞火也燃上你我眉峰

  并肩置身霓虹 共浴温软的风

  韶光虽逝 却亦曾如此隽永

  —M—

  这旅途再远也终有尽头

  到那天你会否红了双眸

  启口语音颤抖 却终如鲠在喉

  只微笑着再挥挥手

  曾满怀炙热 片刻占有

  你一双澄澈眼眸

  便使我颠沛中毕生富有

  也曾捱过霜雪 趟过江流

  为与你邂逅

  一瞬相视却恰似永久

  幸而庸常浮生中相拥

  得你陪我于天地间一掷孤勇

  陪造无稽的梦 陪发赤诚的疯

  也陪着我 把旧歌轻轻地哼

  只是再不舍也会剧终

  可惜我未能孤身只手擎苍穹

  未能斩浪破空 如约护你一程

  只能临别 轻描出一声珍重

     

       咳咳。最后,放下刀,有话好好说。

评论(37)
热度(432)
  1. 沧海遗珠翃鹓_(阿渊 转载了此文字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