翃鹓_(阿渊

不定期失踪人士

叶受/奇迹黑/瓶邪
盗/全/龙/哑

我静静地讲一个故事
也愿你能慢慢地听完

【王叶】万叶洄游[15]

*诈尸更新

叶修醒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开了,苏沐橙赶来的时候,王杰希这一幢小别墅都显得有些狭窄,多大的空间都塞不下这群闹腾的家伙。上至联盟主席冯宪君,下至战队训练营里的小后辈,把本来挺大的一间待客厅给堵得水泄不通。

“张新杰你不要这样看我,我很惶恐。”叶修终于穿了一身还算得体的衣服,王杰希一怒之下把家里原来放着的叶秋的衣服都给扔了,王杰希的衣服穿在身上松松垮垮的,他就盘腿坐在沙发上跟人说话。

被点名的张新杰托着眼镜,透视般的目光又把叶修上下扫了一遍,他说道:“我还是很难理解这一切,从科学上解释不通。”

“那就不要理解。”叶修示意他靠边儿站,“你们闲的没事就去好好查是谁在制造引灵。”

“查了,据赵虎说他们一直都是负责从第一区运送黑曜石到第十区,然后把那个老板交给他们的东西卖出去,对于那是引灵并不知情。”喻文州说。

“那个老板叫什么?”叶修皱着眉问。

“只听说他姓陶,中年男子,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姓陶?”苏沐橙先反应过来,跟叶修对视一眼,“会不会是……”

叶修沉声:“不能确定,但他为什么要做这个?更何况,引灵最关键的成分陨石粉不是一般人能拿到的。”

“老冯,”叶修说,“麻烦你通知各区长集合一次吧,越快越好。”

“好。”冯宪君站起来走到他面前,一脸严肃地说,“但你也要把事情说清楚,不然……很难服众。”

关于他是从未来来的消息还没有传开,仅仅是这几个内部人员知道,他们虽然心怀疑惑,但至今发生的很多事情都足以证明叶修所言并非空穴来风。

叶修点点头,说:“会议时我会说明一切。”

既然是紧急会议,九区区长都是立即动身前往第一区,除了每年的例行集会外,这种所有区长全部到齐的情况并不多见,但也说明一定是出了大事。联盟虽然尽量压下消息,但这些区长着实太过招眼,尤其是第五区轮回的那个年轻区长周泽楷,人长得帅能力又强,整个安全区想嫁给他的姑娘不计其数,天塌了她们也能把周泽楷的行踪给翻出来。

而就在第一区等待人到齐的叶修和王杰希就清闲得多,扛不住叶修软磨硬泡的王杰希最终还是答应了他出门的要求。叶修仰着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算是奖励,王杰希就彻底没脾气了。

叶修先是去看了被关押的赵虎几人,当他问到那天杀人灭口的凶手是谁时,赵虎的脸色刷的就白了,眼神也躲躲闪闪的,支吾了半天才吐出一个字。

“圣……”

“神谕之塔三圣者之一,对吗。”叶修反而冷静得多,撑着下巴道,“如果我没猜错,是刘晨。”

赵虎不说话了,十指紧扣着,额头也冒出冷汗,这件事情他始终不能相信,但似乎认识了叶修之后,死而复生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都发生了,也就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了。

“好了我知道你一时半会很难接受这些事情,”叶修拍拍赵虎的肩膀,“我已经拜托了人带你们去安全区住下,把从前的事情全都忘掉,不会有人为难你们。”

“我们运的那些东西……是不是……”

“剩下的交给我们。”叶修没有再继续这个问题的意思,他打开铁门带着赵虎出去,阿清立刻迎了上来,他那一帮子兄弟也已经收拾好东西站在一起等他。

叶修看了一眼早就等在一旁的郑轩,笑道:“麻烦你们了。”

“尽管交给我们吧,叶神。”郑轩拍着胸脯说。

赵虎本来要上车,听到郑轩称呼叶修的这一声,突然停了一下,他犹豫着看向叶修,叶修知道他还有想说的话,就主动走过去。

“你是……”

这是世界上姓叶,还能被蓝雨战队的队员称呼一声“叶神”的人,只有一个。

“我原来还有一个名字,叫叶秋。”

“是,我早该猜到的。”赵虎笑了笑,转过身对叶修鞠了一躬,很长时间都没有起身,“多谢。”

叶修扶起他,说:“你所期望的,会实现的。”

赵虎有些不明所以,下一秒就被叶修推进了车里,他站在原地招了招手跟他们告别,赵虎还打开车窗,大吼了一声“兄弟谢了”。王杰希不知道从哪里走出来,很自然地把叶修揽进怀里,握住他冰凉的手指。

“手都凉了,回去吧。”

“诶我还得去趟神谕之塔。”叶修也不挣开,顺势倚着王杰希的身体,“我让罗辑去问了大长老,刘晨一直都没回到神谕之塔,估计是逃了。”

“我们回来之后没多久,刘皓也不见了。”虽然那几天王杰希一直守在叶修身边,但外面发生了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刘皓……”叶修叹口气,“还是和他父亲走上了一样的路。”

“我陪你去神谕之塔。”

“好啊,”叶修被他牵着眨眨眼睛,神秘兮兮地说,“那你可不要被吓到。”

----

会议的地点定在了神谕之塔里,这是从没有过的事情,就连各区的区长也是惊讶了一番。韩文清一进去就看到了早已等候多时的张新杰,两人打了个招呼就不再说话。楚云秀大老远就看到了站在门口等她的苏沐橙,一个箭步冲过去,两人拥抱了一下就开始寒暄。而呼啸的区长林敬言看到方锐,眼神往他身后陈果几人身上飘了飘,笑着问:“这就是你很重要的事情?”

“是啊,”方锐打哈哈,他一把勾住林敬言的脖子,“等会你就明白了,吓死你。”

林敬言也不反驳,擦了擦眼镜落座,扫了一圈这屋子里坐着的人,可不得了,冯宪君、队长副队长全到了,这阵仗是要世界毁灭了么?

“听说这次是有关某个从未来来的人?”张佳乐敲敲桌面,眼神止不住地往还在腻歪的王叶二人身上跑。

“我说你们俩注意点行不行?这要开会呢干正经事知不知道?你们俩都在第一区天天见的就不要在这里喂狗粮了行吗?”黄少天实在看不下去了拍案而起,他又把炮火转向冯宪君,“主席,这是目无法纪!你都不管管?”

冯宪君掏出手帕擦擦汗,他昨天刚知道了一个惊天猛料,至今没有缓过来,黄少天说什么?法纪?对对对,法纪就坐在你对面,他真管不了。

“黄少天你再吵我就把你赶出去。”

“我靠靠靠老叶你的良心呢?”

“呵呵。”叶修懒得搭理他,径自站起来拍拍手,将众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空旷的房间里他淡淡开口,“今天把大家叫过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首先你们要保证,一会儿不论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要保持冷静。”

张佳乐回给他一个白眼,在场的这些人哪个不是打拼了几年才到这个位置的,战场上什么没见过叶秋还能说出个丧失者来?

“准备好了嘛?”

“快点开始。”韩文清黑着脸瞥他,叶修撇撇嘴,表示自己很无辜。

“首先,我真名叫叶修,来自未来。”叶修制止了黄少天的发言,继续说,“我知道你们怀疑我说的真实性,的确,穿越时空对你们而言不可能,当然,我的‘无极’也做不到。”

“但我真正的能力并不是对外宣称的‘无极’。”叶修瞬间恢复严肃,此时的他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威严劲儿,一般人根本无法直视,“我是荣耀之书。”

这六字出口,整个房间都陷入了可怕的寂静,除了王杰希、冯宪君和兴欣等人神色如常以外,剩下的先是眨眼睛,再是吃惊,脸色恨不得组成一幅七彩图,到最后不知是谁率先发出一声爆笑,随后大笑声在房间里此起彼伏。

“老叶……哈哈哈哈咳咳,老叶啊,我知道你不要脸,没想到你能到这种程度哈哈哈!”

“还荣耀之书?你说的是小摊上十个金币一本的那种么哈哈哈哈!”

“胡闹!”

“这需要非常充分的证据,前辈。”

“我确定了他真的是叶秋没错啊,也就是他能……嗯,沐沐?”楚云秀本来也跟着一起开嘲讽怼叶修,但一扭头看到身边苏沐橙认真的表情,她突然感到一阵语塞。苏沐橙跟叶修关系好她知道,但如果不是无比严肃的事实,她绝不会露出这样的表情。

叶修满脸写着“我就知道你们会这样”冷漠地等他们笑完,很无辜地看了王杰希一眼,得到他肯定的眼神安慰之后清清嗓子。

“呵,没见过世面的一群家伙。”叶修拍拍桌子,“荣耀之书懂不懂?这还是你们擅自给我起的名字!就楼下大厅光柱里飘着的那个!”

说完没等黄少天他们反驳,身体整个凝聚成一道金光,这金光又缩成一个圆圆的光团漂浮在长桌中央,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书页翻动的声音,瞬间所有的杂音都消失了。

光团渐渐暗下去,露出了一本精致而厚重的书籍,烫金的花纹,交错着的法阵图案,那好贵的金属质感以及散发出来的力量波动,都与“荣耀之书”一模一样。就在所有人怀疑自己的眼睛惊讶得说不出话时,这本书,他开口说话了。

还是那副带着抹不去的慵懒与嘲讽的嗓音,只是发出的源头变成了人类的信仰之物,还是让人有一种幻灭的不真实感,分分钟都能出戏。

“这回信了没有!还不信我分分钟搞死你们再复活!”

荣耀之书在木桌上上蹿下跳,这可能是今生难得一见的场景,所以没有人移开目光,他们的视线太过露骨而透彻,反而让叶修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靠黄少天你想干什么!”觉得身后有劲风袭来,荣耀之书侧身一躲,在半空中非常耀武扬威地飞了一圈,“我警告你不要乱来。”

“呔!你是什么妖怪!快把老叶还回来!”说着黄少天就要抽出腰间的冰雨,管它是什么鬼东西先喂他一口三段斩。

“呵呵,大胆人类,见了真神还不下跪!”叶修也玩上了,飞到黄少天眼前扭了两下,在冰雨出鞘的瞬间,他飞快地用自己的身体往他脑袋顶砸了一下又躲开。

“我靠我的能力怎么发动不了?”黄少天一手捂着头顶,震惊地发现自己根本提不起一丝能力。

“所有异能都在我的记录中,封印也是很动动手的小事。”书摇身一变,又回到人类的模样,整个人懒懒地挂在王杰希身上,原本黑色的瞳孔也有几点金光在浮动,“还有什么问题吗各位?”

“那你……那下面那个?”

“下面那个就是时空记忆里的一个空形体,我才是本尊。”

“不行这太扯了我需要冷静一下。”张佳乐一头砸在桌子上,没了声响。

“阵亡一个,还有谁?”叶修扫过一圈人,什么样的脸色都有,喻文州张新杰和肖时钦算是冷静一点的,就韩文清和周泽楷,看着他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时间很多,我慢慢给你们解释。”

知道了这家伙就是荣耀之书后,这些人看他的眼神明显就不对了,大概就是接近理想幻灭的那种感觉。想想也是,这些年他们都敬仰信奉着的东西竟然就是叶修本身,这家伙还年年看他们在神谕之塔前朝拜,心里指不定乐成什么样。

“让世界毁灭吧,我活不下去了。”来自大多数人的心声。

既然叶修是荣耀之书,那么他做到什么事情也就不奇怪了,他慢慢解释了一切的前因后果。第二次大崩溃导致第一区陷落,“圣裁”落下,王杰希守护荣耀之书濒死,叶修赶来……倒转时空,数次寻找。

在座的一众人都神色复杂地盯着叶修那张欠揍的脸,他们这一圈子的人今天来干什么的?听王杰希和叶修感人至深的虐恋史?哦感情这么深啊真感人啊,人家谈个恋爱海誓山盟,你们好,谈着谈着世界毁了,完了不怕,时间倒流重新来一遍就好了。

靠啊!!!

所以我们好好过着日子就因为你俩谈个恋爱所以要在这里吃成吨的狗粮么!!!

王杰希你眼睛的深情收一收!反正两只眼睛里盛的量也不一样,你睁得再大也没用!

“所以现在我们到底是在过去还是……”

“过去。”叶修看了一眼王杰希继续说道,“距离我停止的那个时间点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但过去已经更改,这个世界就会偏离原有轨迹,成为独立的时空了。”

“现在刘晨刘皓逃走,第二次大崩溃的威胁暂且消除,但我们仍然不能放松,如今他从我布下的八卦封印中逃出,就是最大的威胁。”

“说起来,那个能跟你抗衡的家伙到底是谁?”张佳乐问道。

“他……”叶修提起他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双拳不自觉地收紧,“他与我同源,我是书灵,他是石灵,就是那块陨石孕育出的灵体,百年前的第一次大崩溃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的失控。”

“我恢复意识后将他暂时封印在石中,后来在第十区遇到了几个合适的人,委任他们为‘八灵’镇守这个封印。但是我的力量在时间回溯中消耗太大,被他趁机逃出来了。”叶修说着指了指对面坐着的兴欣众人,“我、沐橙、方锐、一帆、小安、小唐都是八灵之一,那家伙想杀八灵破了封印。”

“你不是?”正好挨着兴欣几个人坐的李轩偏头问陈果。

陈果摇摇头,双手环胸看他。

“不是怎么了?”她揽过身旁的罗辑,“我俩有特殊作用的。”

李轩见这位姑娘恐怕不太好惹,非常自觉地不再多言,在座位上正襟危坐,听叶修继续讲。

“大体就是这样的情况,我的建议是先搜捕刘晨刘皓,至于石灵叶秋,如果遇到了不要硬拼,你们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叶修坐回原位,“再就是都往第十区派点人盯着,尤其是陨石坑,他们的计划被打断,势必会谋划新的灾难。”

“你呢?”张新杰问。

“我去找剩下的两个八灵,看看还来不来得及加固封印。”叶修撑着下巴幽幽道,眉眼间显出几分疲色,只有那双黑亮的眸子里流淌着淡淡的金光,“可不要想太依靠我,我也很累的。”

“当然了,你们都是我的信者,我不会不管的。”本来沉闷的气氛让他这上挑的尾音一中和,压抑感也散去了不少,这人正经不了几分钟就又开始逗弄别人。

“靠靠靠谁是你的信者啊,从今天起我信蓝雨信队长信天信地信秋葵我都不信你!”黄少天“蹭”地站起来,眼睛里差不多能迸出火花来,要不是知道他对上叶修毫无胜算现在他就让叶修吃一记三段斩,“主席,你还管不管了,这家伙越俎代庖啊!”

冯宪君擦擦额头的汗,他带着个心脏病今天还来听这个“邪教”一样的会议也是很有胆量,要不是昨天打了预防针,今天就没有联盟主席的存在了。

“我觉得大家可以都听一下叶修的建议,关于刘晨的通缉问题我来处理。”毕竟是神谕之塔的三圣者之一,要让民众接受他的背叛并不容易,还要在不暴露叶修的真实身份的情况下。

“最后一件事,我为我任性的行为向各位道歉,给你们带来了很多麻烦,我当然会负起责任。”叶修再次站起来,这次无比严肃而认真地鞠躬,再抬起头时,他目光灼灼,“我会尽力而为。”

“前辈无需自责。”肖时钦说,“我认为前辈并没有做错什么事情,换言之,当时的情况进行时间回溯避免了很多人的死亡,不仅是拯救了王队一人而已。”

“我也同意肖队的看法。”张新杰附和道。

“那大家保持联系,有什么情况及时汇报吧?”喻文州笑了笑,合上手中的笔记本,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叶修,最终却是看向了自始至终都没怎么发过言的王杰希。

平常如果发生这种关乎人类未来的大事,他绝不可能是这样的反应,不说话也不动,就只是看着叶修的一言一行,想来眼睛里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了。喻文州暗暗在心里叹气,王杰希冷静如斯,但至今为止所发生的事情他正处于风暴中心,估计一时半会也提不起什么斗劲吧。

只是叶修为你做了多少,你真的明白么?

各个安全区的队长又跟叶修聊了一会,当然也有如韩文清这种怒视着他什么也不说的,最后还是让张新杰给拉走了。他们陆陆续续地出门,叶修和王杰希站在门口礼貌地送行,他咬着下唇,突然叫住所有人。

“等等。”

他很少用这样没有底气却又要故意说的大声的语气开口,喻文州他们三三两两地停在楼梯台阶上,或疑惑或平静地回头看着他。

“在你们看来,异能带来的是希望……”叶修顿了一下,话语中带上了些许的苦涩,“还是苦难?”

空气长久地沉默着,就如同这神谕之塔里百年不变的沉寂一样,漂浮的微尘都凝固在原地,静止在他们彼此交汇的目光中。

直到有人扯动四肢的位移,皮肉慢慢舒展开,这份柔和看似普通,却有细微的不同,包含了许多宠溺。

“希望或苦难,在未来自会有判断的。”喻文州率先开口,他手中的笔在指间转了两圈就插回了风衣的口袋里,对叶修笑笑继续沿着旋转楼梯走下去。

“排喻队一个。”李轩举手朝叶修摆了摆。

“不论如何,我相信人类的力量。”

“嗯,能赢。”周泽楷接下了张新杰的话。

“我说老叶你整天想什么呢?身为一本书你就好好躺着吧昂,本来也没有大脑神经元还天天思考社会人生,别最后变成哲学书啊哈哈哈!”黄少天这么一搅和,所有的气氛又全毁了,剩下还没发言的人对视一眼,也都回给叶修一个笑就罢了。

“呦老韩,还不走啊。”

韩文清竟然没有跟着离开,他低头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旋转楼梯,侧身唤了一声他的名字。

“我不管你是叶秋叶修还是什么荣耀之书,自始至终我认识的,就只是你。”韩文清浑厚而低沉的嗓音在塔内的空旷中回荡着,微弱的回声震颤着叶修的鼓膜,“我们要做的事情,一如既往,十年再十年,不会有任何改变。”

说完,韩文清连看都不看叶修一眼,略显沉重的脚步声一下一下踩在楼梯上,叶修的心脏也跟着颤动,砰,砰。

叶修在心里苦笑,他这话问的似乎是太愚蠢而无意义了,恐怕喻文州那几个心脏一眼就看穿他在想什么了。说到底,人类现在的生活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那块陨石,说他是人类的信仰,那也只是不得不面对现状下的自我慰藉罢了。可韩文清却说他们要做的事情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世界一刻不停地在向前走,所以人类要做的不是在过去哀叹,而是面向未来。

守护身边之人,为了能够好好地生活下去,迈向未来。

到那个时候,这个问题也许就会有答案了吧。

塔顶的房间里最终只剩下了王杰希和叶修两个人,王杰希慢慢走过去,从身后将叶修搂进怀中,双臂收紧的时候,他吻着叶修的发旋,轻声说道。

“叶修,我会陪你的。”

叶修放任自己倚靠着王杰希,整个身子软趴趴得不行,看起来恨不得化成一滩水融化进王杰希的身体里。他合了各眼,仰头吻住王杰希。

即使我们不能永久,这一刻的温存也是弥足珍贵。

叶修弯起眼角,转身抱住王杰希,冰冷的身体正在快速升温,暧昧的情愫随着他们身体的紧密贴合而蔓延在空气中。他故意用膝盖顶了顶王杰希的大腿内侧,布料摩擦着发出危险的警告,而他却像飞蛾扑火般不自知地继续撩拨。

“大眼儿,我的伤好了。”叶修好看修长的五指沿着王杰希棱角分明的五官滑下,他微微仰起脖子,露出完美的线条与隐约可见的锁骨,王杰希让自己的视线不要露骨地穿过碍事的衣物,却在下一秒沦陷于这人金光流烁的双瞳里。

如坠尘网,不得不爱。





*这个车是不得不开了……um……
*其实我是来请假的,17号有六级(我过不了_(:з」∠)_)7月初期末考基本六月底就开始准备了,会比较忙,基本消失状态……想了很多新坑但是不敢挖开,暑假争取完结《万叶》和《平行线》

评论(10)
热度(100)
©翃鹓_(阿渊 | Powered by LOFTER