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all叶】梧桐-第七回-

  *打个广告  all叶《荣耀之路》二刷///王叶合志《星阅》

       

       中原,微草阁。

  

  王杰希回到摘星阁时恰好听到打更的声音传来,夜深人静,他虽走得不慢,却并未发出一丝声响。阿修已经睡下了,毫无防备地将后背露给他,寒冬腊月本就天凉,偏偏这人被子滑下去梦里也毫无知觉,只知道将四肢蜷缩起来,叫人看了格外心疼。

  

  王杰希把被子给他往上盖了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才吹熄了烛火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这接下来几日王杰希都是早早起来处理阁中事务,一进书房就是大半日,却也不得清净,关于阿修从摘星楼跑出来在微草阁里到处乱窜,逗逗阁中弟子,再摆弄那些草药丹炉,惹得整个微草阁上上下下不得安宁的消息频频传来。

  

  实在逼急了,就由王杰希亲自将人捉了带回摘星楼,但过不了多久他就又跑出去闹腾别人,除了天天在研究配药实在撩不动的张新杰“幸免于难”,其他人可以说是提起阿修就变脸。

  

  “阁主!”

  

  刘小别风风火火地冲进来,王杰希刚落在纸上的笔墨瞬间划了多余的一道水痕,他神色淡然地看着刘小别扑在自己桌前,焦急道:“阁主,你快去看看吧!”

  

  “又有何事惊慌?”

  

  “是叶……是阿修,在闹脾气呢!”

  

  “哦,闹什么脾气?”王杰希闻言继续写字,他换了一张宣纸铺好,“需要什么尽管给他,微草阁不差那点银子。”

  

  “阁主,他在房顶上仗着轻功到处跑,我们也不敢跟他动手。这……”刘小别心中暗道这位叶秋前辈还真是够不省心的,若是从前也罢,估计就算是人把微草阁房顶拆了也没人拦得住,但现在都伤重失忆,那踏叶千里的轻功仍旧是令后人望尘莫及。

  

  “他想做什么便由着他做,左右不过是修缮下屋顶罢了。”

  

  王杰希似乎一点不受这些情况影响,他知道阿修绝不是四处给人惹麻烦的性子,他这几日这样做,不过是想惹得微草阁厌烦他,好让自己早点送他离开这里。王杰希无声笑笑,遣退了刘小别后也不再写字,把墨笔往桌案上一搁,瞧着窗边那一株不知何时落上的梅花。

  

  “贵客迎门,微草阁怠慢了。”

  

  王杰希从容地站起身行至桌边,亲手沏了两杯茶,话音落地时,一道曼妙的身影便从窗口翻了进来,身法速度之快,与叶秋相比也毫不逊色。

  

  “王阁主,别来无恙。”

  

  来人是一妙龄女子,挽着双平髻,拉下裘帽后露出一张惊为天人的姣好面容来,普天之下,不会有人不识得这张脸,即使亲眼见过的人寥寥无几,但她的画像在市面上却价值千金。她有礼貌的抿唇微笑,配着双颊边的点点绯红色,显出三分娇美,而余下那七分的灵动与俏皮,便深藏在她宛如宝石般的眸子里。

  

  “苏姑娘,一路奔波劳累,请坐。”

  

  来人正是嘉世府苏沐橙,她前些日子本是去了东海与挚友烟雨楼楼主楚云秀游玩,后来接到了叶秋被七天舫追杀生死不明的消息便匆匆赶回,只是她并没有回到嘉世府,而是秘密转道来了微草阁。这还要多亏了他们一行人找到了叶秋下落的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她,王杰希又派柳非前去接应。

  

  苏沐橙解下白色狐裘,只是抿了一口茶水便面露急切地询问叶秋的状况。

  

  “苏姑娘莫急,叶秋身上的毒已经被张副帮主解了大半,却邪造成的外伤也用了上好的药汁,余下的内伤稍候些时日也便能痊愈了。”王杰希说,“只是记忆……”

  

  “是我大意了,当时就该留在嘉世府中,总不至于让他孤立无援。”苏沐橙咬着下唇道,但她自己最是清楚,即便她当时人在嘉世府中,叶秋也会想尽办法不让她插手这件事。

  

  她猛然站起来,朝王杰希行了一个大礼,垂首道:“此次多谢各位阁主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来日必将报答。”

  

  王杰希赶忙将她扶起来,苏沐橙自小跟着叶秋一起长大,情同兄妹,此次若是叶秋有个三长两短,恐怕这江湖上也再没有什么第一美人了。他沉吟半晌安抚道:“你如此言重,可是不把我们当朋友了?”

  

  苏沐橙被他逗笑,隐去眼角那一丝微红,冷静地分析道:“我来的路上听了不少闲言碎语,总觉得此事有些蹊跷。这个七天舫以前虽然也是无恶不作,但一直避开招惹我们这几个大门派,此次一出手就将目标定在了叶秋身上。况且以叶秋的实力,如果正面对战,他绝不会受如此重伤,我怀疑……”

  

  苏沐橙很适时的中止了言语,她与王杰希相识也有许多年的时间了,此时对视一眼,便都明白这个“怀疑”指向了谁。只是如果常年身处嘉世府的苏沐橙也与他们曾做过的怀疑一样,那么这份怀疑可就不再是怀疑了。

  

  “这几年因为嘉世的财政状况不佳,域内百姓流离失所的现象增多,也起了几次动乱,再加上几届武林盟的频频失冠,治理政策与陶轩背道而驰,陶轩对叶秋已是颇为不满,前年又来了个刘皓……他在嘉世有府主之名,却无府主之实。”苏沐橙所说的王杰希他们又何尝不懂得,只是明眼人知道陶轩有意让叶秋背黑锅,大多数的百姓却是看不通透的,“陶轩这些年,变化越发大了,起初还勤勤恳恳地为百姓着想,现下却只顾着利益和名誉。前些日子还硬逼着叶秋露面作个大消息给嘉世府造势,叶秋不答应,他气急之时还拿府主的位子威胁叶秋。”

  

  想来这苏沐橙常年在嘉世府里,这些事情叶秋不太在意,她却一五一十地记在心里,也没有旁人可以信任说道,如今见了王杰希,话匣子一打开便全吐出来了。只是听到此处,王杰希忍不住嗤笑一声,看着苏沐橙投来的疑惑目光解释道:“我是笑那陶轩,与叶秋相处近十年,竟还拿府主的位子威胁他,叶秋若是想要那劳什子的地位或钱财,早就一统江湖了,当真是愚不可及。”

  

  “可不是,叶秋想要的……”苏沐橙端起桌上的碧螺春,看茶叶在水中沉浮,“不过是一个江湖。”

  

  “你可知道用却邪伤了叶秋的人是谁?”

  

  提起这个,苏沐橙的脸色愈发的难看,她沉默半晌,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说:“是孙翔,出身越云,天资聪颖,性子却鲁莽自满。陶轩将他带到府中观察了一段时日,就让他与叶秋比试了一场,还让他手执却邪,这才……”

  

  “即便如此,那孙翔是有何等本领才能伤了叶秋?”王杰希的声音一沉,“恐怕是有人故意为难于他。”

  

  “孙翔与叶秋的比试的确太过突然,那几日叶秋的状态本就不好,陶轩却像是算准了日子一样,现在算算,应当是比试的第二日晚上七天舫的人就到了。”

  

  “看来你们是回不去嘉世府了。七天舫所图为何尚且不明,但陶轩与他手底下那些人想要什么,却是不用想都能知道。”

  

  苏沐橙点头,那东西,江湖上谁人不怀点心思。

  

  “那我们就要在王阁主这里多叨扰几日了。”苏沐橙俏笑着,却是根本不在意能不能回去嘉世府,她一向跟着叶秋,叶秋在哪里,哪就是她的容身之处,“他住在哪里?我可方便过去看看?”

  

  “这是自然,安全起见,我将他安置在摘星楼。”王杰希引着苏沐橙一道前往,叹气道,“希望他见到你,能稍微想起些什么才好。”

  

  洛城。

  

  中原与南疆之间的道路格外险峻,喻文州和黄少天二人纵然是一路快马加鞭,也用了将近三日的时间才抵达中原与南疆的边界处——洛城。他们不过离开蓝雨山庄几日,刚刚寻到叶秋老家就出了事端,喻文州怀疑此事个中蹊跷,他们此次返回南疆恐怕是有人刻意引来的。

  

  不想让太多人护在叶秋身边然后好下手么……喻文州坐在客栈里,整间屋子并没有点灯,他却视若白昼一般行动不受任何影响,思及此处,眼神一凛,杯中的茶水结了一层薄冰。也罢,他想着,即使是想办法引走了蓝雨和霸图的人,叶秋在微草阁一日,除非王杰希身死,否则便无人能动他。

  

  喻文州在心里默默算着时间,又听到外面打更的杂役经过,黄少天出门已有两个时辰未归,探听城内状况早该返回,却……他耳尖微动,悄无声息地翻身上床,眨眼的功夫便伪装成已经熟睡的模样,却暗暗屏息凝神,弥漫在屋中的烟雾半点也进不了他的身体。

  

  有人进来了,喻文州听声辩位,是三个人,两男一女,武功都不俗。

  

  铛——

  

  剑刃稳稳地插在床榻深处,敌人杀心之重从剑身剧烈的颤抖便能看出,也就是在剑刃即将刺穿喻文州喉咙的最后一刻,他的身影从榻上消失不见,接着便传来血肉横飞的声音。桌案上的烛火应声而亮起,喻文州一身整洁的衣袍站在桌前,手中折扇一展轻轻摇动,将这凛冬里的寒风变得又凄厉了几分。

  

  方才动手的那人已经倒在地上,喉间鲜血喷涌。

  

  另外两人则有些怔愣地呆滞在原地,看上去没有太过惊慌失措,想来是受过专门的训练,也料到了这种状况的发生,只是资历尚浅,还不成气候罢了。

  

  “二位深夜造访辛苦了,我们时间很多,可以慢慢聊。是哪家主子想要我的命?”喻文州施施然坐下,比起他来,另外那两个黑衣人倒更像是被刺杀的了,微微泛着蓝的眸子扫过他们全身,“他都没有告诉你们,多派些人来?”

  

  “我们本也没想能杀了你。”

  

  “那为何还要来送死?”喻文州笑道,“我脾气虽好,但人若犯我,我也要自保是不是。”

  

  “只是给你们一个警告,不要插手我们与叶秋之间的事情。”其中那名男子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若执意保护叶秋,蓝雨山庄也难逃此劫。”

  

  “你们是七天舫的人。”

  

  “不错。”

  

  喻文州点点头,像是爽快应承下的模样,折扇一收一拍落在掌心,他唇角微挑,眼底全是笑意。

  

  “你们觉得今夜还能活着走出这里么?”

  

  “喻文州,我知道你用毒的本事厉害,但你也别忘了,若是论身法速度,在这狭窄的小屋中,我二人即便死,也能拼得你重伤。”

  

  “你说的很有道理,二位请便。”喻文州捕捉到他们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神色,绕开地上的尸体重新整理自己的床铺,“还不走?若是少天回来了,你们就是想走,也晚了。”

  

  “他?他自身……”

  

  “你们莫不是觉得区区几个埋伏和刺客就能奈何的了他吧。”

  

  男人只觉背后一凉,背起同伴的尸首立刻和另外的女子从窗户离开,他们前脚走,后脚黄少天就从窗外翻了进来,看似非常郁闷地咕咚咕咚灌了满肚子的凉茶,一屁股坐在桌旁。

  

  “你是想问我为何不杀他们。”喻文州叹气,解释道,“杀了他们对我们也没什么好处,倒不如放长线,钓大鱼。”

  

  “你想借此机会把七天舫的人摸出来?”

  

  “不,”喻文州意味深长地一笑,“他们不是七天舫的人。”

  

  “啊?那是谁,你是不知道,我出去打探情况,回来的时候突然就冲出来一大群人围攻我,虽然都是一群渣渣但也是很烦人的啊,嘴里嚷嚷着什么七天杀人无一不死,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越是如此,越是说明他们并非七天舫的人,但他们与七天舫也脱不了干系,我很好奇,他们究竟想做什么。”

  

  “哎呀好复杂……算了算了,你慢慢思考吧,我先去睡了。”黄少天起身伸了个懒腰,正好背对着喻文州,喻文州突然叫住他,缓步走过去,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的肩头拂过。

  

  “什么?”

  

  喻文州用拇指捻了捻这些白色的粉末,也没说什么,便让黄少天去休息了。

  

  “原来如此。”

  

  中原,微草阁。

  

  “今晚的月亮不错。”

  

  阿修听得身后有响动,也没在意,直到白色的狐裘落在身上,他才偏头看向径自坐在自己身边的苏沐橙。

  

  “姑娘家大晚上不睡觉,上房顶来做什么。”

  

  “吟诗作对,月下独酌,不好?”苏沐橙还他。

  

  “酸死了。”阿修笑笑,把狐裘披在苏沐橙身上,看她欲言又止便说道,“我虽然受伤未愈,但内力尚在,不碍事的。”

  

  “你现在叫阿修,这名字更酸。”

  

  “我有什么办法,又不是我乐意失忆的,好歹失忆了没说自己叫叶秋,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阿修摊摊手,“也罢,以后离了嘉世,我也能用回原本的名字了。”

  

  “不过说来奇怪,你今晚吃饭的时候是怎么一眼看出我已经恢复记忆的?”

  

  “嘻嘻,不告诉你。”苏沐橙冲他做鬼脸,叶修也不逼问,就此作罢,二人就这样一起坐在屋顶看月亮,倒是默契得很。

  

  “我见你刚才放了只鸽子走,给谁的?”

  

  “不告诉你。”叶修随口回她,又接着笑道,“给老韩的。”

  

  “张新杰都已经启程赶回北漠了,你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

  

  “霸图与嘉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我想让他帮我查些东西。”

  

  又是一阵沉默,苏沐橙看看他,又想起王杰希他们,几度张口话到嘴边也没说出来,最后也只是试探性的低声问道:“叶修,你对王杰希……”

  

  “沐橙,”叶修忽然打断她的话,他站起来,迎着清风明月,看一朵寒梅在掌心凋零,“我们该离开了。”

  

  

        *《梧桐》更新如此之慢一方面是当初设定这个故事的时候背景有些大,又掺杂着各种爱恨纠葛,再加上是古风江湖,写几句就要去查资料翻设定,我几乎要用一整个下午才能写出一章的内容。一方面就是这种设定很容易写崩,我其实是非常害怕的orz

        *还有一点要说明,这篇不会只重点描述叶修(当然他是重中之重),很多场景经常同时发生,所以我会尽量标明时间和地点,方便你们转换视角。

评论(9)
热度(74)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