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19]

  *最后有块糖(差不多能算糖吧)足以概括全文主旨大意√

       *设的定时发布,这个点我还在睡zzzz

  

  叶修本以为叶秋冲破封印就会立刻对人类的安全区发动进攻,但他们回到第一区的时候正好赶上天亮,太阳的光辉越过高墙泼洒在大地上的时候,一个城市如同往常一样在宁静中苏醒——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胜券在握的人通常不会怎么着急。

  

  王杰希先把叶修送回了家,照顾他休息下之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回微草总部。他和叶修两个区长都不在,所有的任务都落在了其他人身上,大战在即,他们得早作布置。

  

  推门进去,会议室里突然鸦雀无声,王杰希一看,苏沐橙带着嘉世的几个人直接过来了,一屋子的人全都扭头看着他。

  

  “队长。”

  

  “柳非和英杰呢?”王杰希扫了一眼发现这二人不在,问道。

  

  “他们去巡视防线了,现在也该回来了。”

  

  袁柏清回答道,话音刚落,柳非和高英杰便一前一后走进了会议室。

  

  “队长。”高英杰上前汇报,“防线一切运转正常,近期也没有什么可疑人员进出。”

  

  “恩。”王杰希调出对城域方圆百里的监测画面,画面上非常干净,连一个象征丧失者存在的红点都看不到,但这是反常的现象,“这两天监测画面一直是这样么?”

  

  “今天凌晨,所有的丧失者突然消失了,我们派人去查看过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这本身就是最大的异常了。”王杰希的神情冷了下来,他继续说道,“跟其他安全区的区长联系过了么?”

  

  “主要受到攻击的三个城区都已经联系上了,没有太大问题,但敌人似乎又聚集起来朝别的城区涌去了。”这次是苏沐橙回答了他,“怪就怪在,他们似乎把第一区遗忘了。”

  

  “欲擒故纵。”

  

  那些个家伙所有想要的东西,想杀的人全都在第一区,这里根本不是什么避风港,而将成为最大的战场。只可惜第一区的居民数量太过庞大,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转移出去,更别说其他的几个安全区现如今也是自顾不暇,便都只有尽人事这一条路能走了。

  

  “放出消息,让民众们都做好随时避难的准备吧。”王杰希沉声,事到如今不可能再瞒住,倒不如直截了当的全盘托出,人类与丧失者的战斗要全面打响了。

  

  王杰希布置完了任务,又亲自去城区内转了一圈。街上的店铺只有零星的几家照常开门营业,剩下的人都手忙脚乱地收拾行李做避难的准备,也难怪他们会如此失措,毕竟直接威胁到安全区的战斗已经几十年未曾有过了。

  

  转过一个街角时,王杰希看到一个两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交谈,脚下的步子微一顿。苏沐橙正拿着手机给邱非看什么东西,神情是非常少见的严肃,而她对面的邱非就更不用说了,那孩子从来都是严谨认真的性子,不管对待什么事情。

  

  “哦,是王队。”王杰希没打算偷看,苏沐橙自然也察觉到了他的走近,微微一笑就对邱非说道,“拜托了。”

  

  “很严重的事?”出于关怀,王杰希还是开口询问。

  

  “恩……我怀疑一个人跟那些家伙是一伙的。”苏沐橙重新拿起手机给王杰希看,屏幕上是一张合照,叶修和两个男人站在一排,其中一个与苏沐橙长得极像的人手搭在当时个子还比较小的她肩上,画面里的四个人多多少少都面带笑容,尤其是叶修,笑得比现在更有活力一些。

  

  “这是……”

  

  “跟我很像那个是我过世的哥哥苏沐秋,我怀疑的是另一个人。他叫陶轩,在外流浪时曾有恩于我们,后来我们进入嘉世他就离开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苏沐橙皱着眉说道,“引灵一事的幕后老板姓陶,年纪也基本符合,叶修觉得不会是他,但我觉得查一查总比漏掉好。”

  

  “原来如此,现在战队抽不出多余的人手,不如交给公会去办。”

  

  “这里有我,你回去照看一下他吧。”苏沐橙捏着手机,眉宇间那一缕淡淡的忧愁挥之不去,“不管是时空回溯还是八卦阵都对他的身体负荷很大,你陪着他会好一些。”

  

  “好。”

  

  苏沐橙的话让王杰希回家的脚步变得更快,他骑着灭绝星辰从城市上空极速掠过,临到家门口来了一个急刹车以免自己动静太大吵到还在休息的恋人。王杰希推门进了卧室,叶修整个人早已跟被子滚成了一团,床铺上鼓起一个蒙古包,沉稳而有规律的呼吸声传进耳朵里,王杰希无声笑笑,俯下身将叶修从被窝里剥出来揽进自己怀里。

  

  别人都说情人热恋时喜欢黏在一起,可他和叶修的热恋期早不知道淹没在时间洪流里的哪一个阶段,他现在除了要思考对敌,满脑子就只有“和叶修在一起”这一个想法,整天黏着会腻么?

  

  才不会吧……王杰希拨开叶修的额发去亲吻他的额头,他只怕时间不够,哪里会觉得腻味。

  

  “王大眼你占我便宜。”

  

  “醒了……”王杰希没理会叶修这句佯怒的话语,垂头又亲了一口,这次还格外用力,亲得啵唧一声响,“不多睡会?”

  

  “我又不是人类,睡眠不是必须的。”叶修拍打他在自己腰上不安分的手,倚着王杰希的胸膛坐起来,“外面什么情况?”

  

  王杰希把大致的状况跟叶修一说,叶修沉默了一会突然笑起来,抓过王杰希的手指一根根的数着玩,说道:“你说人家都在忙着对付敌人,咱俩在这儿搂搂抱抱的是不是不太好。”

  

  王杰希怎么也没想到叶修在思考这个问题,被他逗得扑哧一声也笑了出来。

  

  “是不太好。不过咱们这叫养精蓄锐,等着对付终极BOSS呢。”

  

  “理由满分,那我再睡会儿。”

  

  “你不是不需要睡觉?”

  

  “这是战术。”叶修飞快地在王杰希脸上摸了一把,这动作里带着满满的调戏意味,王杰希想反调戏回来结果动作没叶修快,眼瞅着这人又用被子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只好坐在床头哭笑不得地看着他。

  

  没过多久,叶修又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王杰希,看似不经意地问道:“大眼儿,你还记得咱爸妈的长相么?”

  

  王杰希足足用了十秒钟去反应叶修话里“咱爸妈”的含义,他的叶修是本书,虽然很牛逼上天入地无所不能,但输在纯天然,无父无母,所以“咱爸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王杰希的父母。

  

  “在我不到十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没什么,只是好奇你小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叶修眨眨眼睛,微长的睫毛仿佛从王杰希的心上扇过,他索性也侧躺下来,两个人大眼瞪小眼,有一句没一句的聊起小时候的事情。因为叶修没有所谓年龄这种东西,他从有意识起就是这个模样,对于王杰希从一个小不点长到如今一米八的汉子还有那么些好奇。

  

  王杰希放慢的语速和轻缓的语气作用下,叶修很快又睡了过去,他轻抚过叶修的脊背,一阵风从窗台处掠过,惊动了那里的盆栽。栗子突然从外面跳进来,圆溜溜的眸子映出睡着的叶修和做噤声手势的王杰希,小脑袋一歪,肉垫踩在地板上没发出一点声响,最后在叶修的手臂旁蜷缩起来。

  

  王杰希伸手过去挠他的脖子,栗子却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朝相反的方向扭头。王杰希心想也是,这段时间一直没顾得上照顾他,放任他自己到处跑,小家伙心里不知道怎么生他们的气呢。

  

  “山雨欲来……”又是一阵风吹过窗台,这次狂暴了许多,直接将那一小盆绿植给掀翻了下去,王杰希眯起眼睛,盯着窗外逐渐阴沉下来的天空出神,“风满楼啊。”

  

  叶修说着不需要睡觉,但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他做了个噩梦猛然惊醒,定下神来发现王杰希站在窗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突然就安了心。他掀开被子跳下床,蹬上鞋子跑过去,说:“我们走吧。”

  

  “恩。”

  

  虽然还没入夜,外面的天空却已经完全暗了下来,这种带着猩红色的黑暗令人恐慌,太阳也从云层中隐去,然而今晚亦无星无月。王杰希骑上了灭绝星辰,叶修从后面抱着他的腰,速度之快如同流星划过天际,留下长长的一道光痕。

  

  叶修在空中向下看去,中草堂和嘉王朝公会的人已经在组织民众有序地前往避难所,好在提前有准备,不至于手忙脚乱。他突然攥紧了王杰希的衣服,感受着空气里那一丝熟悉的气息,沉声道:“他来了。”

  

  王杰希没有回答他什么,灭绝星辰只是飞得更快了。

  

  而此时嘉世和微草战队的人早已经在城墙上严阵以待,法师召唤火元素点亮一根根火把,将整个第一区的防线照得如同白昼。袁柏清和苏沐橙站在一处,听着前去探查的人的汇报,无论是近处还是远处,都没有任何丧失者的痕迹,更遑论其他的敌人。

  

  就在袁柏清准备叫人再去探查一遍的时候,耳边传来了苏沐橙的惊呼,他回头看去,这声惊诧硬生生地卡在了喉咙处。他们这些战队成员虽然称得上是身经百战,但距离百年前陨石降临那天的灾难景象还是没有体会的,而现在,被熊熊火焰包裹着的无数石块就像下雨一般从天而降,他丝毫不怀疑这些石块如果就这样全部落在城区内,第一区将在瞬间化身人间炼狱。

  

  “防御阵,起!”

  

  各大安全区在建立之时就布置下的防御阵启动,半透明的罩子将整个城域包裹起来,火石砸在上面又坠落在城区以外的地面,砸出一个个深坑。

  

  “这没完没了的,根本撑不了多少时间!”方锐喊道,“老叶呢,老王呢?这俩人关键时刻不会又跑到哪里你侬我侬去了吧!救世结束再恩爱也是来得及的!”

  

  他这边叫嚷的话音刚落,头顶就嗖嗖嗖划过几道流光,贴着地面滑行了一段距离之后冲上天际,直接与几块比较大的火石来了一个同归于尽。方锐抬头时,叶修恰好从天而降,而王杰希还骑着扫把在空中到处转了一圈,最后也平稳地落在叶修身边。

  

  “荣耀之书大大,你看这个要怎么搞?”方锐指了指他们头顶不断落下的火石,防御罩是透明的,所以眼看着那东西落下来并不是什么很好的感受,这景象相比较当年陨石降临也毫不逊色了吧。

  

  “方锐大大号称‘风神’还搞不定一些小石头?”叶修跟他贫了一句便恢复严肃,扬手让所有人后退,自己则上前一步迎着那些降落的火石,缓缓抬起双手。

  

  他口中念着没人能听懂的咒语,整个人的身体也逐渐被光芒覆盖,荣耀之书在他掌心的光团中显形,带着岁月厚重感的书页在叶修力量的催动下飞快翻动,而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金光也骤然扩散开来,与原本的防御罩融为一体。火石砸向防御罩所带来的震荡感逐渐减弱,但没有人看到背对着所有人的叶修的脸色已经是一片苍白。

  

  这火石毫无疑问是叶秋制造出来的,所携带的力量非常强大,若不是叶修以自身的力量加持在防御罩上,恐怕过不了多久第一区就会陷落。他深知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削弱了大半,此时不过是在勉力支撑,但尽管如此,他还是不能后退一步。

  

  豆大的冷汗从额头上滑落,叶修捧着荣耀之书的双手突然传来一阵温热,他睁开眼睛,并不意外地看到王杰希站在自己面前,没有惊慌也没有恐惧,清澈的眼睛里满是平静。

  

  “你来使用荣耀之书。”叶修反握住王杰希的手,一字一顿地对他说道,“你是与我做过交易的人,已经得到了使用的资格。”

  

  王杰希一时不明白这个资格指的是什么,但叶修既然这样说,那么他就不会迟疑。叶修对他笑笑,然后整个人都化成一道光融进书中,稳稳地落在王杰希掌心。

  

  “看来队长是要用那一招了。”袁柏清低声说着,拉着其他人又往后退了几步。

  

  苏沐橙问道:“哪一招?”

  

  “星图,那才是队长第二种异能的真正形态。”袁柏清的神情有些复杂,这一招固然威力巨大,但王杰希从不轻易在人前显露,一是耗损极大,二是控制不好会有失控的危险。

  

  苏沐橙认识王杰希的时间也不算短,但以前也只是听说王杰希的第二种异能,从来没亲眼见识过。只见王杰希挥开荣耀之书,原本黑红色的天空突然传来了破碎的声音,晦明不定的幽蓝色衬着逐渐亮起的星光像一块巨大的幕布从天际延展下来。那些星星受到了召唤,争相迸发出自己最耀眼的光芒交织成一张巨大的网覆在防御罩上,每一个节点上都缀着一颗闪烁的星辰。

  

  王杰希猛然睁开双眼。星图的能力损耗过大他一直不敢轻易使用,而如今利用荣耀之书所带来的浩瀚力量竟然能将这片区域的星空尽握于手,难怪人们对于强大的力量趋之若鹜,掌控事物时所带来的满足感的确非常诱人。他闭了闭眼睛,尽量去平复心中躁动的情绪,操纵着星辰化成一道道光束与尚在降落过程中的火石碰撞,从而减少对城区的损害。

  

  也许是意识到王杰希的星图在一刻,火石就不可能威胁到第一区,攻击很快便停止了。王杰希抬头去寻找叶秋的所在,毫不意外地对上了一双满是戏谑之意的金瞳。

  

  “他竟然将全部都托付给你,厉害厉害。”叶秋打量着头顶呈现扩张之势的星空,故作姿态地鼓掌,浮身半空扫视过下面站着的人,然而那傲慢又不屑的视线最终还是落在了王杰希身上,“不知道他有没有告诉你,你玩的太过火了会让他短命?”

  

  果不其然,叶秋这话出口的时候,王杰希的身体有明显的抖动,肉眼可见的星空也开始不稳,给人一种天幕将坠的不安全感。

  

  “不要听他说话!”苏沐橙第一时间冲了上去,在此时散发出巨大能量的王杰希身边竟然还能站得稳稳当当,一层似有似无的白光笼罩着她的身体,保护她不受那些狂躁能量的影响。

  

  王杰希有些痛苦地合上眼帘后又睁开,掌控星图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虽然有了叶修的支持变得容易了许多,但关键还是在他的心境。一旦心绪乱了,再强大的力量也会崩溃。

  

  “被我说中了是不是,你害怕失去他么?那你怎么还不去死,你死了,他就能好过很多。”

  

  “你话太多了。”

  

  叶修突然在叶秋面前出现,他的形体没有完全从书中脱出,显得有些虚幻,但眉宇间已然染上愤怒,一拳砸在跟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叶秋竟然不躲不闪,结结实实地受了他这一拳,嘴角的血迹很快消散,那满身令人不快的傲慢气息这才褪去了一些。

  

  “我这可是为你好啊。”叶秋无所谓的摆摆手,手掌一翻做了一个向下按压的动作,所有的人和物便全部静止在原地,就连有着“安”咒保护的苏沐橙也只能艰难地挪动四肢,“这下没人能干扰我们了。”

  

  静止时间的法术叶修挥挥手也能解开,但他此时解开叶秋肯定又会再次静止,与其跟他来回浪费时间,倒不如看看这家伙到底想做什么。

  

  叶秋似乎也料到了叶修不会立刻解开法术,拍拍手竟然将周围的环境也换了一个样。叶修看到他们所处的是一片非常繁茂的森林,错落的丘壑中有鸟兽的踪迹,然而下一秒,灼热的火球轰然坠落,砸出一个深坑的同时,千里之内再无任何生机,也就是在那之后不久,人类的身体出现了变异,异能将生活的处所封闭起来,也将人类分成了两种。

  

  “你给我看这些是什么意思。”

  

  “我们无父无母,应天地而生,在宇宙中漫无目的漂浮着的那段时间里,我一直看着你。上千年的岁月,你也真是够懒,竟然一直不醒也不动。”此刻的叶秋突然卸掉了那一身惹人厌的气息,就像是时隔多年见面的老友在讲述过去的故事,他没有去看叶修,但叶修却能从他低垂的眼中找到一丝柔和,“就算是后来坠落在地球,我也以为以后的日子都会那样继续下去。但你封印了我,又去跟那些愚蠢的人类混在一起,亲人是什么,朋友是什么,爱情又是什么?那些统统都不重要!”

  

  “叶修,这个世界上只有我是和你一体的,我们才是一样的。”叶秋抓着自己心脏处的衣服,五指刺进血肉,那里没有任何心跳的声音传来,他的眼睛里迸出血丝,死死地瞪着身边无动于衷的叶修,继续说道,“你却在人群里变得跟他们一样,可是你看看你要保护的这些人类!”

  

  场景突然切换成许多个单独的屏幕,叶修仰面一个个地看过去,欺骗、咒骂、陷害、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自相残杀……这些事情每一天都在上演,而在第一次大崩溃时则更为混乱,每分钟都有人变异或死去,正常人也能被活活逼疯。

  

  “即使你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也不会感激你!”叶秋一挥手,他们又回到第一区,他指着下面那些正在奔逃向避难所的人们,恶狠狠地说,“如果他们知道你就是荣耀之书,他们不会再称呼你什么区长什么‘斗神’,你就是给他们带来灾难的恶魔!贪婪的人想利用你,怨愤的人要杀了你,谁会记得你的好?”

  

  “那也是对我,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叶修冷漠地看着他,那上千年的时间里他倒是知道这家伙一直在自己身边,但他着实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这么想的,该怎么说呢,有种孩子没长大总想赖着自己的感觉。

  

  叶修停顿了一下,趁机观察城区里的情况。叶秋所说的有一点倒是没错,他是在人群里呆的太久了产生了一些原本根本没有的感情,就好比他会有喜怒哀乐——他会因为失去了朋友而难过,他会因为有人欺负沐橙而愤怒,他会关心别人会调侃别人,一身的冷漠慢慢褪去。

  

  那个时候他以为所谓的人类情感也不过如此。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的确,下面那些人类原本与自己并没有任何关系,他这么拼命也并不会换来什么,叶修不紧不慢地说着,“但现在的情况有些不同。”

  

  叶修的眼中映出一个人的模样。他能读出这人在被静止的那一刻看向自己的眼神中所包含着的东西,这真的很神奇,因为人心是复杂的东西,他却能准确地了解这个人想表达什么。

  

  “我爱上了一个人。”

  

  为他,我愿意守护这个世界。

  

  

        *对,这就是典型的那种因为一个人毁灭or拯救世界的例子。虽然很中二,但我本来就是一个中二的人啊(好了你闭嘴。

        *我算算完结还有几章……恩…差不多还有个三四章吧,打个预防针

评论(6)
热度(76)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