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17]

    *不好意思我上次更这个什么时候来着……(被打

       *这么慢是因为原来的大纲只写到老王和修修相认,之后的大纲昨天刚写好,然后发现也没多少内容就接近完结了……

  *最近没有刀,请放心食用

       

        一//夜欢//愉之后的身体在第二天就想活蹦乱跳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是叶修并非寻常人类的体质,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恍惚着睁开眼,除了腰和后面那处有些酸疼之外,倒也没什么大碍了。

  

  “醒了?”王杰希走到门口,正用毛巾擦着手上的水渍,腰间还系了条草绿色的围裙,“起来吃饭吧。”

  

  叶修懵懵懂懂地点头,揉揉腰掀开被子下床,脚刚蹬进拖鞋里就看到王杰希穿着灰色棉袜的脚出现在视野中。

  

  “还好么?”就这一会儿的功夫,王杰希换了条用温水浸湿的毛巾,一手捧着叶修的脸,一手轻轻给他擦脸,“你看你睡得脸上都有红印了。”

  

  叶修呜呜嗯嗯的任他摆弄,最后整个人向前一趴,直接栽进了王杰希怀里。

  

  “快起来,你不是还有事要做?兴欣的人刚才打电话给我说已经在微草总部等着了。”

  

  一说起正事,叶修才将将收敛起那些慵懒,简单收拾了一番就和王杰希赶到微草,微草的队员们正和兴欣的人“相谈甚欢”。

  

  “队长!”微草的小队员们看见王杰希走进来如同见到了救世主一般扑过来,扯着他的袖口和裤脚,“兴欣的人有毒啊!”

  

  “我是文盲!我承认了不要再给我讲知识了……”

  

  “队长,我能申请和呼啸断绝来往吗?”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扫视过一遍房间里的人,这就是叶修所说的“八灵”,分别代表八方卦象作为封印那个石灵的阵法的守护者,能力可以说是各有千秋,有天资过人战斗力强悍的姑娘,也有靠头脑知识取胜的圣者弟子,霸图分公会里的小牧师,甚至呼啸战队的正式成员方锐也让叶修给挖了过来,真是不得不服。

  

  “猥琐方,捡捡你的节操。”叶修白了他一眼,拍拍手把兴欣的人都叫过来,“兵分三路。老板娘你和沐橙小唐先走一步去疏散第十区的居民,剩下的人全都跟我去陨石坑。”

  

  “陨石坑附近有巨大的辐射,我们直接靠近没问题么?”安文逸虽然接受了自己作为“八灵”的身份,但骨子里的谨慎还是改不掉的。

  

  “跟着我不会有事。”叶修摆摆手,“我想趁他还没有完全冲破封印试着阻止。”

  

  “可是莫凡和包子还没有汇合。”陈果说。

  

  “我已经唤醒他们的记忆了,大家在路上汇合。”叶修扬手给陈果和唐柔开了一个传送阵,“万事小心,能劝导离开最好,实在不行使用强制性手段也要带民众离开。”

  

  “明白。”唐柔点点头。

  

  “罗辑,你留在第一区,我有事情拜托你。”叶修说,“你有没有去过神谕之塔的顶层。”

  

  “顶层是……”罗辑试探性地问道,“‘圣裁’所在的地方?”

  

  叶修点头,说道:“我没记错的话,负责看守‘圣裁’的是三圣者之一的孟玲,但第二次大崩溃的时候她却不知所踪,我担心刘晨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我明白了。”罗辑立刻心领神会,“我会注意塔里的情况的。”

  

  叶修深吸一口气。说到底他也不知道现在所做的这些能否有作用,但总要一试,这个时空的发展轨迹已经乱了,所以第二次大崩溃到底会不会发生,王杰希的死期又在何时,是就连他也无法预估的未来。

  

  “出发。”

  

  也就在叶修等人出发的同一时间,人类九大安全区全部下了戒严令。即日起,严格限制进出人员,普通民众不得擅自与外来人员接触,密切监控城域内的状况——人类最后的防护壁垒确已升起。

  

  安全区里的人们隐隐感觉到即将有大事发生,却无法从封锁消息的高层那里得到任何线索,生活还是和往日的每一天一样,但谁也不知道安全区外面的地方此时已经是人间地狱一般的景象。

  

  包荣兴恢复记忆之后立刻就按照叶修的指示赶往第十区,只是他孤身一人,非常时期连各区之间互通来往的商队都找不到,自然也没办法搭上个顺风车,便只能凭着脑子里的印象赶路。只是他这个记性一向不是太好,除开安全区之外的地方更是一片荒漠,枯树都长得一个模样,这叫他怎么分辨东西南北?

  

  “啧……”包荣兴挠挠头发,有些烦躁地在一块大岩石上蹲了下来,“不如我就在这里等老大来好了!”

  

  包荣兴一屁股在岩石上坐下,盘着腿托着腮,嘴里叼了根干草,百无聊赖地盯着远处即将跌下地平线的太阳发呆。冬季的夜晚失去了太阳的温度就变得格外寒冷,他裹着件土黄色的大衣,兜帽一戴,毛绒绒的领子就遮去了大半张帅气的脸,嘴巴一张就是一圈雾蒙蒙的气体在空气中打转。

  

  作为一个经常在外头混社会的人,包荣兴可没少往安全区以外的地方跑,在别人看起来危险的行为他倒是一点都不放在心上,时间久了,对于露宿在野外这种与找死无异的事情也能视为家常便饭了。但饶是他这种神经大条的人,此时也察觉到了一丝异常——这年头丧失者也流行开聚会了?

  

  包荣兴本来有些困意上涌半耷拉着眼皮,待看清了不远处的景象之后双眼突然睁大,眉头拧起,低声道:“什么情况,丧失者晚上出来吃烧烤?”

  

  荒漠里人迹罕至,唯一活动的就是那些分散在各个阴暗角落里的丧失者,夜幕一降临,这些家伙就跟受到了召唤一样从各处钻出来,聚集在一起后竟然还特别一致地朝一个方向前进。无论从哪个角度思考,这个场面都不太对劲,再配上头顶升起的那轮赤红色的月亮,包荣兴打从心底里感受到了一丝寒意。

  

  丧失者的队伍完全没有朝他这边来的意思,包荣兴估计了一下数量,觉得自己还是偷偷跟上去比较保险。但那些家伙走的是跟第十区相反的方向,他跟上去就会错过跟老大汇合……包荣兴抓着头发纠结的时候,脊梁骨猛然一凉,他几乎是凭借着多年锻炼出来的身体本能避开的攻击,脊背弓起手掌抓地停在距离岩石几米远的地方。

  

  “呦呵我说是哪个不要脸的偷袭我,原来是你!”包荣兴对着并不会跟正常人有任何交流的丧失者聊得似乎还很来劲,手一招具现出一块板砖扬起来就朝这个身手敏捷的丧失者头顶砸去,“看我打死你!”

  

  板砖落下时仅有几道不甚明显的紫色雷电炸裂在空气中,这场战斗便结束了,包荣兴拍拍手,叉腰站在原地,对着丧失者的尸体说:“看吧,这就是偷袭的下场。”

  

  他这么一折腾将不远处走得慢些的丧失者给吸引了过来,包荣兴回身一看情况不妙,但四下一片荒野,跑也没个目标到最后再迷路,还不如在这里把动静搞得大一些,如果叶修他们经过一定能注意到。这么决定的包荣兴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就朝丧失者的队伍冲了过去,红月高悬空中,却被这突如其来的道道紫雷从中间劈开,尤为骇人。

  

  “七月份的尾巴——你是狮子——座!”

  

  再配以高亢洪亮的歌声,他就不信老大他们听不到。

  

  不得不说,包荣兴这个策略非常有效。

  

  ——他的老大还有其他朋友直接从天而降。

  

  “包子你可以闭嘴了!”随着这句怒吼声降临的还有同样狂暴的龙卷风。

  

  “我认为只要有脑子的人绝对不会往丧失者群里冲。”有人淡淡地批评着包荣兴这种不要命的行为,高举起十字架的动作却没有丝毫迟疑,一道道治疗的白光准确无误地落在包荣兴身上。

  

  “好在我们及时赶到了。”碧蓝的水之花在荒漠中盛开。

  

  包荣兴的歌声停止了,人也有些惊讶地站在原地,猛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迫不及待地叫着“老大”去找人,就连背后有丧失者的爪子追到都没心思顾及。他脚下的地面突然塌陷下去,包荣兴一个没站稳直接落进了土坑里,呸呸两声吐掉嘴巴里的土仰头去看时,千机伞的银光从头顶掠过接着穿过了丧失者的喉间。

  

  “还不上来?”

  

  “老大!”

  

  叶修就站在他刚才坐着休息的那块岩石上,千机伞一开一合扛在肩头,低头看着蹲在坑底只顾着兴奋的包子,无奈地笑笑,说:“包子,归队。”

  

  “是,老大!”



        *这里叶修他们已经传送到包子所处的位置附近了,所以听到了他那“悦耳”的歌声。

评论(7)
热度(72)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